游客 !首页  |  论坛  |  圈子  |  登入  |  注册  |  忘记密码  |  高级搜索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RSS订阅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汉泊客文化网

汉泊客文化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文言文丛 > 古文观止 >

《古文觀止·卷二·周文》

时间:2019-06-13 21:57来源:本站 作者:彩岸画室注释 点击: 小字中字大字汉典
鄭子家告趙宣子 左傳文公十七年 晋侯蒐于黃父,遂復合諸侯于扈,平宋也。 于是,晋侯不見鄭伯,以爲貳于楚也。 鄭子家使執訊而與之書,以告趙宣子,曰:“寡君即位三年,召蔡侯而與之事君。九月,蔡侯入於敝邑以行。敝邑以侯宣多之難,寡君是以不得與蔡侯偕……
鄭子家告趙宣子
左傳•文公十七年

晉侯【晉侯:即晉靈公。】【蒐:sōu,會意字,從艸,從鬼。本指茜草。又做動詞,春天打獵,一說秋天打獵。《左傳•隱公五年》:“故春蒐,夏苗,秋獮,冬狩。”;又閱兵;操練。此處指操練兵馬。】於黃父【黃父:地名。楊伯峻注:“其地即今山西省翼城縣東北六十五裏之烏嶺,接沁水縣界。”】,遂復合諸侯於扈【扈:鄭地名,在今河甫原陽西。】,平宋也。

於是【於是:於此;當時。是,此。】,晉侯【晉侯:晉靈公。】不見鄭伯【鄭伯:鄭穆公。】,以爲貳【貳:背叛,二心。】於楚也。

鄭子家【子家:人名,鄭國大夫。】使【使:派遣。】執訊【執訊:掌通訊的官吏;後代指接談,通訊。】而與之【之:代晉國。】書,以告趙宣子【趙宣子:晉國卿大夫趙盾。】,曰:“寡君即位三年,召蔡侯【蔡侯:指蔡莊公。】而與之事【事:侍奉。】君。九月,蔡侯入於敝【敝:bì,象形爲手執帶叉的樹枝打擊懸掛的破毛巾,揚起四點灰塵之形,本義指破舊。《說文》——敝,一曰敗衣。】【邑:甲骨文字形上爲囗,表疆域,下爲跪著的人形,表人口。合起來表城邑。敝邑爲對本國的謙稱。】以行。敝邑以侯宣多【侯宣多:鄭國大夫,因立鄭穆公有功,所以侍寵專權作亂。】之難【難:患難。】,寡君是以【是以:因此,所以。】不得與蔡侯【蔡侯:指蔡莊公。】【偕:xié,一同,偕同。】。十一月,克滅侯宣多而隨蔡侯以朝於執事【執事:君王左右的辦事人員。又指管事的人。不直接稱對方,而稱執事,表示尊敬對方,可譯爲 “您”。】。十二年六月,歸生【歸生:即子家,歸生是其名子是字。】佐寡君之嫡夷【夷:鄭國太子。】,以請陳侯【陳侯:陳國君主共公,名朔。】於楚而朝諸【諸:之於。】君。十四年七月,寡君又朝,以蕆【蕆:chǎn,完成,辦完。】陳事【陳事:陳國的事。】。十五年五月,陳侯自敝邑往朝於君。往年正月,燭之武【燭之武:鄭國大夫。】往朝夷【往朝夷:陪同太子夷去朝見你們。】也。八月,寡君又往朝。以陳、蔡之密邇【邇:ěr,《說文》:“邇,近也”。密爾,接近。】於楚而不敢貳焉,則【則:用於判斷句表示肯定,相當於“就”。】敝邑之故也。雖敝邑之事君,何以不免?在位之中,一朝於襄【襄:晉襄公。】,而再見於君。夷【夷:晉國太子夷。】與孤【孤:指鄭國國君。】之二三臣相及【相及:猶相機。】於絳【絳:晉國都城,在今山西新絳縣。】,雖我小國,則蔑【蔑:會意字,從苜( mò),從戍。“苜”爲眼睛歪斜無神之意;“戍”爲人持戈之形,象人負戈守衛邊疆,乃戍守之人。苜與戍合體,會人勞倦眼睛歪斜無神之意。故本義爲眼睛紅腫看不清。申輕視,輕侮。又申消滅。再申無,沒有。此爲無,蔑以過之,即無以過之,副詞。】以過之矣。今大國曰:‘爾【爾:你。】未逞吾志。’敝邑有亡,無以加焉【敝邑有亡,無以加焉:我國如此背負要求就只有滅亡,無以復加了。】。古人有言曰:‘畏首畏尾,身其餘幾【畏首畏尾,身其餘幾:頭也害怕尾也害怕,留下身子還能剩餘多少不害怕呢?其:將,將要。】。’又曰:‘鹿死不擇音【鹿死不擇音:鹿要死也就不管自己的聲音了。意思是,警告趙國,晉國被逼急了就會鋌而走險,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小國之事大國也,德,則【則:表轉折,那麼。】【其:語助,無實義。】人也;不德,則其鹿也,鋌而走險,急何能擇?命之罔極【罔極:無所不用其極。】,亦知亡矣。將悉【悉:悉數,全部。】敝賦【敝賦:謙稱自己方面的軍隊。賦,指兵卒和車輛。】以待於鯈【鯈:晉鄭交界之地。】,唯執事命之。”

文公二年六月壬申,朝於齊。四年二月壬戌,爲齊侵蔡,亦獲成【成:講和修好。】於楚。居大國之間而從於强令,豈其罪也。大國若弗【弗:fú,甲文字形,中间象两根不平直之物,上以绳索束缚使之平直。本义:矫枉;此爲副,不。】【圖:考慮。】,無所逃命。

晉鞏朔【鞏朔:晉大夫。】行成【行成:謂議和。】於鄭,趙穿【趙穿:晉國執政大夫。】、公壻【壻:xù,會意字,從士從胥,胥亦聲。“胥”指在外忙碌、無暇顧家的人。壻的本義爲風塵僕僕的外子,古同婿。】【池:晉靈公的女婿。】爲質【質:人質。】焉。

王孫滿對楚子
左傳•宣公三年

楚子【楚子:楚莊王,耶元前613年至前591年在位。】伐陸渾之戎【陸渾之戎:古戎人的一支。也叫允姓之戎。原在秦晉的西北,春秋時,被秦晉誘迫,遷到伊川(今河南伊河流域),周景王二十年(耶元前525年)爲晉所並。】,遂至於雒【雒(luò):指雒水,今作洛水。發源于陝西,經河南流入黃河。】,觀兵【觀兵:檢閱軍隊以顯示軍威。】於周疆【疆:邊境。】。定王【定王:襄王的孫子,名瑜,周朝第二十一位王,耶元前606年至前586年在位。】使【使:派遣,支使。】王孫滿【王孫滿:周大夫,周共王的玄孫。】【勞:慰勞。】楚子。楚子問鼎【鼎:即九鼎。相傳夏禹收九牧所貢金鑄成九個大鼎,象徵九州,三代時奉爲傳國之寶,也是王權的象徵。楚莊王問鼎的大小輕重,反映他對王權的覬覦。】之大小輕重焉【焉:用於句尾,表示陳述或肯定。】。對【對:回答。】曰:“(王權的合法性)在德不在鼎。昔【昔:往昔,昔日。】【夏:夏朝。】【之:語助,無義。】【方:副詞,表時間,相當於“正在”,或“始”、“纔”。】有德也,遠方圖【圖:畫。】物,貢【貢:形聲字,工表音;古以貝爲貴,表形。貢指把貴重的物品進獻給天子。】【金:指青銅。】九牧【九牧:即九州。傳說古代把天下分爲九州,州的長官叫牧。貢金九牧,是“九牧貢金”的倒裝,猶言天下貢金。】,鑄鼎象物【鑄鼎象物:用九州的貢金鑄成鼎,把畫下來的各種東西的圖像鑄在鼎上。】,百物【百物:萬物。】而爲之備【備:具備。】,使民知神、姦【神奸:鬼神怪異之物。】。故民入川澤山林,不逢不若【不逢不若:不會遇到不順的東西。逢:遇。若:順,順從。】。螭魅【螭魅(chi mèi):也作“魑魅”。傳說山林裏能害人的妖怪。】罔兩【罔兩(wǎng liǎng):傳說中河川裏的精怪。】,莫能逢之,用【用:因。】能協【協:和協。】於上下以承天休【休:蔭庇,保佑。】。桀有昏德【昏德:昏亂的行爲。】,鼎遷於商,載祀【祀:殷代特指年。與“載”同義。又疑爲祭祀之意,載祀即年年祭祀,載祀六百當做祭祀了六百年。】六百。商紂暴虐,鼎遷於周。德之休明【德之休明:猶言德若休明。休明,美善光明。】,雖小,重也。其姦【姦;同奸。】【回;奸邪,邪僻。】昏亂,雖大,輕也。天祚【祚(zuò):賜福,保佑。】明德【明德:美德。這裏指明德的人。】,有所底止【底止(dǐ zhǐ):止境,如永無底止。止:限度,極限。】。成王【成王:周成王。】定鼎【定鼎:定都。九鼎爲古代傳國的重器,王都所在,即鼎之所在。】於郟鄏【郟鄏(jiá rǔ):地名。周王城所在,在今河南洛陽市西。】,卜世【卜(bǔ)世:謂預卜周朝能傳至幾代。卜,占卜。周人用火灼龜甲,根據灼開的裂紋來預測未來吉凶。世,父子相繼爲一世。】三十,卜年【卜年:謂所得之年。】七百,天所命也。周德雖衰,天命未改,鼎之輕重,未可問也。”

齊國佐不辱命
左傳•成公二年

晉師從【從:跟隨,跟從。此指緊緊咬住,即追趕。】齊師,入自丘輿【丘輿:地名,齊國境內,在今山東益都縣內。】,擊馬陘【馬陘(xíng):齊邑名,在益都縣的西南。】

齊侯使賓媚人【賓媚人:齊國上卿,即國佐。】【賂:贈送財物。】以紀【紀:古國名,爲齊所滅。紀甗玉磬是齊滅紀時所得到的珍寶。】【甗(yǎn):陶器,甑的一種,是一種禮器。】、玉磬【玉磬:一种樂器。】與地。“不可,則聽客之所爲。”

賓媚人致賂,晉人不可,曰:“必以肖同叔子【肖同叔子:肖,小國名;同叔:國王的名稱;子,女兒。蕭君同叔的女兒,即齊頃公的母親。】爲質【質:人質。】,而使齊之封內【封內:國境內。】盡東其畝【盡東其畝:田地壟畝全改爲東西向,道路溝渠也相應地變爲東西向,因爲齊、晉東西相鄰,這樣一改,以後晉國的兵車過入齊境便於通行。古代田畝制,一畝寬一步,長百步,有東西向和南北向的不同。】。”對曰:“肖同叔子非他,寡君之母也;若以匹敵,則亦晉君之母也。吾子布大命于諸侯,而曰必質其母以爲信,其若王命【王命:先王以孝治天下的遺命。先王,已去世的君王。】何?且是以不孝令也。詩曰:‘孝子不匱【匱(kuì):窮盡,空乏,此猶枯竭。】,永錫【錫( xī):賜予,賜給。】【爾:人稱代詞,你。】【類:同類。】。’若以不孝令于諸侯,其無乃非德類也乎?先王疆理【疆理:指劃分疆界和溝渠小路。】天下,物土之宜,而布其利。故詩曰:‘我疆我理,南東其畝。’今吾子疆理諸侯,而曰‘盡東其畝’而已;唯吾子戎車是利,無顧土宜,其無乃【無乃:用於反問句中,表示不以爲然的意思,跟“豈不是”相近,但語氣比較和緩。】非先王之命也乎?反先王則不義,何以爲盟主?其【其:語助。】晉實【實:会意字,从宀从贯,宀爲房屋之形,贯爲货物。以货物充于屋下,故本义爲财物粮食充足,富有。申副詞,真正地,確實,實在。】有闕【闕(quē):缺失,疏漏,缺誤,過失。】。四王【王(wáng):名詞,指君主。四王指夏禹、商湯、周文王和周武王。】之王【王(wàng):名作動,統治,領有一國或一地。】也,樹德而濟【濟:成就,促成,滿足。】同欲【同欲:共同的欲望。】焉;五伯【五伯(bà):五伯之稱有二:有三代之五伯,有春秋之五伯。《左傳•成公二年》,齊國佐曰:“五伯之霸也,勤而撫之,以役王命。”杜元凱云:“夏伯昆吾,商伯大彭、豕韋,周伯齊桓、晉文。”《孟子》:“五霸者,三王之罪人也。”趙台卿注:“齊桓、晉文、秦繆、宋襄、楚莊。”二說不同。據國佐對晉人言,其時楚莊之卒甫二年,不當遂列爲五。】之霸也,勤而撫之,以役【役:古文作伇,會意字,甲骨文字形象人持殳( shū)擊人。本義爲服兵役,戍守邊疆。此爲恪守並踐行王命之謂。】王命;今吾子求合諸侯,以逞無疆之欲。詩曰:‘布政優優【優優:寬和貌。】,百祿【祿:祿,福也。(《說文》)】【是:助詞,幫助賓語前置。】【遒(qiú):形聲字,從辵(chuò)酋(qiú)聲。本义迫近。】。’子實【實:会意字,从宀从贯,宀爲房屋之形,贯爲货物。以货物充于屋下,故本义爲财物粮食充足,富有。申副詞,真正地,確實,實在。】【不:不肯。】【優:寬厚,寬容。】,而棄百祿,諸侯何害焉?不然【不然:如果您不如此;如果您不同意。】,寡君之命使臣,則有辭【辭:言詞,話。】矣。曰‘子以君師辱於敝邑,不腆【腆(tiǎn):形聲字,從肉(月)典聲,本義豐厚。】敝賦【敝賦:謙稱自己方面的軍隊。賦,指兵卒和車輛。】,以犒從者;畏君之震,師徒【徒:形聲字,從辵(chuò)土聲。本義步行。此爲副詞,白白地,徒然,枉然。】【橈(ráo):彎曲,屈從。】敗。吾子【吾子:敬辭,您。】【惠:恩惠。】【徼(jiǎo或yāo):求取,招致。】齊國之福,不泯【泯:形聲字,從水民聲。本義滅、盡。】其社稷【社稷:“社”指土神,“稷”指穀神,古代君主都祭社稷,後來就用“社稷”代表國家。】,使繼舊好,唯是先君之敝【敝:bì,象形爲手執帶叉的樹枝打擊懸掛的破毛巾,揚起四點灰塵之形,本義指破舊。《說文》——敝,一曰敗衣。】器、土地不敢愛。子又不許,請收合餘燼【燼:形聲字,火灰。餘燼:指殘餘的軍隊。】,背城借一【背城借一:背靠著城,再打一仗。意即在城下決一死戰。】。敝邑之幸,亦云【云:象形字。古文字形,象雲回轉形(《說文》)。這個意義後作“雲”,云專做“說”講。此處“云”用作助詞,無實義,猶強調,如歲云暮矣。 “雲”爲會意字,從雨從雲,本義雲彩。】從也;況其不幸,敢不唯命是聽?’”

楚歸晉知罃
左傳•成公四年

晉人歸【歸:送還。】楚公子谷臣【公子谷臣:楚莊王的兒子。】,與連尹襄老【連尹襄老:連尹是楚國主射之官,襄老是楚國的大臣。】之屍於楚,以求【求:索取。】知罃【知罃:字子羽,亦稱荀罃,是晉大夫荀息的後裔,晉悼公時中軍帥。】。於是【於是:在這個時候。】荀首佐中軍【佐中軍;擔任中軍副帥。】【矣:句末助詞。】,故楚人許之。王【王:楚王。】送知罃,曰:“子【子:代詞,尊稱對方,通常爲男性。】【其:語助。】怨我乎【乎:表反問,嗎。】?”對曰:“二國治戎【治戎:治兵,演習軍隊。這裏的意思是交戰。】,臣不才,不勝其任,以爲俘馘【馘(guó):割下敵方戰死者的左耳(用來報功)。這裏與“俘”連用,指俘虜。】。執事【執事:君王左右的辦事人員。又指管事的人。不直接稱對方,而稱執事,表示尊敬對方,可譯爲 “您” 。】不以釁【釁:《說文》:“釁,血祭也。象祭灶也。從爨省,從酉。酉,所以祭也。從分,分亦聲。”】【鼓:取血塗鼓,意思是處死。】,使歸即【即:會意字,甲骨文作坐人形(後訛為卩),面對食器(皀)會意走近去吃東西之意。基本義是接近、靠近、走向,與“離”對舉。】【即戮(lù):接受殺戮。】,君之惠【惠:恩惠。】也。臣實【實:副,真正地,確實,實在。】不才,又誰敢怨【誰敢怨:賓語前置,敢怨誰。】?”王曰:“然則【然則:連詞,用在句子開頭,對上文表示承接,有“既然如此,那麼”的意思。】【德:名做動。】我乎?”對曰:“二國圖其社稷,而求紓【紓(shū):形聲字,從糸( mì),予聲。本義延緩。《說文》:“紓,緩也。”】其民,各懲【懲:戒,克制。】其忿【忿:怨恨。】,以相宥【宥(yòu);寬恕,原諒。】也,兩釋纍囚【纍囚(léi qiú ):被拘囚的人。纍通“縲”。】,以成其好。二國有好,臣不與及【與及:參與其中,相干。】,其【其:句首語助。】誰敢德【誰敢德:賓語前置,敢以誰爲德。】?”王曰:“子歸何以報我?”對曰:“臣不任【任:擔當。】受怨,君亦不任受德。無怨無德,不知所報。”王曰:“雖然,必告不穀。”對曰:“以君之靈,纍【纍:通縲,捆綁犯人的繩索。】臣得歸骨於晉,寡君之【之:無意。】以爲戮,死且不朽。若從君之惠而免之,以賜君之外臣【外臣:外邦之臣。臣子對別國君主稱外臣。】【首:指晉國大夫荀首。】;首其【其:語助。】請於寡君【寡君:知罃自稱晉國國君。】,而以戮於宗【宗:宗廟。】,亦死且不朽。若不獲命【不獲命:沒有獲得國君允許殺戮的命令。】,而使嗣宗職【宗職:祖宗世襲的職位。】,次【次:次序,等第。】及於事【事:軍事。】,而帥偏師【偏師:副帥、副將所屬的軍隊,非主力軍隊。】以脩【脩(xiū):形聲字,從肉,攸( yōu)聲。本義幹肉,假借為“修”,治理。】封疆【封疆:疆域,疆土。】,雖遇執事,其【其:語助,加強語氣。】【弗(fú):甲文字形,中间象两根不平直之物,上以绳索束缚使之平直。本义:矫枉;此爲副,不。】敢違【違:避開。】。其竭力致死【致死:獻出生命。】,無有二心,以盡臣禮。所以【所以:用來,用以。】【報:報答。】也!”王曰:“晉未可與爭。”重【重:重複,再次。】爲之禮而歸之。

呂相絕秦
左傳•成公十三年

晉侯【晉侯:晉厲公。】使呂相【呂相:晉國大夫,魏騎現依的兒子魏相,因食色在呂,又稱呂相。】【絕:絕交。】秦,曰:“昔逮【逮:往昔,以前。】我獻公及穆公相好,戮力【戮力:合力,並力。】同心,申【申:申明。】之以盟誓,重【重:加重,加深。】之以昏姻【昏姻:婚姻。秦、晉國有聯姻關係。】。天禍【天禍:天降災禍,指驪姬之亂。】晉國,文公如【如:會意字,從女從口,本義爲遵從。《說文》:“如,從隨也。”按,此字疑從女,若省聲,女子從人者也。申去往。《爾雅》:“如,往也。”】齊,惠公如秦。無祿【無祿:沒有福祿。這裏指不幸。】,獻公即世【即世:去世。】,穆公不忘舊德,俾【俾(bǐ):形聲字,從人,卑聲,本義爲門役。《說文》:“俾,門侍人。”申動詞,使,把。】我惠公,用【用:象形字,甲骨文字形象桶形。桶可用,故引申爲用。本義爲使用,採用。此處爲介詞,因爲。】能奉祀【奉祀:主持祭祀。這裏指立爲國君。】於晉;又不能成大勳【勳:功勳。】,而爲韓之師【韓之師:韓地的戰爭,指秦晉韓原之戰。】。亦悔於厥【厥(jué):形聲字,從厂(hǎn,山崖),欮(jué)聲。本義爲石塊。此處爲代詞,其,指秦穆公。】心,用【用:介詞,因而。】【集:會意字,甲骨文字形上爲“隹(隹即鳥的象形)”,下爲“木”,會鳥集于枝頭之意。金文爲三隻鳥(三個隹)聚于一樹木之上,鳥集于枝頭之意更強了。小篆沿襲金文的寫法,也是三隹集于木之形。《說文》:“群鳥在木上也。”;《爾雅》:“集,會也。”申停留。此處爲成全之意。】我文公,是穆之成【成:會意字,甲骨文字形右邊爲一長柄板斧,左下角爲一木樁之形,合起來是以斧劈物之場景,實爲古代的建交儀式,表成盟。故成的本義是成盟,和解。申完成,成就,成全。】也!文公躬【躬:親身。】【擐(huàn):形聲字,從手,睘( qióng)聲。本義爲穿。】甲胄,跋履【跋履:跋涉。】山川,逾越險阻,征東之諸侯,虞、夏、商、周之胤【胤(yin):會意字,從肉,從八,從么。肉表血統關係,么表重迭,八表延長,合起來表示後代。故本義子孫相承。《說文》:“胤,子孫向承續也。”東方諸侯國的國君大多是虞、夏、商、周的後代。】而朝諸【諸:之於的合音。】秦,則【則:會意字,金文從鼎,從刀。古代的法律條文曾刻鑄在鼎上,以便讓人遵守。本義準則,法則。此爲副詞,表前後兩件事相距很近,且有因果、條件關係,相當於“即”,“便”。】【亦:指事字,甲骨文字形在“大”(人)旁加兩點,指示兩腋所在。亦爲“腋”的本字,本義爲人腋窩。後本義漸逸,多用作副詞,也,也是。】【既(jì):會意字,甲骨文字形左邊是食器形,右邊象一人吃罷而掉轉身體將要離開的樣子。本義吃罷,吃過。申已經,副詞。】報舊德【舊德:過去的恩惠。】矣。”

鄭人怒【怒:指侵犯。】君之疆埸【疆場:邊疆。】,我文公帥諸侯及秦圍鄭。秦大夫不詢【詢:指商量。】於我寡君,擅及鄭盟【擅及鄭盟:擅自與鄭人訂盟。】,諸侯疾【疾:憎惡,憎恨。】之,將致命於秦【致命于秦:與秦國拼命。】。文公恐懼,綏靖【綏靜:安定,安撫。】諸侯。秦師克【克:能。】【還(huán):返回原來的地方,或恢復原來的狀態。】無害,則是我有大造【大造:大功。】於西【西:指秦國。】也。

無祿,文公即世,穆爲不弔【不弔(diào):不善。弔同吊。】,蔑【蔑:會意字,從苜( mò),從戍。“苜”爲眼睛歪斜無神之意;“戍”爲人持戈之形,象人負戈守衛邊疆,乃戍守之人。苜與戍合體,會人勞倦眼睛歪斜無神之意。故本義爲眼睛紅腫看不清。申輕視,輕侮。】死我君,寡【寡:這裏的意思是輕視。】我襄公,迭【迭:同“軼”,越過,指侵犯。】我殽地,奸絕【奸絕:斷絕。】我好【我好:同我友好。】,伐我保【保:同“堡”,城堡。】城。殄【殄(tian)滅;滅絕。】滅我費滑【費(bi):滑國的都城,在今河南偃師附近。費滑即滑國。】,散離【散離:拆散。】我兄弟【兄弟:指兄弟國家。】,撓亂【撓(náo)亂;擾亂。】我同盟【同盟:同盟國家,指鄭國和滑國。】,傾覆我國家,我襄公未忘君之舊勳,而懼社稷之隕,是以有殽之師。猶願【猶願:還是希望。】赦罪於穆公,穆公弗聽,而即楚【即楚:親近楚國。】謀我【謀我:謀算我晉國。】。天誘【誘:開啟。】其衷【衷:內心。】,成王隕命,穆公是以不克【克:能。】【逞:形聲字,從辵(chuò),呈聲。本義爲通,通達。申快意,實現,使稱心。】志於我。

穆、襄【穆、襄:秦穆公和晉襄公。】即世【即世:去世。】,康、靈【康、靈:秦康公和晉靈公。】即位。康公我之自出【我之自出:秦康公是穆姬所生,是晉文公的外甥,所以說“自出”。】,又欲闕翦【闕(quē)翦(jiǎn):損害,削弱。闕:殘缺,不完善。翦:剪的異體字。】我公室,傾覆我社稷;帥我蝥賊【蟊(mao)賊:本指吃莊稼的害蟲,這裏指晉國公子雍。】,以來蕩搖我邊疆,我是以有令狐之役。康【康:康公。】【猶:形聲字,從犬,酋(尤)聲。本義爲一種猿類動物。此爲副詞,還,仍然。】不悛【悛(quān):悔改。】,入我河曲【河曲:晉國地名,在今山西永濟東南。】,伐我涑川【涑(sù)川:水名,在今山西西南部。】,俘【俘:劫掠。】我王官【王官:晉國地名,在今山西聞喜西。】,剪【剪:形聲字,從刀,前聲。本義用剪刀鉸斷。申除滅,殺戮。】我羈馬【羈馬:晉國地名,在今山西永濟南。】,我是以有河曲之戰。東道【東道;晉國在秦國東邊,所以稱“東道”。】之不通【不通:指兩國斷絕關係。】,則是康公絕我好也。

及君【君;指秦桓公。】之嗣也,我君景公,引【引:伸長。】【領(lǐng):脖子。】西望,曰:‘庶【庶:大概,或許。】【撫:撫恤。】我乎!’君亦不惠【不惠:不肯開恩。惠:給人好處。】稱盟【稱盟:舉行盟會。】,利吾有狄難【狄難:指晉國同狄人打仗。】,入我河縣【河縣:晉國臨河的縣邑。】;焚我箕【箕(jī ):晉國地名,在今山西蒲縣東北。】、郜【郜(gào):晉國地名,在今山西祁縣西。】;芟【芟(shān):會意字,從殳( shū)。殳,兵器。以殳除草。本義剷除雜草。申剷除,割除。】【夷:會意字,從大從弓。本義東方之人。即我囯古代對東方各族的統稱。也做動詞,剷平。】我農功【農功:莊稼。】;虔劉【虔劉:殺害,屠殺。虔:會意字,从虍文聲。虍(hū),虎頭。本義爲虎行走貌。也做動詞語,殺戮。劉:形聲字,從金從刀,丣(yǒu)聲,本義殺戮。】我邊陲【陲:形聲字,從阜垂聲。假借為垂,俗用為邊境字。本義邊疆。】;我是以有輔氏【輔氏:晉國地名,在今陝西大荔東。】之聚【聚:形聲字。小篆下面是三個人,表示人多;上面的“取”作聲符。本義村落,申聚集。此指聚眾抗敵。】。君亦悔禍之延,而欲徼福【徼(jiǎo)福:祈福,求福。】於先君獻、穆,使伯車【伯車:秦桓公之子。】來命我景公,曰:‘吾與女,同好弃惡,復修舊德,以追念前勳。’言誓未就【就:動詞。靠近,走進,趨向。《廣韻》:“就,即也。”】,景公即世,我寡君【寡君:指晉曆公。】是以有令狐之會。君又不祥【不詳:不善。】,背弃盟誓。白狄【白狄:狄族的一支。】【及:與。】君同州【同州:同在古雍州。】,君之仇讎,而我之昏姻【昏姻:婚姻。指晉文公在狄娶季隗。】也。君來賜命曰:‘吾與女 【女:通汝。你,你們。】伐狄。’寡君不敢顧昏姻,畏君之威而受命於使【使:指秦國傳令的使臣。】。君有二心於狄,曰:‘晉將伐女。’狄應且憎,是用【是用:因此。】告我。楚人惡君之二三其德【二三其德;三心二意,反復無常。】也,亦來告我曰:‘秦背令狐之盟,而來求盟於我。昭【昭:明。】告昊【昊(hào):會意字,從日,從天。本義指天廣大無邊。】天上帝,秦三公【秦三公:秦國穆公、康公、共公。】,楚三王【楚三王:楚國成王、穆王、莊王。】,曰:“余雖與晉出入【出入:往來。】,余唯利是視【唯利是視:一心圖利,唯利是圖。】。”不糓【不糓:不善,王侯自稱的謙辭。】惡其無成德,是用宣之,以懲不一【不一:不專一。】。’諸侯備【備:副詞,全部,完全,盡。】聞此言,斯【斯是:連詞。於是,就。】是用 【是用:介詞。因此。】痛心疾首,暱就【暱就:親近。】寡人。

寡人帥以聽命【帥以聽命:率諸侯來聽侯君王的命令。】,唯好是求,君若惠【惠:恩惠。】【顧:顧及。】諸侯,矜【矜(jīn):憐憫,憐惜。】【哀:憐憫。】寡人而賜之盟,則寡人之願也。其承寧 【承寧:止息,安定。承:會意字。甲骨文字形上面象跽跪著的人,下面象兩隻手,合起來表示人被雙手捧著或接著。本義捧著。《說文》:“承,奉也。受也。”;寧:會意字,甲骨文字形爲房屋之中放置“皿”,表示安寧,下面的“丁”表音。金文在“皿”上加了一個“心”,這是表意的部分,“心安”就是“安寧”。朱芳圃《殷周文字釋叢》:“古人以心爲形之主,心安則形靜,故金文增心爲義符。”】諸侯以退,豈敢徼亂【徼(jiǎo)亂:謂招致禍亂。】?君若不施大惠,寡人不佞【不佞:不敏,不才。】,其【其:副詞,恐怕。】不能以諸侯退矣!敢盡布之執事,俾執事實圖【圖:考慮。】利之【利之:對秦國有利。】

駒支不屈於晉
左傳•襄公十四年

會於向【向:吳地,在今安徽懷遠縣西南。】,將執戎子駒支【戎子駒支:姜戎族的首領,名駒支。薑戎,戎族的一個部落。】,范宣子親數【數(shǔ):歷數其罪。】諸朝,曰:“來【來:語氣輕慢。】,姜戎氏。昔秦人迫逐乃祖【乃祖:你的祖父。乃:代词,你,你的。】吾離【吾離:駒支祖父。】於瓜州【瓜州:地名,在今甘肅敦煌西。】,乃祖吾離被苫蓋【苫(shān)蓋:用草編成的覆蓋物。】,蒙荊棘,以來歸我先君。我先君惠公有不腆【腆(tiǎn):形聲字,從肉(月),典聲。本義豐厚。】之田,與女【女:通“汝”,你。下同。】剖分而食之。今諸侯之事我寡君,不如昔者,蓋【蓋:副詞。表推測,相當於“大約”,“大概”。】言語漏泄,則職【職:主要。】女之由。詰朝【詰:明天,翌日。詰朝即明天。】之事,爾【爾:代詞,你。】無與【與:參與,參加。】焉,與將執【執:會意字,右爲人手被銬之形,左爲刑具之形。本義爲拘捕,捉拿。】女。”

對曰:“昔秦人負【負:會意字。從人,從貝。本義恃,即依恃,憑仗。】【恃:形聲字,從心,寺聲。本義依賴,依靠。】其衆,貪於土地,逐我諸戎。惠公蠲【蠲(juān):明示,顯示。】其大德,謂我諸戎,是四嶽【四嶽:傳說爲堯舜時四方部落首領。】之裔胄【裔胄:後嗣。】也。毋是【是:助詞,幫助賓語提前。】剪弃,賜我南鄙之田,狐狸所居,豺狼所嗥【嗥(háo):豺狼等野獸叫。】。我諸戎除剪其荊棘,驅其狐狸豺狼,以爲先君不侵不叛之臣,至於今不貳。

昔文公與秦伐鄭,秦人竊與鄭盟而舍戍【舍戍(shè shù):駐守。舍:象形字,金文上部的“人”是兩面坡的屋頂之形,中間的“干”爲頂柱和橫樑之形,下部的“口”爲磚石墻基之形。故舍的本義爲房舍。此名作動,住宿。戍:會意字,從人持戈之形。甲骨文字形象人負戈守衛邊疆。本義防守邊疆。】焉,於是乎有殽之師。晉禦其上,戎亢【亢:抵禦,通抗。】其下,秦師不復【復:返、還。《爾雅•釋言》:“復,返也。”】,我諸戎實【實:副詞。真正地,確實,實在。】【然:代詞。如此,這樣。】。譬如捕鹿,晉人角【角:象形字,甲骨文字形象獸角形。本義動物的角。申比試,競爭。】之,諸戎掎【掎:拉住,拖住。《說文》:“掎,偏引也。從手,奇聲。”】之,與晉踣【踣(bó):向前撲倒。《說文》:“踣,僵也。” 僵(jiāng):形聲字。從人,畺(jiāng)聲,本義仰面向後倒下。】之。戎何以不免?自是以來,晉之百役,與我諸戎,相繼於時【相繼於時:相繼按時(參加)。】,以從執政【執政:指晉侯。】,猶殽志也【猶肴志也:還是像在肴作戰時那樣忠心。】。豈敢離逷【逷(tì);“逖”的異體,遠之意。離逷同离逖,遠遠離開,使遠去。或疏遠。】?今官之師旅【官之師旅:指晉國的大夫們。】,無乃【無乃:相當於“莫非”,“恐怕是”,表示委婉揣度的語氣。】實有所闕,以携【攜:離,叛離,疏遠。如攜離,攜貳。】諸侯,而罪我諸戎。我諸戎飲食衣服,不與華同,贄幣【贄(zhì)幣:古人見面時所贈送的禮物。贄幣不通,喻沒有往來。贄:形聲字。從貝,執聲。從貝即與財富有關。本義古時初次求見人時所送的見面禮物。幣:形聲字。從巾,敝聲。從巾表示與布帛有關。本義古人用作禮物的絲織品。】不通,言語不達,何惡【惡(è):形聲字。從心,亞聲。本義過失。此處指壞事,罪惡。】之能爲?不與【與:動詞,參與。】【於:介詞。引進動作、行為的時間、處所,意義相當於“在”、“到”。】【會:會意。鄭玄注《禮儀•士喪禮》說:“會,蓋也。”會是一個會意字,金文上部是蓋子形,下部是底兒,中間像裝的一些東西。上有蓋,下有底,故會的本義是合。申集會。】,亦無瞢【瞢(méng):會意字,小篆字形爲目不明之意。申悶,不舒暢。】焉!”賦《青蠅》【青繩:《詩經•小雅》中的一篇,主旨是希望君子莫信饞言。】而退。

宣子辭【辭:道歉。】焉。使即事於會,成【成:成全。】愷悌【愷悌:和樂平易。愷(kǎi):快樂,可樂。悌(tì):順從兄長。】也。

祁奚請免叔向
左傳•襄公二十一年

秋,欒盈【欒盈:晉大夫,因與晉國的加一大夫范鞅不和,謀害範鞅。事敗被驅逐,故出奔楚。】出奔楚。宣子【宣子:即範鞅。】殺箕遺、黃淵、嘉父、司空靖、邴【邴( bǐng):春秋鄭祀泰山之邑,故地在今山東省費縣東約三十七裏處。此爲姓。】豫、董叔、邴師、申書、羊舌虎【羊舌虎:欒盈的同黨。】、叔羆【羆(pí):熊的一種,即棕熊,又叫馬熊,毛棕褐色,能爬樹,會游泳。】。囚伯華、叔向、籍偃。人謂叔向【叔向:羊舌虎的哥哥。叫羊舌肸(xī,多用於人名)。】曰:“子離【離:通‘罹’,遭遇。】於罪,其爲不知【知:通‘智’。】乎?”叔向曰:“與其死亡若何【若何:疑問代詞,如何。】?《詩》曰:‘優哉【優遊:閒暇而快樂自得的樣子。】遊哉,聊【聊:副詞。姑且,暫且。】以卒【卒:動詞。終止,盡,完畢。】歲。’知也。”樂王鮒【樂王鮒(fǔ):即東桓子,晉大夫。】見叔向曰:“吾爲子請!”叔向弗應。出,不拜。其人皆咎【咎:會意字。從人,從各。各,從夊從口。異辭也。夊,夊者,有行而止之,不相聽也。咎從各,表示相違背,違背人的心願。本義災禍,災殃。】叔向。叔向曰:“必祁大夫【祁大夫:即祁奚。】。”室老【室老:古時卿大夫家中有家臣,室老是家臣之長。】聞之,曰:“樂王鮒言於君無不行,求赦吾子【吾子:敬辭,您。】,吾子不許。祁大夫所不能也,而曰‘必由之’,何也?”叔向曰:“樂王鮒,從君者也,何能行?祁大夫外舉不棄讎【不棄讎(chóu):讎爲仇的異體字。雠,从言从雔。《段玉裁說文解字注》:“讎者,以言對之。詩云無言不讎是也。引伸之爲物價之讎。詩賈用不讎,高祖飲酒讎數倍是也。又引伸之爲讎怨。詩不我能慉,反以我爲讎,周禮父之讎,兄弟之讎是也。人部曰:‘仇,讎也。’仇讎本皆兼善惡言之。後乃專謂怨爲讎矣。”。祁奚曾經向晉君推薦過他的仇人解狐。】,內舉不失親【不失親:祁奚曾經向晉君推薦過的他的兒子祁許。】,其獨遺【遺:遺失,遺忘,遺留。《段玉裁說文解字注》:“亡也。廣韵。失也。贈也。加也。按皆遺,引伸之義也。”】我乎?《詩》曰:‘有覺【覺:賢智者之稱。《段玉裁說文解字注》:“悟也。悟各本作寤,今正。心部曰:‘悟者,覺也。’二字爲轉注。”】德行,四國順之。’夫子【夫子:那個人,指祁奚。】,覺者也。”。

晉侯問叔向之罪於樂王鮒,對曰:“不棄其親,其【其:副詞。也許,大概。】有焉。”於是【於是:當時,其時。】祁奚老【老:動詞。告老。】矣,聞之,乘馹【馹(rì):從馬,日聲。古代驛站專用的馬車。从日者,謂如日之健行。《說文解字》:“傳也。”爾雅舍人注曰:“馹,尊者之傳也。”;呂覽注曰:“馹,傳車也。”;按馹爲尊者之傳用車,則遽爲卑者之傳用騎可知。俗字用馹爲驛,故左傳文十六年傳,注馹字皆譌驛。成五年以傳召伯宗。注曰:“傳,驛也。”驛亦馹之譌。】而見宣子,曰:“《詩》曰:‘惠我無疆,子孫保之【惠我無疆,子孫保之:給予我恩惠無邊(的人),子孫後代永遠保存銘記於心。保:依賴。《說文解字》:“養也。”保者,保其身體。按保全,保守皆其引伸之義。】。’《書》曰:‘聖【聖:聖賢。】有謨【謨(mó):謀略。《段玉裁說文解字注》:“議謀也。釋詁曰:‘謨,謀也。’許於雙聲釋爲議謀。詩巧言假莫爲謨。从言,莫聲。”】勳,明徵定保【明徵定保:明證功勞并加以保護。】。’夫謀而鮮過,惠【惠:《段玉裁說文解字注》:“仁也。人部曰:‘仁,親也。’經傳或假惠爲慧。从心叀。爲惠者必謹也。”】【訓:从言,川聲。許運切。《段玉裁說文解字注》:“説敎也。説敎者,説釋而教之。必順其理。引伸之凡順皆曰訓。”】不倦者,叔向有焉,社稷之固也。猶將十世【十世:指遠代子孫。】【宥(yòu):赦宥。《段玉裁說文解字注》:“寬也。周頌。夙夜基命宥密。叔向,毛公皆曰。宥,寬也。宥爲寬。故貰罪曰宥。周禮大司樂假宥爲侑。王制假又爲宥。”】之,以勸【勸:《說文解字》:“勉也。”】能者。今壹【壹:指因羊舌虎這一件事。】不免其身,以棄社稷,不亦惑乎?鯀殛【殛(jí):《段玉裁說文解字注》:“殊也。殊謂死也。廣韵曰殊,陟輸切。殊殺字也。從歹。歹,五割切。同殊。據此知古殊殺字作殊,與誅責字作誅迥別矣。周禮,八曰誅,以馭其過。禁殺戮,禁暴氏,野廬氏皆云誅之。此誅責也。《公羊傳》:‘君親無將,將而誅焉。’此殊殺也。當各因文爲訓。”】而禹興。伊尹放大甲而相之,卒無怨色。管、蔡爲戮,周公右【右:《段玉裁說文解字注》:“助也。李燾本及集韵如是。今二徐本皆作手口相助也。从又口。”】王。若之何【若之何:怎麼,爲什麼。】其以虎也棄社稷?子爲善,誰敢不勉【勉:勉力,竭力,盡力。《段玉裁說文解字注》:“勥(jiàng,迫也。)也。勥舊作彊,非其義也。凡言勉者皆相迫之意。自勉者,自迫也:勉人者,迫人也。”】?多殺何爲?”宣子說,與之乘,以言諸公而免【免:赦免。】之。不見叔向而歸。叔向亦不告免【告免:本義爲請求免罪,此指告謝、道謝、致謝。】焉而朝。

子産告范宣子輕幣
左傳•襄公二十四年

范宣子【范宣子:晉國大夫。】【爲:《說文解字》:“母猴也。其爲禽好爪。爪,母猴象也。下腹爲母猴形。”】【爲政:執政。政:《說文解字》:“正也。从攴从正,正亦聲。”;段玉裁注:“正也。論語。孔子曰:‘政者,正也。’”】,諸侯之幣【幣:《說文解字》:“帛也。从巾敝聲。”;段玉裁注:“帛也。帛者,繒也。聘禮注曰:‘幣,人所造成以自覆蔽。’作幣者誤謂(爲)束帛也。愛之斯欲飮食之,君子之情也。’”;此爲貢品。】重,鄭人病【病:《說文解字》:“疾加也。从疒丙聲。”;段玉裁注:“疾加也。苞咸注論語曰:‘疾甚曰病。’”】之。二月,鄭伯【鄭伯:鄭簡公。】【如:《說文解字》:“从隨也。从女从口。’”;徐鍇曰:“女子从父之教,从夫之命,故从口。會意。”;段玉裁注:“從隨也。從隨卽隨從也。隨從必以口。从女者,女子從人者也。幼從父兄。嫁從夫。夫死從子。故白虎通曰:‘女者,如也。’引伸之,凡相似曰如。凡有所往曰如。皆從隨之引伸也。从女。从口。”】晉。子產寓【寓:《說文解字》:“寄也。从宀禺聲。庽,寓或从广。”】書於子西,以告宣子,曰:“子爲晉國,四鄰諸侯,不聞令【令:《說文解字》:“發號也。从亼卪。’”由號令申爲律令,爲時令。詩箋曰:“令,善也。”《詩》多言“令”,古文《尚書》言“靈”。般庚正義引釋詁:“靈,善也。”葢今本爾雅作令,非古也。凡令訓善者,靈之假借字也。】德而聞重【重:《說文解字》:“厚也。”;徐鍇曰:‘𡈼者,人在土上,故爲厚也。’】幣。僑也惑之。僑聞【聞:《說文解字》:“知聞也。”;段玉裁注:“知聲也。往曰聽。來曰聞。大學曰。心不在焉。聽而不聞。引申之爲令聞廣譽。从耳。門聲。”】君子長【長:《說文解字》:“久遠也。从兀从匕。兀者,高遠意也。”;段玉裁注:“久遠也。久者,不暫也。遠者,不近也。引伸之爲滋長,長幼之長。”;此猶長官之長,又疑通掌,掌管。】國家者,非無賄【賄:《說文解字》:“財也。从貝有聲。”;段玉裁注:“財也。周禮注曰。金玉曰貨。布帛曰賄。”】之患【患:《說文解字》:“憂也。从心上貫吅,吅亦聲。”】,而無令名之難【難:猶擔憂。】。夫諸侯之賄,聚於公室,則諸侯貳【貳:二心。】;若吾子賴【賴:《說文解字》:“贏也。”;段玉裁注:“贏也。高帝紀。始大人常㠯(yǐ,用也。从反巳。)臣亡賴(無賴:無所恃。)。應曰:‘賴者,恃也。’晉曰:‘許愼云賴,利也。無利入於家也。’或曰:‘江淮之閒謂小兒多詐狡獪爲亡賴。’按今人云無賴者,謂其無衣食致然耳。方言云:‘賴,讎也。’南楚之外曰賴。賴,取也。”;此爲恃。】之,則晉國貳。諸侯貳則晉國壞【壞:《說文解字》:“敗也。从土褱聲。”】,晉國貳則子之家壞。何沒沒【沒沒(méi méi):猶眛昧、糊塗。】也?將【將:《說文解字》:“帥也。”,此爲助詞。】【焉:《說文解字》:“焉鳥,黃色,出於江淮。象形。”,此假借,猶哪裏。】用賄【將焉用賄:哪裏還需要財貨?】

夫令名,德之輿【輿:《說文解字》:“車輿也。”】也。德,國家之基【基:《說文解字》:“牆始也。”】也。有基無壞【有基無壞:有基礎就不致垮臺。】,無亦【無亦:同不亦,表委婉反問。不是、豈是。】【是:《說文解字》:“直也。从日正。”;段玉裁注:“直也。直部曰:‘正見也。从日正。十目燭隱則曰直。以日爲正則曰是。从日正會意。天下之物莫正於日也。’左傳曰:‘正直爲正。正曲爲直。’”;此爲助詞,幫助賓語前置。】【務:《說文解字》:“趣(趨)也。”;段玉裁注:“趣也。趣者,疾走也。務者,言其促疾於事也。从力。敄聲。”;此猶致力。】乎?有德則樂,樂則能久。詩云:‘樂只【只:語助。】君子,邦家之基。’有令德也夫!‘上帝臨【臨:《說文解字》:“監臨也。从臥品聲。”】【女:通汝。】,無貳爾【爾:《說文解字》:“麗爾,猶靡麗也。”段玉裁注:“後人以其與汝雙聲。假爲爾汝字。”】心。’有令名也夫【也夫:語氣助詞,表感歎。】!恕思【恕思:用寬容體諒之心去思考。恕:《說文解字》:“仁也。”】以明德,則令名載而行之,是以遠至邇【邇(ěr):《說文解字》:“近也。从辵爾聲。”】安。毋寧【毋寧:寧可。毋:發語詞,無意。】使人謂子,子實生我,而謂子浚【浚(jùn):《段玉裁說文解字注》:“抒也。抒者,挹也。取諸水中也。《春秋經》浚洙,孟子使浚井,《左傳》浚我以生,義皆同。浚之則深。故小弁傳曰:‘浚,深也。’从水,夋聲。”;此由疏浚之浚,申榨取。】我以生乎?象有齒以焚【焚:《段玉裁說文解字注》:“燒田也。从火林。各本篆作樊。解作从火棥。棥亦聲。今正。”;此申毀滅。】其身,賄【賄:《說文解字》:“財也。从貝有聲。”;段玉裁注:“財也。周禮注曰:‘金玉曰貨。布帛曰賄。’”】也。”

宣子說【說:通悅。】,乃【乃:《說文解字》:“曳詞之難也。象气之出難。”此假借爲纔,於是。】輕幣。

晏子不死君難
左傳•襄公二十五年

崔武子見棠姜而美之,遂取之。莊公通焉,崔子弑之。

晏子立於崔氏之門外,其人曰:“死乎?”曰:“獨吾君也乎哉?吾死也。”曰:“行乎?”曰:“吾罪也乎哉?吾亡也。”曰:“歸乎?”曰:“君死安歸?君民者,豈以陵民?社稷是主。臣君者,豈爲其口實?社稷是養。故君爲社稷死則死之;爲社稷亡則亡之。若爲己死而爲己亡,非其私暱,誰敢任之?且人有君而弑之,吾焉得死之?而焉得亡之?將庸何歸?”

門啓而入,枕屍股而哭。興,三踴而出。人謂崔子必殺之,崔子曰:“民之望也,舍之得民。”

季札觀周樂
左傳•襄公二十九年

吳公子札來聘,請觀於周樂。使工爲之歌《周南》、《召南》,曰:“美哉!始基之矣,猶未也。然勤而不怨矣!”爲之歌《邶》、《廊》、《衛》,曰:“美哉,淵乎!憂而不困者也。吾聞衛康叔、武公之德如是,是其衛風乎?”爲之歌《王》,曰:“美哉!思而不懼,其周之東乎?”爲之歌《鄭》,曰:“美哉!其細已甚,民弗堪也。是其先亡乎?”爲之歌《齊》,曰:“美哉!泱泱乎,大風也哉叫表東海者,其大公乎?國未可量也。”爲之歌《豳》,曰:“美哉,蕩乎!樂而不淫,其周公之東乎?”爲之歌《秦》,曰:“此之謂夏聲!夫能夏則大,大之至也!其周之舊乎?”爲之歌《魏》,曰:“美哉,渢渢乎!大而婉,險而易行。以德輔此,則明主也!”爲之歌《唐》,曰:“思深哉!其有陶唐氏之遺民乎?不然,何憂之遠也?非令德之後,誰能若是!”爲之歌《陳》,曰:“國無主,其能久乎?”自《鄶》以下,無譏焉。”爲之歌《小雅》,曰:“美哉!思而不貳,怨而不言,其周德之衰乎?猶有先王之遺民焉!”爲之歌《大雅》,曰:“廣哉,熙熙乎!曲而有直體,其文王之德乎?”爲之歌《頌》,曰:“至矣哉!直而不倨,曲而不屈;邇而不逼,遠而不擕;遷而不淫,復而不厭;哀而不愁,樂而不荒;用而不匱,廣而不宣;施而不費,取而不貪;處而不底,行而不流。五聲和,八風平;節有度,守有序。盛德之所同也。”見舞《象(竹字頭萷)》、《南籥》者,曰:“美哉!猶有憾。”見舞《大武》者,曰:“美哉!周之盛也,其若此乎!”見舞《韶濩》者,曰:“聖人之弘也,而猶有慚德。聖人之難也。”見舞《大夏》者,曰:“美哉,!勤而不德,非禹其誰能修之!”見舞《韶(竹字頭萷)》者,曰:“德至矣哉!大矣!如天之無不幬也,如地之無不載也!雖甚盛德,其蔑以加矣!觀止矣!若有他樂,吾不敢請已。”

子産壞晉館垣
左傳•襄公三十一年

子産相鄭伯以如晉,晉侯以我喪故,未之見也。子産使盡壞其館之垣,而納車馬焉。士文伯讓之曰:“敝邑以政刑之不修,寇盜充斥,無若諸侯之屬辱在寡君者何,是以令吏人完客所館,高其閈閎,厚其墻垣,以無憂客使。今吾子壞之。雖從者能戒,其若异客何?以敝邑之爲盟主,繕完葺墻,以待賓客,若皆毀之,其何以共命?寡君使匄請命。”對曰:“以敝邑褊小,介於大國,誅求無時,是以不敢寧居,悉索敝賦,以來會時事。逢執事之不閑,而未得見;又不獲聞命,未知見時。不敢輸幣,亦不敢暴露。其輸之,則君之府實也,非薦陳之,不敢輸也;其暴露之,則恐燥濕之不時而朽蠹,以重敝邑之罪。僑聞文公之爲盟主也,宮室卑庳,無觀臺榭,以崇大諸侯之館。館如公寢,庫廏繕修,司空以時平易道路,圬人以時塓館宮室。諸侯賓至,甸設庭燎,僕人巡宮,車馬有所,賓從有代,巾車脂轄,隸人牧圉,各瞻其事;百官之屬,各展其物。公不留賓,而亦無廢事;憂樂同之,事則巡之;教其不知,而恤其不足。賓至如歸,無寧灾患?不畏寇盜,而亦不患燥濕。今銅鞮之宮數裏,而諸侯舍於隸人。門不容車,而不可踰越。盜賊公行,而夭厲不戒。賓見無時,命不可知。若又勿壞,是無所藏幣,以重罪也。敢請執事,將何所命之?雖君之有魯喪,亦敝邑之憂也。若獲薦幣,修垣而行,君之惠也,敢憚勤勞?”

文伯復命。趙文子曰:“信。我實不德。而以隸人之垣以贏諸侯,是吾罪也。”使士文伯謝不敏焉。

晉侯見鄭伯,有加禮,厚其宴好而歸之。乃築諸侯之館。

叔向曰:“辭之不可以已也如是夫!子産有辭,諸侯賴之,若之何其釋辭也!《詩》曰:‘辭之輯也,民之協矣;辭之懌矣,民之莫矣。’其知之矣。”

子產論尹何爲邑
左傳•襄公三十一年

子皮欲使尹何爲邑。子產曰:“少,未知可否?”子皮曰:“願,吾愛之,不吾叛也。使夫往而學焉,夫亦愈知治矣。”子產曰:“不可。人之愛人,求利之也。今吾子愛人則以政,猶未能操刀而使割也,其傷實多。子之愛人,傷之而已,其誰敢求愛於子?子於鄭國,棟也,棟折榱崩,僑將厭焉,敢不盡言?子有美錦,不使人學制焉。大官、大邑,身之所庇也,而使學者制焉,其爲美錦,不亦多乎?僑聞學而後入政,未聞以政學者也。若果行此,必有所害。譬如田獵,射御貫則能獲禽,若未嘗登車射御,則敗績厭覆是懼,何暇思獲?”子皮曰:“善哉!虎不敏。吾聞君子務知大者、遠者,小人務知小者、近者。我,小人也。衣服附在吾身,我知而慎之。大官、大邑所以庇身也,我遠而慢之。微子之言,吾不知也。他日我曰:‘子爲鄭國,我爲吾家,以庇焉,其可也。’今而後知不足。自今,請雖吾家,聽子而行。”子產曰:“人心之不同,如其面焉。吾豈敢謂子面如吾面乎?抑心所謂危,亦以告也。”子皮以爲忠,故委政焉。子產是以能爲鄭國。

子革對靈王
左傳•昭公十二年

楚子狩於州來,次於潁尾,使蕩侯、潘子、司馬督、囂尹午、陵尹喜帥師圍徐以懼吳。楚子次於乾谿,以爲之援。雨雪,王皮冠,秦複陶,翠被,豹舄,執鞭以出,僕析父從。

右尹子革夕,王見之。去冠被,舍鞭,與之語曰:“昔我先王熊繹,與呂彶、王孫牟、燮父、禽父,並事康王,四國皆有分,我獨無有。今吾使人於周,求鼎以爲分,王其與我乎?”對曰:“與君王哉!昔我先王熊繹:辟在荊山,篳路藍縷,以處草莽,跋涉山林,以事天子。唯是桃弧、棘矢,以共禦王事。齊,王舅也;晉及魯、衛,王母弟也。楚是以無分,而彼皆有。今周與四國服侍君王,將唯命是從,豈其愛鼎?”王曰:“昔我皇祖伯父昆吾,舊許是宅。今鄭人貪賴其田,而不我與。我若求之,其與我乎?”對曰:“與君王哉!周不愛鼎,鄭敢愛田?”王曰:“昔諸侯遠我而畏晉,今我大城陳、蔡、不羹,賦皆千乘,子與有勞焉。諸侯其畏我乎?”對曰:“畏君王哉!是四國者,專足畏也,又加之以楚,敢不畏君王哉?”

工尹路請曰:“君王命剝圭以爲鏚柲,敢請命。”王入視之。

析父謂子革:“吾子,楚國之望也!今與王言如響,國其若之何?”子革曰:“摩厲以須,王出,吾刃將斬矣。”

王出,復語。左史倚相趨過。王曰:“是良史也,子善視之。是能讀《三墳》、《五典》、《八索》、《九丘》。”對曰:“臣嘗問焉。昔穆王欲肆其心,周行天下,將皆必有車轍馬迹焉。祭公謀父作祈招之詩,以止王心,王是以獲沒於祗宮。臣問其詩而不知也;若問遠焉,其焉能知之?”王曰:“子能乎?”對曰:“能。其詩曰‘祈招之愔愔,式昭德音。思我王度,式如玉,式如金。’形民之力,而無醉飽之心。”

王揖而入。饋不食,寢不寐,數日。不能自克,以及於難。

仲尼曰:“古也有志:‘克己復禮,仁也。’信善哉!楚靈王若能如是,豈其辱於乾谿?”

子產論政寬猛
左傳•昭公二十年

鄭子產有疾。謂子大叔曰:“我死,子必爲政。唯有德者能以寬服民,其次莫如猛。夫火烈,民望而畏之,故鮮死焉。水懦弱,民狎而玩之,則多死焉。故寬難。”疾數月而卒。

大叔爲政,不忍猛而寬。鄭國多盜,取人於萑苻之澤。大叔悔之,曰:“吾早從夫子,不及此。”興徒兵以攻萑苻之盜,盡殺之,盜少止。

仲尼曰:“善哉!政寬則民慢,慢則糾之以猛。猛則民殘,殘則施之以寬。寬以濟猛;猛以濟寬,政是以和。”

“詩曰:‘民亦勞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國,以綏四方。’施之以寬也。‘毋從詭隨,以謹無良,式遏寇虐,慘不畏明。’糾之以猛也。‘柔遠能邇,以定我王。’平之以和也。又曰:‘不競不絿,不剛不柔,布政優優,百祿是遒。’和之至也!”

及子産卒,仲尼聞之,出涕曰:“古之遺愛也。”

吳許越成
左傳•哀公元年

吳王夫差敗越於夫椒,報欈李也。遂入越。越子以甲楯五千保於會稽,使大夫種因吳太宰嚭以行成。吳子將許之。

伍員曰:“不可。臣聞之:‘樹德莫如滋,去疾莫如盡。’昔有過澆殺斟灌以伐斟鄩,滅夏後相。後緡方娠,逃出自竇,尸於有仍,生少康焉,爲仍牧正。惎澆,能戒之。澆使椒求之,逃奔有虞,爲之庖正,以除其害。虞思於是妻之以二姚,而邑諸綸,有田一成,有衆一旅。能布其德,而兆其謀,以收夏衆,撫其官職。使女艾諜澆,使季杼誘豷,遂滅過、復禹之三績。祀夏配天,不失舊物。今吳不如過,而越大於少康,或將豐之,不亦難乎?句踐能親而務施,施不失人,親不弃勞,與我同壤而世爲仇讎。於是乎克而弗取,將又存之,違天而長寇讎。後雖悔之,不可食已。姬之衰也,日可俟也。介在蠻夷,而長寇讎,以是求伯,必不行矣。”

弗聽。退而告人曰:“越十年生聚,而十年教訓,二十年之外,吳其爲沼乎!”

(责任编辑:彩岸画室)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感谢您的中肯建议和理性评价!
游客昵称: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头条更多...
  • [古文观止] 《古文觀止·卷六·漢文》 日期:2015-09-18 13:17:49 点击:202 好评:4

    求賢詔 西漢高帝 蓋聞王者莫高于周文,伯者莫高于齊桓,皆待賢人而成名。今天下賢者、智能,豈特古之人乎?患在入主不交故也,士奚由進!今吾以天之靈、賢士大夫定有天下,以爲一家。欲其長久,世世奉宗廟亡絕也。賢人已與我共平之矣,而不與吾共安利之,可...

  • [古文观止] 《古文觀止·卷五·漢文》 日期:2015-09-18 12:53:14 点击:283 好评:4

    五帝本紀贊 史記 太史公曰:學者多稱五帝,尚矣。然尚書獨載堯以來;而百家言黃帝,其文不雅馴,薦紳先生難言之。孔子所傳宰予問五帝德及帝繫姓,儒者或不傳。余嘗西至空桐,北過涿鹿,東漸于海,南浮江淮矣,至長老皆各往往稱黃帝﹑堯﹑舜之處,風教固殊焉...

  • [古文观止] 《古文觀止·卷四·秦文》 日期:2015-09-08 14:46:23 点击:283 好评:6

    蘇秦以連橫說秦 戰國策 蘇秦始將連橫說秦惠王曰:“大王之國,西有巴蜀漢中之利,北有胡貉代馬之用,南有巫山黔中之限,東有殽函之固;田肥美,民殷富,戰車萬乘,奮擊百萬;沃野千里,蓄積饒多,地勢形便,此所謂天府,天下之雄國也!以大王之賢,士民之衆,...

热点头条更多...
  • [古文观止] 《古文觀止·卷四·秦文》 日期:2015-09-08 14:46:23 点击:283 好评:6

    蘇秦以連橫說秦 戰國策 蘇秦始將連橫說秦惠王曰:“大王之國,西有巴蜀漢中之利,北有胡貉代馬之用,南有巫山黔中之限,東有殽函之固;田肥美,民殷富,戰車萬乘,奮擊百萬;沃野千里,蓄積饒多,地勢形便,此所謂天府,天下之雄國也!以大王之賢,士民之衆,...

  • [古文观止] 《古文觀止·卷五·漢文》 日期:2015-09-18 12:53:14 点击:283 好评:4

    五帝本紀贊 史記 太史公曰:學者多稱五帝,尚矣。然尚書獨載堯以來;而百家言黃帝,其文不雅馴,薦紳先生難言之。孔子所傳宰予問五帝德及帝繫姓,儒者或不傳。余嘗西至空桐,北過涿鹿,東漸于海,南浮江淮矣,至長老皆各往往稱黃帝﹑堯﹑舜之處,風教固殊焉...

  • [古文观止] 《古文觀止·卷六·漢文》 日期:2015-09-18 13:17:49 点击:202 好评:4

    求賢詔 西漢高帝 蓋聞王者莫高于周文,伯者莫高于齊桓,皆待賢人而成名。今天下賢者、智能,豈特古之人乎?患在入主不交故也,士奚由進!今吾以天之靈、賢士大夫定有天下,以爲一家。欲其長久,世世奉宗廟亡絕也。賢人已與我共平之矣,而不與吾共安利之,可...

最新文章更多...
  • [古文观止] 《古文觀止·卷一·周文》 日期:2019-05-31 11:46:13 点击:536 好评:15

    鄭伯克段于鄢 左傳隱公元年 初,鄭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莊公及共叔段。莊公寤生,驚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惡之。愛共叔段,欲立之。亟請于武公,公弗許。 及莊公即位,爲之請制。公曰:制,巌邑也。虢叔死焉,佗邑唯命。請京,使居之,謂之京城大叔。 祭仲...

  • [古文观止] 《古文觀止·卷三·周文》 日期:2015-03-26 10:15:39 点击:343 好评:122

    祭公諫征犬戎 國語周語上 穆王將征犬戎。祭公謀父諫曰:不可!先王耀德不觀兵。夫兵,戢而時動,動則威;觀則玩,玩則無震。是故周文公之《頌》曰:載戢干戈,載橐弓矢。我求懿德,肆于時夏。允王保之。先王之于民也,茂正其德,而厚其性;阜其財求,而利其...

  • [古文观止] 《古文觀止·卷二·周文》 日期:2019-06-13 21:57:12 点击:288 好评:0

    鄭子家告趙宣子 左傳文公十七年 晋侯蒐于黃父,遂復合諸侯于扈,平宋也。 于是,晋侯不見鄭伯,以爲貳于楚也。 鄭子家使執訊而與之書,以告趙宣子,曰:“寡君即位三年,召蔡侯而與之事君。九月,蔡侯入於敝邑以行。敝邑以侯宣多之難,寡君是以不得與蔡侯偕...

  • [古文观止] 《古文觀止·卷十一·宋文》 日期:2016-04-25 15:16:33 点击:283 好评:0

    上梅直講書 蘇軾 軾每讀《詩》至《鴟鴞》,讀《書》至《君奭》,常竊悲周公之不遇。及觀《史》,見孔子厄于陳、蔡之間,而弦歌之聲不絕,顔淵、仲由之徒,相與問答。夫子曰:“‘匪兕匪虎,率彼曠野’。吾道非耶?吾何爲于此?”顔淵曰:“夫子之道至大,故...

  • [古文观止] 《古文觀止·卷十二·明文》 日期:2016-04-25 15:19:42 点击:283 好评:4

    送天台陳庭學序 宋濂 西南山水,惟川蜀最奇。然去中州萬里。陸有劍閣棧道之險,水有瞿唐、灩澦之虞。跨馬行,則竹間山高者,累旬日不見其巔際。臨上而俯視,絕壑萬仞杳莫測其所窮,肝膽爲之掉栗。水行,則江石悍利,波惡渦詭,舟一失勢尺寸,輒糜碎土沉,下...

热点文章更多...
  • [古文观止] 《古文觀止·卷一·周文》 日期:2019-05-31 11:46:13 点击:536 好评:15

    鄭伯克段于鄢 左傳隱公元年 初,鄭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莊公及共叔段。莊公寤生,驚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惡之。愛共叔段,欲立之。亟請于武公,公弗許。 及莊公即位,爲之請制。公曰:制,巌邑也。虢叔死焉,佗邑唯命。請京,使居之,謂之京城大叔。 祭仲...

  • [古文观止] 《古文觀止·卷三·周文》 日期:2015-03-26 10:15:39 点击:343 好评:122

    祭公諫征犬戎 國語周語上 穆王將征犬戎。祭公謀父諫曰:不可!先王耀德不觀兵。夫兵,戢而時動,動則威;觀則玩,玩則無震。是故周文公之《頌》曰:載戢干戈,載橐弓矢。我求懿德,肆于時夏。允王保之。先王之于民也,茂正其德,而厚其性;阜其財求,而利其...

  • [古文观止] 《古文觀止·卷二·周文》 日期:2019-06-13 21:57:12 点击:288 好评:0

    鄭子家告趙宣子 左傳文公十七年 晋侯蒐于黃父,遂復合諸侯于扈,平宋也。 于是,晋侯不見鄭伯,以爲貳于楚也。 鄭子家使執訊而與之書,以告趙宣子,曰:“寡君即位三年,召蔡侯而與之事君。九月,蔡侯入於敝邑以行。敝邑以侯宣多之難,寡君是以不得與蔡侯偕...

  • [古文观止] 《古文觀止·卷四·秦文》 日期:2015-09-08 14:46:23 点击:283 好评:6

    蘇秦以連橫說秦 戰國策 蘇秦始將連橫說秦惠王曰:“大王之國,西有巴蜀漢中之利,北有胡貉代馬之用,南有巫山黔中之限,東有殽函之固;田肥美,民殷富,戰車萬乘,奮擊百萬;沃野千里,蓄積饒多,地勢形便,此所謂天府,天下之雄國也!以大王之賢,士民之衆,...

  • [古文观止] 《古文觀止·卷五·漢文》 日期:2015-09-18 12:53:14 点击:283 好评:4

    五帝本紀贊 史記 太史公曰:學者多稱五帝,尚矣。然尚書獨載堯以來;而百家言黃帝,其文不雅馴,薦紳先生難言之。孔子所傳宰予問五帝德及帝繫姓,儒者或不傳。余嘗西至空桐,北過涿鹿,東漸于海,南浮江淮矣,至長老皆各往往稱黃帝﹑堯﹑舜之處,風教固殊焉...

栏目列表
最新互动
站长推荐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
《古文觀止·卷一·周文》

发布:2019-05-31 11:46:13

点击:536  佳度:15

《古文觀止·卷三·周文》

发布:2015-03-26 10:15:39

点击:343  佳度:122

《古文觀止·卷二·周文》

发布:2019-06-13 21:57:12

点击:288  佳度:0

《古文觀止·卷四·秦文》

发布:2015-09-08 14:46:23

点击:283  佳度:6

《古文觀止·卷五·漢文》

发布:2015-09-18 12:53:14

点击:283  佳度:4

《古文觀止·卷十一·宋文》

发布:2016-04-25 15:16:33

点击:283  佳度:0

《古文觀止·卷十二·明文》

发布:2016-04-25 15:19:42

点击:283  佳度:4

《古文觀止·卷八·唐文》

发布:2016-04-25 15:03:40

点击:269  佳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