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首页  |  论坛  |  圈子  |  登入  |  注册  |  忘记密码  |  高级搜索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RSS订阅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汉泊客文化网

汉泊客文化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反思 > 文娱 >

美国“精神阉割”掉了日本的民族性了吗?

时间:2020-03-06 17:21来源:知乎 作者:David Wan 点击: 小字中字大字汉典
很多人普遍感觉美国阉割了日本,但是没有解释美国是用什么机制阉割着日本。如果背后的信息更公开,就没有人会羡慕日本现在的情况,这个题目也不会有争论。 美国、白人真正控制日本的机制的简略总结,以下再列出详细证据: 找到完全愿意合作的甲级战犯无罪释……

很多人普遍感觉美国阉割了日本,但是没办法解释美国是用什么机制阉割了日本。如果背后的信息更公开,这个题目也不会有争论。本文试图对美国白人控制日本的真正机制做一简略总结。以下列出详细证据:

1、找到完全愿意合作的甲级战犯无罪释放他们出来,有把柄、能够被勒索的人选为最佳;极右派而又同意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合作的人为最佳;仇恨左派、能够帮助美国打赢冷战为最佳;最蔑视最仇视其他亚洲人的人选为最佳。

2、保存日本原有的非常阶级式的社会结构,并把这群亲美、亲西方的人物放到媒体、工业、大资本、政治、黑社会的上层。甚至美国增加了日本阶级性的社会结构。增加集中,控制点少就方便美国情报局操控,因为战前有15至17个财阀 (Zaibatsu) 变为战后的 6个“系列” (Keiretsu,换一个词汇以显示“美国的改革”,但却是与财阀同一个性质的资本结构)。

3、给他们足够资金、资源、知识,再加上美国驻日本的情报机构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帮助。让他们被布置到的每一个区域、每一个市场内达到绝对垄断状态。

4、消灭、刺杀、压抑所有能够挑战这帮美国间谍的左派对手,属于共产阵营的日本共产党根本不让进入主流媒体舆论里,这也是美国冷战的需求。这样,就可以避免日本及其意识形态被共产阵营和苏联控制的可能,而牢牢地控制在美国人的手中。

5、保证权力控制在这些家族内的人手上,让资本和权力是被这些家族的后代所继承。一直到现在,权力团体的布局没有与战后美国所设计的布局发生太大的改变。50年代美国交给权力的家庭,现在还是这些家庭把权。

因为日本社会曾经是非常阶级性的,底下人自觉听从上面的吩咐。当一小簇政治家族、财阀家族控制日本社会的绝大部分,然后你控制了这一小簇人物,你就控制了整个日本。他们为你办事,你保护他们的社会地位、帮助他们保持权力垄断,而美国也只从底层人民群众占便宜,根本不干涉任何上层家族的利益,这共生关系非常完美,这新时代的殖民机理非常完美。

这一些权力家庭也习惯隐蔽,不在公共的灯光下多出现,习惯当幕后者,所以美国控制了这些幕后者,它就能秘密、非公开、非直接地远程控制日本这个国家。

美国一直来的长处是对媒体战争的精通。在一个多动的媒体环境里,它们像鱼在水里,非常熟悉怎么玩。你读完这篇文章会发现,美国情报局基本上控制了每一个日本媒体业的大老板,有什么事件对美国PR无利,可以有冗余(redundant)的人物资产,从多个角度多个方向来压某个故事,保证无论如何日本大众的意见在美国允许的范围之内。

当整个民族被阉割了,整个社会的最上层站在白人的利益一边多于自己民族的人,连白男外籍平民在日本都会享受说不尽的特权。这些sexpat就会自动地维护这个特权体系。刚进来,从事远高于平均收入的“外教”,之后进入媒体业、新闻业、等等。你会发现这个sexpat群体社区基本上垄断着大部分日本对外和入内的信息交换,对外主要的记者和编辑都是一个种族和一个性别。

虽然日本是所谓“言论自由”的国家,它的民众思维和媒体业很自闭,因为主流大公司媒体渠道被白人提拔的手下所控制,非主流小组织媒体渠道被sexpat控制,所以大部分信息的进出是按照白人利益而通过的。

CIA在日本上层布满了人并不是很多资料可以读到的,英文资料挺少(只有几个明显的日本政客被写),日文资料也没有太多日本之外的人转载(虽然日本人某种程度上知道上层是被CIA操控)。

没有很强的兴趣的人是一般不可能碰见这些信息的,也没有专门学这个的课本或专业,所以这些信息很分散。我这里只是收集一些东亚现代历史的资料,把它放在一个地方,翻译一些文章。希望有兴趣的知乎读者有个起点去研究。

还得声明,我没有说美国精神阉割了日本民族性是对是错,没有说日本应该回到二战之前的状态,我们都知道那个时段是最可恶的。这里是讲事实和事情经过,懂得日本现代社会和政治必须知道这些背后的事情。请读完了再评论。

一、美国政策思想家的背后真正的日本策略

美国历史课本上写的,公开宣传给其他国家听的版本是:“二战之后,美国要在日本制造“西方式文明社会”,把美国“公平民主”的政治系统传输给日本、创造言论自由、拆卸日本大财阀、解开日本资本和权力集中、创造崭新日本社会用热爱民主的政治家、创造平等社会、等等”,一系列经典的口号。

但是实质上很快,他们就开始 “reverse course ” (= “反向过程” = “逆コース”)的政策,因为如果美国让日本开发自由地发展,它们发现日本很快就会变成共产主义思想能胜利的地方。这是美国不能容忍的,记得这是冷战开始的时期。

Marxism also had been very popular in Japan’s universities before the Pacific War of 1941-1945. After the founding of Tokyo Imperial University in 1877, all things German enjoyed wide popularity among its students and scholars. For example, until the end of the war German history classes constituted 80 percent of the Western history classes offered. Moreover, all Japanese universities had unmistakable influences of German logic, German philosophy, and German ideas about law and the state. As a result, most Japanese scholars were under the influence of German Marxists. ...

Political scientist Maruyama Masao has argued that after World War II Japanese intellectuals remained as much under the strong influence of Marxism and communism as they had been during the interwar years.[20] Immediately after the war, Marxists and communists enjoyed almost a monopoly of popularity and credibility among Japanese, because many had steadfastly maintained their ideological stance even while in prison during the wartime years. In Japanese academia as well, a scholarly debate over Japan’s modern capitalism raged, including the issue of dependence versus independence in Japan’s relationship with the United States.[21]

在太平洋战争之前,马克思主义在日本大学里非常受欢迎。在“東京帝國大學”的创建开始以来(现在的东京大学,于1877年建立),所有德国的东西受到东大学生和学者的欢迎。比如说,直到二战结束时,德国历史占了80%所有西方历史课。还有,所有的日本大学都被德国逻辑、德国哲学、和德国关于法律和国家的思想 有着 不可忽略的影响。结果是,大部分日本学者被德国马克思主义者影响着。

政治学家Maruyama Masao认为,二战后,日本知识分子界就像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一样地还是受到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强大影响。战争结束后,马克思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在日本人中几乎垄断了所有的人气和信誉,因为许多人在战争期间在监狱中坚定地保持了他们的意识立场(二战时,日本帝国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的势力把左派关进监狱)。这时的日本学术界,对于日本进入现代资本主义的学术争论进行的非常激烈。这争论包括了日本与美国关系应该依赖还是独立的问题。

来源:https://apjjf.org/-Takeshi-MATSUDA/2671/article.html

Soft Power: The U.S. Cultural Offensive and Japanese Intellectuals

软势力:美国的文化进攻 和 日本学者们

Takeshi MATSUDA

Vice President and Professor of American History at Osaka University of Foreign Studies. (副总裁 和 美国历史教授 在 大阪外大)

The Asia-Pacific Journal Japan Focus, February 1, 2008 Volume 6 | Issue 2

所以说:如果日本真的是所谓的思想开放、媒体自由的民主社会,美国就会在冷战输了这个重要的亚洲落脚,没有办法在亚洲压抑共产主义的传播。

通过几个在日本战前就常住的西方白人(组成一个叫"Japan Lobby"(日本说客团),他们对日本社会现实是最为了解)的建议下,他们就执行了历史书上叫做"reverse course"的政策。大众的历史书上会讲这是美国施恩,为了冷战放了日本一马,帮助日本发展。你要翻 钻的深的历史书才能看到这"reverse course"的真正面目。

日本被美国控制 日本被美国控制

1947年9月在Kennan的支持下,以草案形式制定了Reverse Course的执行文件。这文件设计了一个“对美国友好”的日本,在外交事务上顺从美国的领导,“工业恢复成主要生产为消费者产品的制造业经济,其次为资本货物(capital goods)”,积极对外贸易;在军事上,它将“依赖于美国来保护它的安全面对外来攻击”。 该文件保留给了美国“道德权利进行干预”日本的内政,如果日本共产党影响了稳定。

该文件很明确的写着:“因为日本原来的工业和商业领导者是最有能力的领导者,他们是最稳定的元素,他们与美国有最强的自然的利益关系,所以美国的政策应该是除去这些人返回原本的社会地位的障碍”。

所以Kennan呼唤终止 日本战犯和支持他们的财阀团体 的清除方案,尽快签写“对日和平条约”,“尽量最少赔偿”,和把日本融入双极全球结构。

后来,Kennan继续谈到关于他设想日本需要一块经济腹地。在1949年10月,他谈到美国政策的“一个头痛的两难”:

“我们有一个头痛的问题,日本怎么可能坐得住,除非日本向南重新开发一种形式的帝国。很明显我们需要为日本开阔它从未见过的商业贸易发展余地,远远超过日本之前的规模。这是一项艰巨的工程。另一方面,在我看来我们绝对不可避免的事,我们必须完全保持海洋和空中管制作为一种手段。在所有可能性的情况下对日本人进行控制。所以我们更势必需要保留控制它们局势的能力,从控制它们海外资源的来源和航海力量和航空力量。如果日本没有这些元素,它就不会再次具有侵略性。”

他继续接着说到,“如果我们西方世界能够制订某种控制机理,足够完美有效、足够可靠耐用、足够聪明,能够施展权能在日本进口石油的渠道上(和其他日本必须从海外进口的原料),我们就能够有绝对的否决权在日本的军事和工业上。” 这是一个高超的作品,详细阐述了 Harry Kern("Japan Lobby"的重要人物)所说的“美日关系”的意思:《‘远程控制’ 为最佳》

11,12,13的来源为此:

日本被美国控制

可能我可以去抽,特别是11和13,会找到更多水分多的信息。但是为了不上某种名单,现在先算了,就靠这本书的分析。以上是这本书的39和40页。这本书是叫:

日本被美国控制

这本书算是有名、有权威(比如说它253的引用和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为出版商),但是不钻日本现代历史的人是不会看到这些狡猾的细节,普通大众的历史书也不会写到。

日本被美国控制
【《Legacy of Ashes: The History of the CIA》568页】

这[reverse course]意味着被指罪的战犯,像岸信介和児玉誉士夫,会被释放。这导致他们被CIA雇用。这导致最后还原 战前原来的 强大的 领导者群体、商业卡特尔(cartel - 垄断利益集团)、内部安全组织、和政治党派。[以下我会详细介绍这两人和他们领导的组织]

“美国应该用尽它的能力来支持有效的保守派来领导日本,” Operations Coordinating Board(运营协调委员会)在一个1954年10月28日的报告上写给白宫,50年后解密了。这个委员会写到,如果保守派团结起来,它们可以一起控制日本的政治环境。“它们就可以施展法制手段对付共产主义者,可以打压 中立派 和 反美派(这是在日本有教育的群体、学术组织里的很多人物的倾向) 。” 这恰恰就是CIA在1954年之后所做的事。

连中立派都不可容忍,可以看到美国的操作有多么的狠。

这就是为什么日本的财阀和原来的右派政治家庭基本上没有受到多大的惩罚。为了保证日本是个右派的国家,防止左派思想的胜利,美国除了反美和不合作的,杀了几个给外面看看,其余的战犯都留下了。可能很多人听过美军饶了日本731单位的战犯,但是被美国政府绕了的战犯比我们普通听到的更多。

这些饶了的战犯肯定会是感激不尽,成为美国最积极最听话的手下,也还会是最有能力控制日本社会的管理人才。日本的左派政客和企业家原来就少,而且经验少,所以权力永远不可能在它们手上待久。

以上的一段从这本书,《Legacy of Ashes: The History of the CIA》,稍微解释一下:

日本被美国控制

一个普利策奖记者,Tim Weiner,翻了50000多件CIA解密文档,加上几百个前CIA人员的采访(包括10个CIA前局长、主任),写的一本关于CIA到底做了些什么的书,很多关于CIA在冷战期间的工作。这本书得了 National Book Award for Non-fiction,美国非常有名声的一个奖。这不是阴谋论吧?就算你再怎么感觉美国多么的“正义”,你不可拒绝这书里的事实。

这还是CIA愿意解密的信息,愿意被采访给出的信息,虽然不是太正面,但是还是大众可以接受的,不出乎大众预料,你想它们没有报出来的还有多深?

我猜CIA让这些事报出来的目的是:

(1)放出来让你感觉你懂了所有的事,认为水也就“只有”这么深,虽然还有更多更黑暗的行动。

(2) 因为美国国会 已经通过了Nazi War Crimes Disclosure Act (NWCDA) 和 Japanese Imperial Government Disclosure Act (JIGDA),在2000年之后很多文档已经被解密,所以很多事情会最终被爆出来,那还不如一个稍微靠近美国情报机构的立场的人报道,固定大众对事情的反应态度和大众愤慨程度。这要比有敌意的人报道要好,因为太多火点有风险被吹大到难得控制的scandal(事件?)。有控制性地“燃烧”PR火点要比无控制性地被点燃要好。如果再有其他人报道,大家对这些脏的手段已经有比较固定的态度了,比如说“嗯,我已经知道,这是旧的新闻”、“嗯,我知道CIA的手段很黑暗,很hypocritical(伪善?),但是这是冷战的需求”。大众已经有固定的态度,事件就不容易放大成不能控制的媒体丑闻,X门Y门等等。

(3) 这本书的主题是CIA很没有能力,总是失败,行动大部分都失败。这正是CIA喜欢传播的刻板影响,大智若愚的表现。它希望世界上的人低估它的能力。太觉得它强了,戒备心就强,它的工作就不好干了。反正每年拨给它的钱不是人民直接做的决定,人民觉得它成绩好成绩差,不会改变它的岁计拨款。这数额是机密,是知道更多信息的国会会议员做的决定。

所以你在这书里得到的信息,相比真实的情况只可能更阴暗,更多活动没有报出来。

以下我会多次翻译引用到这本书,我就不重复说以上的注释了。

以上所描述的"reverse course"的文档是不是非常准?因为完全符合日本战后这半个世纪的发展方向。我还记得知乎上有个挺火的答案里写到关于美国控制日本的手段:《美国对世界的控制达到了什么程度?》,其中所报道的现实现象可以看到都是以上的文档里所说的。到现在都还没有改变。美国政军媒权就从来没有真正地离开日本。

我可以汇报我高中读的历史书没有讲这段细节。大多数人都相信了大众媒体里所传的故事:“美国就是灯塔国,好心地帮助日本,虽然日本是战败国,但是美国人还是帮助日本建设成‘文明社会’,把最好的体制和文化传输给日本,真正地在1952年就自觉离开日本,把权力还给日本人民手里。是美国的正义和善待才赢得了日本人的热爱。”

我看这个知乎答案底下也有很多人信了,说明连在中国都有人相信这个美国宣传故事,你们可以推想这个故事在中国之外有多大影响力。

你得懂得,美国现在的殖民手段已经演变成更高的一个境界,

为什么“美国的正义”的故事版本传的这么广,在日本在亚洲这么有效?因为二战之后的美国政治家政策家们非常聪明灵活,思维非常前锋,完全懂得故事/文化/媒体的控制可以带来的威力。我看有人说“软实力”(Soft Power)是只是90年代美国学者才提出了的概念。

https://zh.wikipedia.org/wiki/软实力

软实力(英语:soft power),是指在国际关系中,一个国家所具有的除经济及军事外的第三方面实力,主要是文化、价值观、意识形态及民意等方面的影响力。

此词汇由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尔90年的Bound to Lead: The Changing Nature of American Power提出,根据其说法,硬实力是一国利用其军事力量和经济实力强迫或收买其他国家的能力,软实力则是“一国透过吸引和说服别国服从你的目标从而使你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能力”。

其实这些策略早在50年代美国就非常清楚了!美国媒体的力量,并不是“美国媒体拍得好而自然发生的”,是它很有策略的计划、有巨资的推广、大使馆/情报局的大量参与,而带来的结果。

Soft Power: The U.S. Cultural Offensive and Japanese Intellectuals

Takeshi MATSUDA

By the end of World War II, the U.S. government had recognized how important a cultural dimension of foreign policy was to accomplishing its broad national objectives.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was no longer just a matter of relations between governments; it was a matter of people-to-people contact as well. President Harry Truman clearly sensed the advent of a new age. On August 31, 1945, he proclaimed that “the nature of present-day foreign relations makes it essential for the United States to maintain information activities abroad as an integral part of the conduct of our foreign affairs.”[1]

在二战结束,美国政府已经意识到 文化 这个外交的维度 在达到多面国家目标 的重要性。国际外交在20世纪已经不光是政府与政府之间的关系,同样也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Harry Truman总统很清楚地感觉到这新时代的变化。在1945年8月31日,他说道 “因为今天的外交的性质,美国必要地维持 在国外的信息活动,是我们外交的核心的一部分。”[1]

[1] Quoted in Walter L. Hixson, Parting the Curtain: Propaganda, Culture, and the Cold War, 1945–1961 (London: Macmillan, 1997), 5.

A State Department cultural affairs officer echoed Truman’s words in later years in describing the character of American cultural diplomacy; “Together [programs of cultural relations, educational development, and information dissemination] comprise one leg of a three-legged stool of U.S. diplomatic relations--along with the political and economics."[3] Apparently, this State Department officer wished to draw public attention to the integration of three dimensions of American foreign policy--security, economics, and culture--into a single framework.

一个国务局的文化事务官员回声了Truman的词汇来描述美国文化外交的个性;“这些元素 [文化关系、教育发展、和信息疏散的程序] 一起形成了美国外交三角板凳的一角 -- 和政治与经济。“[3] 似乎,这个国务官员想吸引大众的注意力关于这个概念:美国外交3个方向(安全、经济、文化)的融合进一个框架。

[3] As quoted in Warren M. Robbins (USIA), “Toward an American Global Cultural-Educational-Informational Program in the Framework of the Present World Scene,” December 14, 1960, Bureau of Educational and Cultural Affairs, U.S. Department of State, Historical Collection, Special Collections Section, University of Arkansas Libraries, Fayetteville.

... On April 12, 1950, about two months before the onset of the Korean War, Truman announced that the United States would undertake a multimillion-dollar “Campaign of Truth” to combat worldwide communist propaganda and to give other peoples “a full and fair picture of American life and of the aims and policies of 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4]

在1950年4月12日,韩国战争的开始两个月后,Truman声明美国会开始一个多百万的“真理的征战”来战斗全球的共产主义宣传,和给其他人民“一个全面和公平的画像,关于美国生活和美国政府的政策。”[4]

[4]As quoted in Hixson, Parting the Curtain, 5. Also see Rosemary O’Neil, “A Brief History of Department of State Involvement in International Exchange,” fall 1972, Bureau of Educational and Cultural Affairs, U.S. Department of State, file 12, box 103, Historical Collection, Special Collections Section, University of Arkansas Libraries, Fayetteville.

... This effort included carrying out psychological warfare and programs of gradual cultural infiltration throughout the world, including in key countries such as Japan, France, and Italy. ... Two separate offices, the Office of International Information (OII) and the Office of Educational Exchange (OEX), were established in 1948 in the State Department. OII and OEX, known jointly as the U.S. Information and Education Service, or USIE, took charge of U.S. cultural foreign policy as of 1948. USIE called itself “the third arm of foreign policy” or “a basic arm of United States foreign policy.”[5]

这些任务包括进行 心理战争和逐渐的文化浸入 在全球范围,包括关键国家像 日本、法国、和意大利。 。 两个分开的工作室,国际信息工作室(OII) 和 国际教育交换(OEX) 在1948年成立为国务院的手下。OII和OEX,在一起称呼为美国信息和教育服务 (USIE),管理美国的文化外交政策由1948年。USIE称自己是“外交政策的第三手臂” 或 “美国外交政策的基本手臂”。[5]

[5] Ludden, “International Information Program of the United States,” 91 and Niles W. Bond, USPOLAD, Tokyo, to U.S. Department of State, USIE Country Paper on Japan, August 16, 1951, 511.9421/8-1651, U.S. Department of State, National Archives and Records Administration, Washington, D.C. (hereafter NARA)..

The U.S. Congress responded patriotically to Truman’s request for bolstering the Campaign of Truth. Actually, the anticommunist Campaign of Truth was in line with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paper 13/2 (NSC 13/2, October 1948), which called for a hard-line cold war policy toward Japan in particular and which brought about the “reverse course” in the U.S. occupation of Japan. The Campaign of Truth was supported by the significant increases in congressional appropriations that followed the outbreak of the Korean War. Indeed, Congress almost quadrupled the budget earmarked for international information activities in 1951: from $32.7 million to $121.2 million. ... including substantial increases for radio operations, press and publications, motion pictures, exchange of persons, and various other cultural activities.

美国国会积极爱国心态地回复了Truman的要求来增加“真理的征战”。反共产主义的“真理的征战” 在 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论文 13/2 (NSC 13/2, October 1948) 同一个路线上。这论文呼吁了 强硬的冷战政策特别针对日本,和reverse course的占领时期政策。“真理的征战”在韩国战争打响后的国会收到了巨大的资金支持。国会增加了4倍国际信息在1951年的岁计:从3270万美元到1.212亿美元。 。包括大幅度的增长在广播、新闻和出版、电影、国际交换、和其他的文化活动。

[注:x20才得到今天的相等的美元。所以在美国国内,这相等现在24亿+美元,但是二战刚结束时,其他国家比美国的经济和消费水平的差距更大一些,所以得再乘很多倍,才能感觉到当时这笔巨资砸在美国国外产生多么大的威力]

... American leaders such as Truman, Dulles, and Rockefeller had recognized the increasing importance of a cultural dimension in U.S.-Japan relations, particularly in the post-treaty period. ... a public affairs officer in the U.S. embassy in Tokyo explained the important role that the embassy was to play in 1951: “With the current stress on the power features of the Peace Treaty and on the bilateral Security Treaty, the broadly cultural aspects of the future Embassy operation take an added importance as a balance to the whole.”[8]

美国的领导者,像Truman(总统),Dulles(一个国务院院长或是一个CIA局长的姓),Rockefeller(石油大亨,巨型资本家通过竞选捐款、基金会赞助、媒体控股就是背后的领导者,对全国政策有巨大的话语权),已经意识到了 “文化” 在日美关系的重要性,特别是在安保条约后的期间。东京美国大使馆的一个大众事务官员解释了大使馆在1951年要玩得重要的角色:“因为日本社会现在的紧张压力 关于不平衡条约(和平、安保条约),全方面的文化行动 对于大使馆的未来运行 变得更重要了。”[8]

[8] Saxton Bradford, USPOLAD, Tokyo to the Department of State, Desp. No. 370, September 7, 1951, 511.94/9-751, U.S. Department of State, NARA.

Saxton Bradford understood that Japanese intellectuals could not be weaned away from their firmly held misconceptions about the United States by merely listing American virtues, disparaging the Soviet Union, and sounding a call to arms against communism. The U.S. embassy in Tokyo made special efforts to reach the leaders of the press and radio who were in a position to influence the thinking of large and varied segments of the Japanese population. ... [10]

Saxton Bradford懂得,它们没法撤销日本学术者对美国的负面看法,通过直接的手段:列出美国的优点、攻击苏联的缺点、等等。美国驻东京大使馆 花特殊的功夫去 联系 新闻和广播的领导者。这些人的地位可以影响大批和多样化的日本群众的思维。

[10] Information in this section is from Saxton Bradford, AMEMBASSY, Tokyo, to U.S. Department of State, “Attitudes of Japanese Intellectuals towards the United States,” June 4, 1952, 511.94/6-452, U.S. Department of State, NARA.; Earl R. Linch, AMCONSULATE, Nagoya, to AMEMBASSY, Tokyo, “Semi-annual Evaluation Report,” December 18, 1952, 511.94/12-852, U.S. Department of State, NARA.; Confidential memorandum, Notes on USIE Japan.

这个在英文网上转载的一篇已温和化的文章 是从这位日本学者的书中抽出来的一小段:《Soft Power and Its Perils: U.S. Cultural Policy in Early Postwar Japan and Permanent Dependency》《软实力和它的危险:美国文化政策在早期战后的日本和永久依赖性》

这篇文章需要温和化到白人(主要是白男)听到还可以接受,因为这个“亚洲学习”刊物的编辑主要的人都是白男,所以说的话得压着点(少数的女编辑里:亚洲女占多,白女占少;最后亚洲男的编辑为最少,几乎不存在;这是普遍的“亚洲学习”系的现象)。这些句子里的吓人的意思,光靠我的粗略的翻译,你可能感觉不出来。如果美国外交官私下认为 “文化” 重要到与军事和经济同一个等级的工具,你想 ”文化“ 真正的意思不会是那么天真的。

美国外交官所说的 “文化” 可以导致整个国家的民意从强烈反抗不平等条约、反抗美军基地,在十几年内改变这个民意,变成跪在脚下、热爱这不平等条约、付钱在它的国家开基地(变成心理依赖,需要“美国军事保护”),毫无心理反抗,民意全方面的改变。

记得,美国的外交思维 早就 演变 超于 只是政府与政府之间的关系。游戏是在人与人之间、社会与社会之间、文化与文化之间、媒体与媒体之间。

所谓的“文化外交手臂”,真正意思并不是传播 “传统美国文化” 而带来影响力和说服力,因为这对心理和思维影响并不带来什么优势。是靠传播新时代新发明的文化,达到媒体影响力 + 达到引导他国的新文化发展的威力。最后的目的是在对象大众的脑海里制造一系列设计过的刻板印象:美国/西方/白人文化 = 更时髦、更“酷”、更好玩、更值得吸收、更值得心理投入、更先进、更适合年轻人、等等。美国人/西方人/白人 = 更善良、更友好善待人、更文明、说话更可信、更直率、更天真、更好看、黄头发蓝眼睛就是更好、更高、更好的基因、等等。

这些人造的刻板印象渗透整个国家的媒体内,这种病毒感染到每一个人的脑子,注射成为现代文化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刻板印象是人传人的,就算你不直接吸收这些媒体,你总会跟吸收这媒体的群体 沟通,感染你对世界的认识。亚洲国家哪一个的现代文化不被这些观念的病毒感染?你有没有想过这并不是自然发生的现象,是很多聪明狡猾、思维前锋的白人有策略、有组织、有巨资支持,运用媒体创造的结果?

日本被美国控制

这本书的内容在90年代就报出来,对现代日本研究有很大影响。美国“文化”活动的非政治正确的描述。

日本被美国控制

Rakuten列出的内容:

【内容情報】(出版社より)

米国国立公文書館が公表した機密文書[パネルDジャパン]が明らかにした、戦後日本に対する全面的秘密洗脳工作。

今日の安倍晋三の集団的自衛権行使確約につながる、「日本国民のため」の対米従属政治の根源を直視する一冊。

「はじめに」…1

序 章 アメリカの対日秘密洗脳工作戦〈パネルDジャパン〉の全貌…7

一.アメリカの戦後の心理戦(Psychological Warfare)とは 7

二.〈パネルDジャパン〉の全貌を語っている機密文書の概要 8

三.文書9の全文 12

四.〈パネルDジャパン〉が始まった背景 32

五.対日心理戦〈パネルDジャパン〉の特色 35

第1章 映画、ラジオ、書籍を秘密資金で買収した大衆洗脳戦…50

一.都道府県を丸ごと利用した映画の心理戦 50

二.ほとんどの反共親米の本、雑誌は対日心理戦の道具だった 57

三.アメリカ宣伝用に民放ラジオ局は設立された。

洗脳工作ラジオ番組は総放送時間の約一〇パーセント 64

第2章 大学の親米化策動。ターゲットは早稲田大学と京都大学…73

一.五六年の早大·ミシガン大学協定は〈パネルDジャパン〉のプログラムだった 73

二.京都大学の右傾化をねらったUSIS·ジャパンの驚くべき洗脳工作 87

三.西日本一帯で実施された国連セミナーもUSIS·ジャパン神戸支部が実質主催者 100

第3章 日本を代表する知識人が利用された対日心理戦…107

一.小説家檀一雄、社共推薦の元東京都知事美濃部亮吉などが

講師を務めた対日心理戦講演会 107

二.文書10の新国民外交調査会活動の要旨 111

三.アメリカのカイライ岸信介の本質と〈パネルDジャパン〉の協力者原勝の関係 119

第4章 正力松太郎と中曽根康弘を取り込んだ原発建設という名の対日心理戦…134

一.スパイが暗躍する正力の原発導入裏面史 134

二.中曽根康弘の米機密解除文書は黒塗りだらけ 156

第5章 総評幹部の親米化工作はアメリカへの大名招待旅行…163

一.「日本におけるUSIAの二大ターゲットは知識人と労働指導者である」 163

二.CIAの総評分断策動と勝利宣言 176

第6章 六〇年安保闘争:反共の防壁国日本建設のために浅沼を倒し、岸を捨てよ…189

一.米機密文書の中に眠っていた日本語のビラには

「共産日本国の独裁者たらんとする赤沼(浅沼)を葬れ」とある 189

二.マッカーサー大使は米大統領に「今回の安保騒動の責任は岸にある」と報告 201

第7章 見えざる日本CIA政府…209

一.CIA秘密資金で政権を維持してきた自民党 209

二.CIA日本支部の設立経由と様々な工作活動 227

第8章 経済大国日本を生んだケネディの対日政策と

渡辺恒雄をはじめとする新聞記者の情報提供者たち…244

一.ケネディ時代、〈パネルDジャパン〉は仕上げの時期に入っていた 244

二.全国紙の新聞記者から収集した秘密情報が満載の

米国務省機密文書が物語る対日工作 250

第9章 アメリカと裏で繋がっていた親米の社会党…269

一.アメリカの社会党分断工作から生まれた民主社会党 269

二.社会党を手中におさめていた六〇年代のアメリカ 277

我现在还没得到这本书(不幸,邮件失踪了),但是底下这篇文章(《日本上层的潜伏者的短暂介绍章》)将用其他来源证明同一个事情。

二、《日本上层的潜伏者的短暂介绍章》

我们来看一些例子。我这篇文章比较专注日本媒体的潜伏当权者。

近期(基本上都是这20年内)一些日本学者翻出来很多的在日本高层社会的潜伏者。跟CIA通话,直接收CIA钱的人。注意,这些是被确切资料证明的,来源列了,请自行核实。

背景:日本5个大报纸,6个大电视台,占了绝大部分信息媒体市场。

日本被美国控制

1、《读卖新聞》,右派,每日发行量大约为1千万份,日本第一大报纸。与 《日本电视台》 为亲属公司。

2、《朝日新聞》,左派,每日发行量大约为7百万份,日本第二大报纸。被认为是主要反对派报纸。与 《朝日电视》 为亲属公司。

3、《毎日新聞》,中间偏左,每日发行量大约为4百万份,日本第三。 与 《东京放送》 为亲属公司。

4、《日本経済新聞》,保守 中偏右,每日发行量大约为3百万份,日本第四。 经济新闻报纸,像《华尔街日报》。与 《东京电视台》 为亲属公司。

5、《産経新聞》,反动派、复古主义者。亲美反华报纸,每日发行量大约为2百万份,日本第六(有一个佛教报纸由“創価学会”出版有更大发行量,但是读者为教会里的人,所以没有算在5大国家级报纸里)。与 《富士电视台》 为亲属公司。

日本被美国控制

1、《NHK》,日本的公共电视台,像英国的BBC或美国的PBS。

2、《日本电视台》,《读卖新闻》的。

3、《东京放送》,《每日新闻》的。

4、《富士电视台》,《産経新聞》的。

5、《朝日电视》,《朝日新闻》的。

6、《东京电视台》,《日本経済新聞》的。

在有选票的国家,垄断媒体的一群人或集团(与背后支持的资本)也就是有最大政治影响力的群体。有时表面选上去的政客也只能按照背后黑幕的意愿执行事情,并不代表它是最有话语权的。要分析清楚日本社会和政府的内部,不能离开对它们的媒体的分析。

三、日本最大媒体集团的大老板,读卖是自民党的口舌媒体

第一大报纸(读卖新闻)和第二大电视台(日本电视台,最大私人电视台)的主人是:

日本被美国控制
【正力 松太郎 Matsutarō_Shōriki】

https://ja.wikipedia.org/wiki/正力松太郎(日文简介)

日本被美国控制
https://ja.wikipedia.org/wiki/正力松太郎(中文维基百科信息太少,截图是全部文字)】

二战结束后他曾被指为甲级战犯,但因为全心愿意与美国合作,不起诉就把他释放出来。

他是读卖新闻社社长及日本电视台创办人。他是读卖新闻集团本社的拥有者。读卖新闻集团本社是日本最大的媒体集团(来源)。

战后,他一开始的大笔资金是美国拨款给他为美国政府创造日本史上第一家“私人”电视台,日本电视台 (Nippon TV)。

读卖新闻(像日本所有媒体公司/组织和传媒设施)战后被美国没收,原本不是全国性报纸,也不是最大的,有了CIA资金的帮助,读卖新闻短期变成了全国前3的报纸(来源)。读卖新闻 是现在 日本阅读量最大的新闻报纸。

更惊讶的是,读卖新闻 是吉尼斯纪录世界上最大每日阅读量的报纸 (2010年链接 ),这说明:

1、读卖新闻占领日本新闻报纸市场的程度 高于 世界上所有报纸占领一个国家的新闻报纸市场的程度。

2、读卖新闻对日本人思维的影响力 大于 世界上所有报纸对一个社会思维的影响力 。

这很令我惊讶,因为比日本人口多的国家很多,但是每日最大阅读量却是日本的读卖新闻,说明在日本信息来源的集中度高得出奇,与其他“发达国家”截然不同。读卖新闻在日本的影响力高得出奇,可以说是引导日本人舆论和思维的第一大信息来源。

最近,当CIA刚解密档案被日本学者研究后,有一个重大发现:

“In 2006, Tetsuo Arima, a professor specializing in media studies at Waseda Universityin Tokyo, published an article that proved Shōriki acted as an agent under the codenames of "podam" and "pojacpot-1" for the CIA to establish a pro-US nationwide commercial television network (NTV) and to introduce nuclear power plants using U.S. technologies across Japan. Arima's accusations were based on the findings of de-classified documents stored in the NARA in Washington, DC.”(来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tsutarō_Shōriki

翻译:2006年,有馬哲夫,在东京早稻田大学 媒体学习系的教授发了一篇论文。证明了 正力 松太郎(代码名称为 "podam" 和 "pojacpot-1" )为CIA创造一个亲靠美国的全国性的商业电视网络(日本电视台)。他还为CIA介绍 核电站 进日本,导致日本政府购买美国的核电科技。有马的指责基于他阅读存在美国首都的NARA(国家档案和记录管理局)的解密文档。

以上的来源: 有馬哲夫 (2006-02-16). "『日本テレビとCIA-発掘された「正力ファイル」』".週刊新潮. 书的链接,有很多信息,请自行阅读。

日本被美国控制
【来源简介:学者背景 和 他写的书。你可以搜网上日本人对这些书的好评价,被很多其他学者引用,亚马逊评价都在4星或之上 (https://ja.wikipedia.org/wiki/有馬哲夫)】

『日本テレビとCIA』関連年表 (http://www.f.waseda.jp/tarima/NTV%20and%20CIA.htm) - 这是有馬哲夫教授分析的CIA与日本电视台的关系,根据CIA已解密档案,按照时间顺序排出来的事件。里面列了正力松太郎什么时候收多少钱,怎么按照CIA或OSS的吩咐来创造日本第一家商业电视台。

日本被美国控制
【以上关系表的一小部分的截图。50年至51年。日文好的知乎朋友们,请为大家翻译链接里的关系表。】

更多资料助你研究:

《冷戦のメディア、日本テレビ放送網―正力マイクロウェーブ網をめぐる米国反共産主義外交·情報政策》[注:《冷战的媒体、日本电视放送网 - 美国 在 正力所建立的 微波广播 网 的反共外交 ·情报政策》]

http://www.f.waseda.jp/tarima/coldwarNTV.pdf 冷战的日本电视台的整个过程的完整解释。

日本最大的媒体集团的大老板,它的创始人,它原来100%股东是美国饶了的甲级战犯,是CIA忠诚的手下,然后他对于整个日本电视的网络的设置(还有微波网络)有巨大的参与,被称作“电视放送之父”。

https://ja.wikipedia.org/wiki/正力松太郎#CIAの協力者としての活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正力松太郎#新聞経営

https://ja.wikipedia.org/wiki/正力松太郎#テレビ放送事業

电视机在日本的普及到每家每户是因为他的推广,而他这样推广是给美国政府一个很好的工具直接传输Propaganda进入日本每一个家庭。

你想想美国政府对这半个世纪多的日本人的思想控制、文化发展、舆论引导会有多大的影响力?这还不是明摆的控制,是日本人近期才有些人知道的,所以美国可以在日本人没有防备心态的情况下,注疏洗脑程序半个世纪。

当美国政府悄悄地有控制日本人的电视频道,每次出现到一个美国人(这里意思是白男)的脸,就会训练日本每个人去联想到一系列正面的情绪,“美国人是: 善良、诚实、正义、有风度、可靠、帅、高大、等等”。有了几十年的洗脑,几代人的洗脑(父母爷奶都是吸收一样的刻板印象),现在的日本人怎么可能防备这种这么长时间的心理操作程序?美国对日外交就会无比的容易。骗人更容易,因为人们对美国人的默认的相信和好感就是很高。犯了天大的错误,再怎么欺负人,社会上对美国人的负面情绪永远抵不过对它们的正面情绪。

而这正是有马哲夫教授和其他日本媒体学者在1950-1953年的Psychological Strategy Board(心理策略委员会)的文档里所发现的。上个世纪中旬美国上层就有这么先进的思维、洗脑技术。

日本被美国控制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sychological_Strategy_Board (负责心理和信息战术的策略,执行方是CIA。后来改变成Operations Coordinating Board,更模糊、更好听、不是那么阴暗的名字,本文上面提到过这个Board。)】
日本被美国控制
https://www.trumanlibrary.org/hstpaper/physc.htm (文档的目录和存放地方,文档的正文不在网上)】

亚洲每一个地方,包括中国,美国也不就是按照同样的程序来洗脑的?再加上日本的媒体的传播在亚洲的影响力非常大,对于亚洲的媒体精英和有钱人从小就有影响力,新的亚洲媒体是按照这些精英从小吸收的刻板影响而制作的,这个媒体病毒就一直没有停、连续扩散至整个亚洲。越被美国控制的严重的国家,像菲律宾,这些心理操作的痕迹就越强越明显。

日本最大的媒体集团的现在的股东还都是正力的后代。说明控制权力还是牢牢地被这个家庭掌控。

日本被美国控制

直到现在,主要的社员还是那帮被正力松太郎亲手提拔、亲密合作的人。

日本被美国控制

渡邉恒雄 现在已经92岁,但他还是读卖的主编辑!他当时就是与正力松太郎一起与CIA合作的人。

日本被美国控制

这还是从已被公开的、已被处理、CIA允许解密的美国档案里翻出来的,说明CIA觉得这相对来说不是太黑暗,那你想没公开的档案里会有些什么?信息过于敏感、被撕碎删除的档案里会有些什么?

这个人是日本人知道有巨大媒体威力的,我日文不是那么好,所以只能依赖日本人的评论,不能多加详细介绍。英文里写关于他的这段背景的书不存在。

日本被美国控制

https://www.amazon.co.jp/巨怪伝〈上〉―正力松太郎と影武者たちの一世紀-文春文庫-佐野-眞一/dp/4167340038/底下的评论(由google translate翻译的日文):

“……正力松太郎被称为“大众操控的天才”,被称为职业棒球父亲,电视转播父亲,核电父亲。 无论如何,正力的遗产是巨大的。 从将虚弱的“读卖新闻”提升为世界上最大的超过真理报(Pravda)的报纸开始,它启动了一个由自民党组成的大型联盟……”

“……由于读卖媒体集团彻底的单人管理,每当主人或总统的想法发生变化时,论文的语气和社论就像猫的眼睛一样变化……”

日本被美国控制

http://www.amazon.co.jp/原発·正力·CIA―機密文書で読む昭和裏面史-新潮新書-有馬-哲夫/dp/4106102498/底下的评论(google 翻译的不是很准确,我就直接复制粘贴了这个评论,有足够中文大概知道意思):

“……第二次世界大戦前に、警察官僚、内閣情報局参与、読売新聞社代表取締役社長、読売巨人軍創立者·初代オーナーであった正力松太郎は、戦後にA級戦犯として捕えられたが、アメリカの中央情報局·CIAにスパイとして仕える事を条件に釈放され、其の後は資金提供を受ける等をして、米国のCIAの非公然の工作に協力した。戦後は、第三次鳩山一郎(=フリーメーソン)内閣時に、総理府原子力委員会·初代委員長、科学技術庁·初代長官、北海道開発庁長官に就任した。又、第一次岸信介(=正力同様にA級戦犯から釈放されたCIAのスパイ)改造内閣時には、総理府原子力委員会委員長、国家公安委員会委員長、科学技術庁長官に就任した。又、日本テレビ放送「網」代表取締役社長ともなった。米国の軍産複合体から原子力発電所や航空戦闘機の売り込みに便宜を図った。軍産複合体には、当初から正力が便宜を図っていたジェネラル·ダイナミックスや、GE、ロッキード、ノースアメリカン(日本最初の原子炉購入先)、ウェスティングハウス等が在る。「マイクロ波通信網」構想を推進して日本·東南アジア·米国の太平洋地域に「網」を被せて、情報操作による支配を計画した。現在は、元々軍事利用で開発された衛星通信が、其れを実現している。街頭に置くカラーテレビを米国から購入してカラーテレビの放送権を獲得して、米国のプロパガンダ映画のディズニー映画「わが友原子力」を放送して、広島·長崎·第五福竜丸の原爆被害に対する日本人の持つイメージや感情を払拭しようとして、原子力発電を世間へアピールし、世間の人々は騙されてその映画を称賛した。其の事をきっかけとして、日本テレビとディズニーは放送契約した。ディズニー創立者のウォルト·ディズニーはフリーメーソンのメンバーで、映画やテレビ等のメディアを通して、プロパガンダ活動をして洗脳活動を行っている……”

“我认为这是一本值得阅读的书,因为它现在发生在核事故之后。 媒体是一本书,你可以很好地理解它即使是覆盖也总是有一些意图。 即便如此,我也害怕美国。 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日本媒体的人阅读它。(由google translate翻译的日文)”

日本自从有了选举之后,自民党1955年成立后长期执政,日本首相基本上全都是自民党的,仅在1993年至1994年、2009年至2012年间没有胜利,参议院和众议院大半是自民党的人,现在的安倍是自民党的。自民党就是日本的掌权的机构,然后自民党的主要口舌报纸一直是读卖新闻。在有选票的国家,真正的权力在控制媒体的人物手里,所以可以说正力松太郎是自民党的长老之一。而这位大长老听美国情报局人员的话,你想日本怎么可能被洗脑到热爱美国、跪在美国人脚下?所谓的“爱国” 也是在于不冒犯美国利益的情况下“爱国”。

这些解密文件(部分)就在公共网上,只要你有时间,有兴趣,你完全可以自行阅读、自行核实。

日本被美国控制
https://www.cia.gov/library/readingroom/搜索引擎就在这,你查吧。】

CIA也不怕你,你就算发现了什么,解密的档案的人已经死了,已经没用处了。然后暴露出来的信息没有比以前证明的计谋更阴暗,比如说:CIA基本上在每个拉丁美洲国家推翻过一次左派民选政府(保护西方集团利益,防止那些国家国有化这些集团的财产),CIA维护拉丁美洲的Contras所生产的cocaine进口美国边境往美国黑人社区运送(支持右派团体的金融来源和消灭黑人群体的组织能力,这导致80年代的毒品泛滥和彻底改变黑人流行文化),FBI送间谍入60-70年代左派和黑人civil rights组织(挑拨离间各个左派组织,极端化以便加强民众反对情绪),推翻伊朗的倾左的民选政府来保护石油集团,支持中东国家的保守派的发展打击非神论者的中东共产党派的扩散,支持东南亚的右派独裁者和他们施展的屠杀政策,等等。

不知在中国这些事情是不是大家都广泛知道?如果没有的话,请在评论里说,我以后可以写其他文章详细解释。

正力松太郎也只是一个替代码被推断出来的人。以下是日本学者推断出来的替代码对真实人物组织的表格。

日本被美国控制
http://netizen.html.xdomain.jp/CIAJAP.pdf的截图 - 由 加藤哲郎教授(一橋大学)收集】

日本跟很多国家不同,CIA可以在日本设立分局,合法开办办公室,合法雇用员工,合法进行活动。

CIA的解密档案里面还有很多替代码还未解码,还需要更多资源才能定下来谁是谁。

日本被美国控制 日本被美国控制

所以我的文章只能讲解到一些人物,谁知道CIA在日本媒体里到底有多少人。

四、柴田秀利——正力松太郎的合作者和NHK的第一个解说员
日本被美国控制
【柴田秀利在最左,最右是正力松太郎。中间未知美国政府员工。图像来源:http://h-doyle.cocolog-nifty.com/blog/2013/02/post-9fa2.html这网站转载【朝日新聞デジタル茨城版(2012.4.11)】】

https://ja.wikipedia.org/wiki/柴田秀利

柴田秀利(しばた ひでとし、1917年7月-1986年11月)は、日本のジャーナリスト、実業家。CIA情報提供者でもあり[1]、日米にまたがる広い人脈を駆使して、日本へのテレビ導入と日本テレビ設立、原子力利用、ゴルフブームに重要な役割を果たした。

柴田秀利是 日本记者、企业家。CIA情报提供者、利用他的日本和美国的广泛人脉网络,他对于以下的事情玩重要的角色:导入电视进日本、日本电视台的设立、原子力发电、高尔夫的热潮。

看来除了当CIA合作者之外,在美国体育文化渗透日本的工作上,柴田 秀利是推广高尔夫的,正力松太郎是推广棒球的。

日本被美国控制

第1个红线:柴田秀利是侵略中国的一员,成为了日本帝国的陆军少尉。你读完这篇文章会发现一个规律:越与中国有仇、越是在中国犯罪越严重的人,CIA就越重用,他的职业生涯就越顺利。打美国和太平洋战役的日本人,当然在战后如果没被处决,他再也看不到权力。战后没有一个日本重要的人物是打太平洋战役的。

第2个红线:NHK是日本第一大电视台,是公共电视,由政府管,就像英国的BBC、美国的PBS、中国的中央电视台。而NHK的第一个新闻解说员是一个CIA的间谍。

红框:他拿美国的情报系统的借款,和正力松太郎一起建立了日本电视广播网络的基础设施。这是秘密发生的交易,直到美国政府档案解密后,才被日本学者发现的。可以想象到,如果当时设备(电视塔、电视接收设备)都是美国的,是美国几个情报局做过手脚的,这给美国很多情报关于日本人到底看什么,给leverage在电视台应该播放什么。因为电视接收和广播设备的规范是根据美国的有专利的科技,这可以给美国情报局背后暗在手段,防止反美、左派、中立派、亲华倾向的电视台升起来,因为拿不到设备。然后美国情报局可以帮助亲美、右派、反华倾向的电视台更方便地升起来。这样的话,可以保证,能建立电视台的公司只控制在几个与情报局合作的、饶了的战犯被提拔而感激不尽、有强烈反共亲美倾向的媒体大亨的手里,其他的独立的电视台很难得起来,这样一来需要控制的点就少很多。

五、潜伏最大“反对派”媒体集团里CIA的员工们

日本第二大的报纸是朝日新聞,所谓最大“反对派”的报纸。

一位近代的主编辑,他当CIA的手下基本上是日本公开的秘密,都知道但是什么都不能做。

记得主编辑有最后的控制权什么文章被登上报纸。他决定标题应该是什么(很多时候标题比文章更严重引导人对新闻的反应)。他指定记者什么故事去调查,什么故事不调查。所以美国情报局要是控制这个人,它就有整个报纸的“审查权”。

日本被美国控制
【船橋洋一 (Funabashi Yoichi)】

简介:https://zh.wikipedia.org/wiki/船橋洋一(日文版有更多关于他和CIA的信息: https://ja.wikipedia.org/wiki/船橋洋一

日本被美国控制

三边委员会(Trilateral Commission)是David Rockefeller设立的组织,就凭这个名字就很有嫌疑。

他从1968年就进入朝日新闻。他是很多日本人都怀疑他是CIA的手下。比如说,他的名字在一位CIA前高层人员(Robert Crowley)去世后(2000年)公开出版的一个合作者名单的档案里出现(http://cryptome.org/cia-2619.htm,点进去,按Ctrl+f 搜Funabashi或Yoichi)。

日本被美国控制

.......

日本被美国控制
http://cryptome.org/cia-2619.htm(Crowley的错别字,应该是Asahi Shimbun)】

在他的记者职业生涯里,他长于经济,向来的意见倾向是为维持美国为中心的世界经济大局,他提倡的日本经济政策向来符合与美国的利益。在经济和国家安全的题目上,他一般有其他记者没有的背后渠道和“匿名来源”。他闻名为这项“特长”。这“特长”让他在职业梯子上爬的很顺利,一直爬到当主编辑的位置。

朝日新闻的其他人物:

日本被美国控制

緒方竹虎曾经是朝日新闻的副社长和主编辑。在二战期间,他参加《大政翼赞会》,这是在1941-1945年由 東條英機 领导的纳粹党似的组织,目的是消除一切日本之内的意见分支,最大效率的与中国进行Total War(“全体战争” - 意思就是没有底线,没有限制,消灭整个国家和民族的战争)。如果说谁应该算是战犯被处决,就是这个组织所有的人。他还曾经是: 国務大臣(情報局総裁)(1944年7月22日-1945年4月7日)

緒方竹虎曾关进监狱为甲级战犯,但是没有被处决,不指控不起诉无罪释放。看来对美国而言,不是负责太平洋战争和攻击的人,如果能用,一律放过。美国哪在意这些战犯杀了多少中国人或亚洲人呢?死了多少中国人或亚洲人,它都不会心疼。记得美国是种族观念很重的国家,在那个年代更是。

与前面一样,日本学者(早稻田大学的教授 有馬哲夫,和一橋大学的教授 加藤哲郎,顶尖日本研究学校,学术谨慎度高)从已解密的CIA档案里找出的证据,找到了CIA提供的资金和启动的行动。緒方竹虎在CIA档案里的代码名称为「POCAPON」。

緒方はCIAの協力者であり、CIAが緒方政権擁立のために積極的な工作を行っていたとする説がある。

有馬哲夫は、CIA初代局長だとされるポール·ブルームが、高校·大学·朝日新聞時代の後輩だった笠信太郎との関係を通して緒方を協力者に引き込んだとしている[14][15]。また、1952年10月の衆院選で当選し吉田内閣の官房長官に就任した緒方はただちにCIA局員と接触を開始し、 日本政界の情報提供及び、辰巳栄一元陸軍中将の情報活動報告を条件として、 その見返りに日本版CIA設立を目的とした3万9458ドル(現在価値で約6000万円)の資金援助をCIAから受け取っており、CIAから資金提供を受けて活動した日本で初の政府高官が緒方であったと述べている[16]。

加藤哲郎らは2005年に機密解除された米公文書館の緒方ファイルを分析した[11][17]。その分析によるとCIAは1955年、当時の鳩山一郎首相がソ連との国交回復に意欲的なこと、社会党再統一をソ連が後押ししていると見たことから、日本の保守勢力の統合を急務と判断。日本版CIA構想で高く評価していた緒方を後継の総理大臣候補として期待し、緒方に「POCAPON」(ポカポン)の暗号名を付け、地方遊説にCIA工作員が同行するなど、政治工作を本格化させた。

1955年2月の第27回衆議院議員総選挙直前、緒方は選挙情勢について「心配しないでほしい」とCIA長官のアレン·ダレスに伝えるように要請し、翌日には「総理大臣になったら、1年後に保守絶対多数の土台を作る。必要なら選挙法改正も行う」とCIA担当者に語った。同年10月から12月にCIAは、ほぼ毎週緒方に接触する「オペレーション·ポカポン」(緒方作戦)を実行し、「反ソ·反鳩山」の旗頭として総理大臣の座に緒方を押し上げようとした。緒方は情報源としても信頼され、提供された日本政府や政界の情報は、ダレスに直接報告された。緒方が同年11月15日の保守合同のときに自由民主党総裁にならず翌1956年1月28日に急逝したことについて、「日本及び米国政府の双方にとって実に不運だ」とCIAは報告している。また、ダレスは緒方の遺族に弔電を打っている[11]。(来源:https://ja.wikipedia.org/wiki/緒方竹虎#CIAとの協力関係

太多,我不能够翻译。但是你可以看懂大概意思。

CIA本来想要他领导日本政府的,把他在1956年推为首相,因为他积极地毫不掩盖地分享日本内部消息,但是他在1956年突然心脏病发作死去,CIA报告里表示非常可惜。

なお、緒方は政界復帰前の1952年(昭和27年)4月、吉田茂、村井順とともに、アメリカのCIA、イギリスのMI5、MI6などを参考にして、内閣総理大臣官房に「調査室」という小さな情報機関を設立した[10]。これが現在の内閣情報調査室の源流である。緒方は、これとは別に強力な情報機関、いわゆる日本版CIAを新設する構想を持っており。,このときの緒方の動きを、アメリカCIAは高く評価した[11]。(来源:https://ja.wikipedia.org/wiki/緒方竹虎#政界進出と戦後政界への復帰

他1952年创造的「調査室」是现在日本最高情报局 CIRO 的前者,参考CIA或MI5或MI6的形式(记得1952年正好是日本与美国签了“和平条约”,美国形式上还给日本主权,但是事实上,美国的明目张胆的控制手段从此变成秘密潜伏的非直接的控制手段)。他原本还装备创造一个像CIA一样大的日本版情报局(日本的CIRO现在只有200个人,美国现在的CIA大概20000人,冷战时期比这多几倍)。CIA给与这个方案高度评价,“可惜他死了”。如果真的有一个日本版的附属于CIA的情报局,CIA对日本的控制(和对亚洲的控制)那会是比现在更顽固的。

六、战后朝日新闻的人员刷新

战后,在1945年到1952年期间,驻日本美国军队政府,由Douglas McAuthor一人当权,不是什么“民主”性质的管理,美国那时对日本有绝对的媒体控制权。任何新闻,任何文章必须送到总司令部,受到批准才能印刷出去,这还要比普通的审查(出了问题再来封杀)还要更上一个层次。参考:民間検閲支隊Civil Censorship Detachment,这是美军的部门。

别让“灯塔国”的宣传给误导了,美国根本不是“感化”了战后的日本人民,他们才爱美国人(而同时无缘无故地仇视、看不起中国人),是因为美国有绝对的媒体控制权来做宣传,把美国人在故事里都写成是个好人,把坏的故事都消灭或者压成绝对少数,才得到了这个结果。

所有的战前的日本媒体公司和机构(新闻,报纸,广播)统统由SCAP没收。刚开始换上美军的翻译官,过几年后换上SCAP查过档案的、许可的日本人,比如说:饶了的愿意合作的战犯,自然有反共产主义倾向的右派人物,最有共赢利益来维持日本倾向美国和西方的人物,原来住在日本的西方白人和他们的混血儿后代,等等。

参考:Supreme Commander for the Allied Powers(SCAP)或搜日文网 “GHQ”(General Headquarters) 懂得那时的手段。

这不只是为了消灭以前的日本帝国主义的宣传,因为:

任何批评SCAP的故事不能报;

任何美军的犯罪的故事不能报,美兵强奸不能报,美兵打了人杀了人不能报;

任何批评美国和与美军驻军日本的国家(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不能报;

任何批评原子弹不能报(连任何关于原子弹都不能报);

任何抗议美军的活动不能报;

任何对左派和对共产主义有利的故事不能报;

任何二战同盟国之间的关系(美国与苏联与中国的关系这时已经出现强烈摩擦);

也请参考:https://ja.wikipedia.org/wiki/キャノン機関(Canon机关)SCAP旗下的情报特务局(不在CIA指挥)。有些日本人怀疑下山事件三鷹事件松川事件三个史上未解的谜团(但是最终结果是打击了日本共产党,消灭了日共的重要人物)是由这个机关做的。

对于战后的朝日新闻,原来的人员清洗过一次。这些刷下去的人并不是战犯(好笑的是,如果他们是战犯反倒有可能被情报局提拔)。因为他们最终会阻碍美国把整个日本的媒体工业的所有生产者和管理者换成西方友好派,所以被“公職追放”。记得 Operations Coordinating Board的档案,连日本中立派,美国政策家也视为敌。参考:https://ja.wikipedia.org/wiki/公職追放(日文)

朝日新闻的创始人和主要股东一直是村山家族和上野家族,一开始两家手里有88%的股权,村山家为58%,上野家为30%。后来其他的估计有70%还是保持在两家手里,至少在二战结束时是有这么多。

日本被美国控制

而 村山長挙 和 上野精一 (当时的股东)都被美军“公職追放”,虽然他们是股东(社主),但是报纸的执行权力从来没有回到他们手中。

从1945年到1960年,由笠信太郎,信夫韓一郎,和永井大三 三人当权的系统。笠信太郎又被日本学者发现在CIA的档案里为合作者。

日本被美国控制

社長不在時代の朝日新聞で常務取締役論説主幹をつとめ、信夫韓一郎、永井大三とトロイカ体制をしいた。

(トロイカ体制 = Tройка = Troika体制 = Triumvirate = 3人行当权体制)

社长不在时代的朝日新闻由 笠信太郎、信夫韓一郎、永井大三为3人行当权体制。

日本被美国控制
https://ja.wikipedia.org/wiki/笠信太郎#CIAとの関係(如果日文好,你自己点进去读吧。)】

这里我不仔细讲这人了,给你连接,你可以继续研究。还有更多人物要讲。

村山長挙 1960年返回当总裁(社长),但是又在1964年逼退辞职社长,1965年辞职所有执行岗位。

七、“社会共识的制造业”

当最大主流派和最大反对派的报纸都在CIA的控制下,眼前看的“日本文明社会”的舆论也只是个烟幕,让人感觉他生活在个“言论自由”的社会,“政府被媒体督促着”,但是其实这种舆论是一个戏剧,给他个安稳的感觉。就算是日本反对派,也是被CIA允许范围内的“反对表演”。新闻舆论热题只是吸引你的情绪注意力,错开背后眼睛看不见、大众都不认识、复杂而难得理解的权力团体的利益。在日本,这个权力团体是美国情报局和它所控制的几个财阀+政治+媒体+黑社会家庭。日本主流媒体舆论只会讨论放在公众眼前的政客,而这些政客并不是背景最硬、影响力最大的人物。如果有个日本政客出线了,违反美国的利益了(比如说缓解东亚国家之间的关系),CIA就会从它控制的渠道发出丑闻(不管真假)或媒体批评论文,把那人逼下台,施展各种压力毁了那个人的职业生涯。

日本媒体和政治界的运行也只是按照美国体制内多年研究出来的技巧,被实现地更完美的一个版本。在美国,这个权力团体则是最富裕的资本家们(所谓1%中的1%)所形成的关系网。美国最不可违反的利益是大集团和大资本(大银行、大石油、大媒体、大工业、大科技、大车商、等等)的利益。不管Democrats还是Republican被选上,这些团体的核心利益不会被触犯到。

你如果仔细跟踪美国竞选资金“捐款”的来源,大资本家捐钱的技巧是两个党派的政客人物都给,唯一区别是谁给多一点谁给少一点。有很多这样的分析论文(跟踪捐款的来源,拆开外壳公司、公益组织的面具),我以后给更详细的解释。所以不管谁赢,大资本家都是被选上去的政客的赞助商,所以它们都不可能完全违背赞助商的利益。情愿违反选举承诺也不能违反赞助商的利益。每一个政治家都有被大资本家所雇的说客人员跟着“给建议”。

日本被美国控制 日本被美国控制
【一个容易理解的infographics来简单介绍美国的“说客工业”,算是一点背景知识。我这次因为走题不多解释了,但是你要懂了美国的“说客工业”的结构,你就可以理解美国控制日本的一些技巧。美国在选票国家玩合法的“说客工业”就是世界第一,它的外交特长之处,它能迫使那么多国家干事符合它的利益的原因。】

你们可能听过,Trump的选上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太多美国人认为Hillary是这个大资本所收买的政客,大资本控制的媒体所支持的人,Trump是“业外人”,所以就算Trump犯天大的错误,也可以宽容,以为他可以闹翻美国政治与大资本家之间已经定型的平衡互利状态。Trump为一个出生就在大资本圈混的人,他是不是真正的“业外人”,我这里不断定,我只是汇报一个说服很多投票人的观点。

我可以建议这本书:

https://www.amazon.com/Manufacturing-Consent-Political-Economy-Media/dp/0375714499

《社会共识的制造业:大众传媒的政治经济学》

分析美国+西方媒体真正的Propaganda Model和背后的权力团体的结构,加上理解为什么美国新闻媒体那么有效,各种宣传事件的case study、等等。

挺有名的一本书,Noam Chomsky是作者之一。

八、美国最爱的战犯、日本第一大党派的创始人 和 “1955年体制”的发明者
日本被美国控制
【《Legacy of Ashes: The History of the CIA》(第116页开始)http://libgen.io/book/index.php?md5=2B6AA2A6B7002C129F9125EAE79B7AA5(只有10MB)】

第12章 “我们用另外一个办法运营事情”

一个CIA非常擅长的武器是用直接的现金。CIA精通于买下外国政客的服务。CIA历史上多次为世界级强国来挑选领导者,而CIA第一次施展这特长的地方是日本。[我注:CIA是二战之后1947年才成立的]

两名美国史上招募过的、帮助CIA控制政府的最有影响力的间谍。他们曾经是监狱室友,判定为战犯,二战后在东京关了3年。在1948年底,他们战犯同伴被处以死刑的前一天,被无罪释放。

有了CIA的帮助,Nobusuke Kishi (岸信介)成为了日本的首相和最大党派(自民党)的主席。通过帮助美国情报局,Yoshio Kodama(児玉誉士夫)有了他的自由和他的地位成为了日本第一大黑社会老板。他们两人塑造了日本的战后政治。

我这里短暂简介关于他们两人一些历史,因为我拿百度和谷歌搜 “岸信介” 和 “児玉誉士夫”,没有看到多少中文信息。这两人都是甲级战犯,在侵略中国的时候,他们两个都是分配到中国东北的“满洲国”,连英语维基都记载的满满的资料,中文网站(不光是中国)上没有?

连岸信介为什么被美国放出来的原因在绝大部分中文网站上没有正确的解释。好像他是与蒋介石是朋友,冷战都与美国合作,所以有很多错误信息流传在中文网站上面,连他是CIA的间谍我都没有在中文网站上找到,除了一篇 环球的2014年的报道:岸信介:从CIA间谍到日本首相_版权数据库_环球网

但这是90年代或更早就解密出来了的信息:Schaller, Michael (July 11, 1995). "America's Favorite War Criminal: Kishi Nobusuke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U.S.-Japan Relations". Japan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

九、岸信介
日本被美国控制
【(左上:在美国总统 Eisenhower 的监督下 签写《安保条約》)(右上:岸信介)(左下:与東條英機,日本二战期间首相,甲级战犯,处决)(右下:安倍拜访他的外公。)挺恶心的一个人,做的事恶心,长得也非常猥琐衰弱矮小,说不定这也是美国选他的原因之一,在照片里让美国的政客显得更高大雄性。】

岸信介是“满洲国”的“工业/经济大臣”,但是也参加政治、军事、黑社会(鸦片贩卖)、商业,把这些渠道的力量凝聚一起而控制社会的殖民制度。他把西方的殖民手段玩得精通,连西方观察者都佩服。他管理日本帝国的军工工厂,把东北变成支持日本帝国打仗的殖民地;他强奸了无数女人,把中韩女人绑架成“安慰妻”(对的,他也负责这个“部队”);他在“满洲国”的殖民制度下的军工厂,他提倡和实行奴隶制度,没有钱,是强迫干事;他负责打压工人组成工会或者任何能反对奴隶制度的组织(这也是他被美国挑中之一,因为他有很长的打压共产主义和左派组织的经验。他的特长就是利用黑社会的网络来发现然后消灭工会,这也是他与児玉誉士夫是很临近的朋友的原因);他帮助鸦片从“满铁”进口,然后贩卖,用这种办法来筹款,支持军工。用这个办法来控制东北的社会,让整个社会上瘾,消灭反抗能力。

因为他是大和民族主义者,对中国人的看法:“中国人脑子与狗近过人”、“他们自己没法自律,日本主人民族必须要用暴力来驯服这些像狗的奴隶民族”、“因为思维像是狗,中国奴隶民族只会自然听从最强的主人民族,所以不能对人一样心软,要彻底证明给狗谁是主人”、等等。

日本被美国控制
【对中国人的看法,我上面只是总结这一段,这里更多解释。太长我不翻译了。】

参考:https://en.wikipedia.org/wiki/Nobusuke_Kishi 和 https://ja.wikipedia.org/wiki/岸信介

岸信介因为在“满洲国”的事迹非常残酷,在日本还得了“昭和の妖怪”(昭和时代的魔兽/妖怪)的名称。来源:Richard J. Samuels (2005). Machiavelli's Children: Leaders and Their Legacies in Italy and Japan.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pp. 441–.ISBN0-8014-8982-2.

当时日本帝国的人看来还觉得太残酷了,你说这是什么级别的战犯?

你要知道,他是希特勒和纳粹主义的强烈粉丝,种族观念一样(纳粹主义者 对犹太、苏拉夫人的看法,就是他这大和民族主义者对中国人的看法),连他的经济观点也与法西斯主义的看法相似。

这样的人,美国没有什么介意,因为他的牙齿是朝着中国和共产主义咬。虽然是纳粹,但是他不咬白人和西方的纳粹,所以美国可以用这人来反亚洲内的共产主义传播。这人当权,领导日本政治,就保证日本一直亲美反华,所以美国在冷战反倒重用这战犯。你可以停止认为美国政府有什么道德底线。只要能够在它们宣传和媒体里说的过去,能扩展它的力量的事情,它都会去做。不管多脏的人,只要帮助它增加 势力投影,都能用。如果说不过去,那就悄悄地桌子底下利用,塞钱。

《Legacy of Ashes: The History of the CIA》第12章关于岸信介的摘抄:

日本被美国控制
【《Legacy of Ashes: The History of the CIA》(117页)】

“我们现在都是民主主义者了”

岸信介成了日本的正在升起的保守运动的头领。在他被选上国会一年内,他用児玉誉士夫的钱和他自己的政治技能,控制了日本被选代表人里最大的帮派。上位后,他创建了带领了整个国家半个世纪的执政党。

日本被美国控制
【《Legacy of Ashes: The History of the CIA》(117-118页)】

当他被释放之后,岸信介直接去了首相的居所。他的弟弟佐藤榮作在那里,在为占领时期的政府内阁 当 秘书长。他弟给他来一个西装来替代他的囚犯制服。

“很奇怪,对吧?” 岸信介跟他的弟弟说。“我们现在都是民主主义者了。”

7年的耐心的计划把岸信介从囚犯变成首相。他从Newsweek的东京分局局长学英语。他从Newsweek的外交事务编辑,Harry Kern,得到了很多美国政客的会面介绍。Harry Kern是Allen Dulles很近的朋友,是后来CIA在日本的沟渠。

Newsweek是美国的《新闻周刊》。Allen Dulles是当时CIA的局长。记得,Harry Kern是上面提到的Reverse Course的策略发明者和提倡者之一,他是“日本说客团”的重要人物。

Harry Kern("Japan Lobby"的重要人物)所说的“美日关系”的意思:《‘远程控制’ 为最佳》

日本被美国控制
【《Legacy of Ashes: The History of the CIA》(118页)】

长达一年,岸信介与CIA和美国国务部官员们在Hutchinson的房间里秘密地见面。“很明确,他至少想要美国政府的默契支持,” Hutchinson回忆道。这些谈话为下40年的日本与美国的关系铺了基础路线。

[注:这书前面写到 “Bill Hutchinson, an OSS veteran who worked with the CIA in Japan as an information and propaganda officer at the American embassy” = “Bill Hutchinson,OSS的老将,与CIA在日本工作为信息和宣传官员,在美国大使馆”。OSS - 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 美国二战中成立的战略情报处,CIA的祖先。]

岸信介告诉那些美国人,他的策略是把当时当权的Liberal Party(自由党)摧毁,改名,重建,然后由他跑。这个新的自由民主党在他的控制下,既不会自由,也不会民主,是个右派俱乐部由日本帝国的封建领袖们来领导。他会先在幕后做事,先让更年长的政客当首相,然后他来当首相把权。他发誓把日本的外交政策改变为符合美国的意愿。美国可以保存它的军事基地和存原子弹,这是一个在日本比较敏感的事情。他只需要美国的秘密政治支持。

Foster Dulles与岸信介在1955年的8月见面。这个美国国务卿亲自告诉岸信介,他会有他要的支持,如果日本的保守派联合起来为美国打共产主义。

[注:Foster Dulles是53-59年的美国国务卿,冷战的重要人物。"He advocated an aggressive stance against communism throughout the world." 那个CIA局长Allen Dulles的哥。]

日本被美国控制
【《Legacy of Ashes: The History of the CIA》(119页)】

大家都懂得美国的支持意味着什么。

岸信介告诉Sam Berger,美国大使馆的高层的政治官员,最佳的情况是他直接与年轻和低层和在日本无名的人员会面,当他与美国的第一主要联系人。那个任务交给了CIA的Clyde McAvoy,一个海军陆战队的老兵,在琉球岛的登陆一战活了下来。短暂地当过新闻记者之后,参加了CIA。McAvoy来到日本不久,Sam Berger就给他介绍了岸信介,成为了CIA史上与外国领导人建立的最强的关系之一。

日本被美国控制
【《Legacy of Ashes: The History of the CIA》(119页)】

“一个很好的政变”

CIA与自民党之间最重要的交换是用钱换信息。钱用来支持自民党和雇用更多内在的信息举报人。美国人建立了很多付钱的关系与有希望的年轻政客,过了一个代人,他们就成为了国会成员,局长大臣,辈分大的政治家。在一起,他们推起了自民党,压住了日本的社会主义党和工会。在提供资金为外国政客,CIA变得比7年前的意大利更精通。给钱时,不像以前用一个装满现金的手提箱,在4星级酒店交换。CIA用它们可信的美国商人当做中介来传钱给它的盟友。在这之中有Lockheed的高管,那个航空公司当时在建U-2,与岸信介谈判由刚建立的日本自卫军来买。[参考:Lockheed bribery scandals - Japan]

1955年11月,岸信介把日本保守派都合并在自民党的旗下。当这整个党的头,他让CIA雇用和指挥他的手下每一个人,每个国会椅子都单独有直接命令。他爬到最上面之后,他发誓与CIA重新写一个新的日美安保条约。当做岸信介的case officer(案件官?),Clyde McAvoy可以汇报和影响战后日本新呈现出来的外交政策。

说到这里,我们可想而知日本高层政府后面,每个政客都应该有个美国CIA案件官在指挥,向情报局的上司汇报进展,根据是否听话,安排每个日本政客的政治生涯是上还是下。为什么“日本政府”作死都不可能对中国,韩国,或亚洲其他国家道歉、承认历史,但是向西方国家道歉毫不犹豫?与中国或亚洲太靠近了,肯定违反美国帝国的利益,当日本的外交选择方案多了,就减少美国对日本可以施展的压力。

我得强调Divide and rule/conquer(挑拨离间而治理、分而治之)是西方殖民时代就运用的精通的技巧,白人控制世界的绝技,白人的政治智慧。美国当作最大最成功的由殖民者的后代而填充的国家,殖民者习惯的思维方式在它的政策思维里,无处不在。

为什么鳩山由紀夫想与中国和好,那么快就被逼下台了?不听指挥,CIA就给它们控制的几个媒体总裁和主编辑们一个“建议”,推送几个丑闻或批评篇在它所控制的日本媒体(i.e. 绝大部分主流报纸和电视台)里,这个政客一下子就丢投票者的支持,他同伴的支持也丢了,就有强大的压力逼他辞职下台,逼他出政界。

日本被美国控制
【《Legacy of Ashes: The History of the CIA》(120页)】

1957年2月,岸信介即将被安装成首相的那一天,一个重要的程序投票为新的安保条约就安排在国会,自民党成为最大的投票组。“他和我当天完成了一个很好的政变,”McAvoy回忆道。“美国和日本往那个条约上走。日本共产党觉得那个条约非常危险。在那一天投票,共产主义者计划一个国会里的起义。我从一个左派的秘书处的社会主义者的地方发现消息,它是我的间谍。岸信介当天准备与天皇见面。我叫了一个紧急会议。他赶过来在我们的安全房屋的门前,带着大礼帽,条纹裤子,剖面大衣。虽然我没有上层的许可,我告诉他了共产主义者准备在国会里骚乱。当时的规矩是国会成员休息,去国会旁边的餐厅在10:30或11:00AM。岸信介告诉他的党员:不要去休息。当所有其他国会成员,除了自民党,去休息是,他们跑到国会上,把法案通过了。”

你现在懂得CIA玩“民主”的玩得精通的手段了吗?世界上谁能在这种系统里玩得过它们?

这是不就是美国的殖民地,美国军统政府,只是CIA命令执行链比较隐蔽,体制披着个好看的外衣,没有媒体引导的舆论施展批评和压力,因为世界上大部分媒体在美国和盟友的控制下,对外报道日本的媒体也大部分在白人的控制下。虽然日本人有很多人大略知道,在日本外面,很少人讨论日本体制真正的面目。然而亚洲所有美国支持的,被说成“文明社会”也都是这个样,只是程度轻重问题,台湾岛、菲律宾、韩国,等等。我以后可以挨个讲。

美国政府玩这个控制媒体来引导选票的系统不比任何亚洲国家熟悉?CIA的钱要比其他政客从民众筹钱要容易的多,记得竞选是很贵的一个活动,一般只有有钱人才付得起。岸信介之所以爬成了自民党的领导是因为只有他有足够的资金赞助竞选。美国各个情报单位的费用冷战时候最多,一年可能多达1000亿美元(合算今天的钱,CIA的账单是保密的,不需要公开,只有估计和政府报出来的)。你想这1000亿美元进入全世界各个选举,有谁能挡得过?要想有个公平的选举,任何不符合美国利益的党派必须筹集这么多钱。有可能吗?还有记得上面写的,聪明的资本家两个派的政客都给都“赞助”,那连反对派也需要某种程度上收买,这才是真的防不慎防的操控,才能演一场永远不会伤害到你的利益的舆论戏剧。

岸信介 (1)有几乎无限的资金,(2)有世界上最好的“竞选教练”在这个“民主”的系统里教他怎么玩(其他选手都只是刚开始摸索),(3)有最先进的情报网络,得到的信息多于好于他对手的信息。有这么多优势,不赢是不可能的。

还有注意到一个好笑的,一个小小的CIA底层官员McAvoy,可以下指令打断日本首相和天皇的会面,他与岸信介的见面有优先权,叫日本首相赶到他门口来。你说美国人在日本是什么样的地位?

日本被美国控制
【《Legacy of Ashes: The History of the CIA》(120页)】

1957年7月,自从岸信介脱下战犯的衣服八个年还不到,岸信介拜访美国为他的胜利的访问。他去了Yankee体育馆投了第一个仪式棒球 [注:这个是很重要的象征的活动,棒球是美国文化的代表者,外宾政客有这个待遇是美国媒体想要把他绘画成美国人的最好伙伴("he is one of us")。对的,日本甲级战犯,昭和的妖怪,杀人无数、强奸无数、执行近代奴隶制度、买鸦片,有这种待遇]。他在只让白人进的高尔夫俱乐部与美国总统玩了一局球。副总统Nixon把他介绍给参议院为 美国人民很好的忠诚的朋友 [注:Nixon知道他是甲级战犯。不要以为Nixon访问中国就是喜欢中国人,对这种狡猾的油头,只有利益,没有朋友]。

岸信介告诉新的美国驻日大使,Douglas MacAuthor II(美国将军的侄子),新的安保条约会通过,还有当时的左派新潮可以压下去,如果美国帮他顽固他的权力。岸信介要一个永久性的稳定的CIA资金资助,而不是一系列的断断续续偷偷摸摸的钱。他说服了美国使者,“如果日本成了共产主义,我很难得看得出亚洲剩下的国家不会跟着一起。” 大使 MacAuthor 回忆道。Foster Dulles表示同意。他议论说,美国在日本上 放下了一个大赌注,而岸信介是美国最好的赌注。

Eisenhower总统自己决定,美国金钱资助岸信介就是得到了日本人为安保条约的政治支持。他许可了一系列连续的CIA资助给关键自民党的成员。有些不知道CIA的角色的政客,只是被通知这钱是美国企业的巨人给的。这钱至少流了15年,通过4个美国总统。这钱顽固了日本的一党反复选上的格式,在剩下的冷战时期。

你如果看现在的日本还是自民党总是被选上,任何与中国要和好的政客统统逼下台,你就知道这钱从来没停,CIA的操控一直没停止。那我们要再等几十年才能看到CIA解密档案,看现在的日本政治是怎么操作的。

美国说客工业的合法贪污手段(和媒体工业为幕后的资本干事)也就是美国控制日本政客的手段。

日本被美国控制
【《Legacy of Ashes: The History of the CIA》(121页)】

其他政客跟着岸信介的步伐,賀屋興宣是日本二战时期的金融大臣。判罪为战犯,他被判终生监狱。1955年假释,1957年赦免,他成为岸信介的最近的参谋,自民党的内安委员会的关键成员之一。

賀屋興宣成了CIA雇用的间谍,在1958年选上国会那时的左右。在他被雇用之后,他想要访问美国,与Allen Dulles亲自见面。CIA,有点怕已被判罪的战犯与CIA局长见面听起来不好,把这个会面当成秘密有50年。在1959年2月6日,賀屋興宣访问Dulles在CIA总部,请求局长与他的内安委员会达成正式协议来分享情报。“大家都同意CIA和日本那边的人一起合作来应对政治颠覆(countersubversion)是最佳结果,这个话题是CIA最有兴趣的问题之一,” 他们的会议纪要档案上写着。Dulles把賀屋興宣当做他本人的间谍,然后6个月后,他写信给賀屋興宣来说:“我对你的看法很感兴趣,对国际关系的问题能影响我们国家之间的关系,和日本内部的情况。”

这是賀屋興宣,后来被美国用来当日本内部的间谍机构的头,对付任何能够颠覆美国建立的日本政治局势,向美国情报局传递日本公民的信息。

日本被美国控制

连被国际法庭判为战犯的人也释放,CIA还把他变成美国政府的亲信,你觉得灯塔国有底线吗?

没有,只有利益。

日本被美国控制

我不翻译了,你可以大概懂得意思。在"Reverse Course"政策行动时,这战犯被放出来。成为亚洲所有CIA支持的反共产主义人员中一名重将。他还特别支持台湾独立,为这个做了很多活动。

还有,你想CIA给蒋介石多少钱?CIA在台湾岛上有那么多年的运行,它收买了多少个媒体机构?资助了和培养了多少个新一代的反华政客?(话说,李登辉是怎么在1996年选上的?是谁选择他来被选上当蒋介石之后的领导人?他的竞选是谁出钱,CIA给他捅了多少钱?他选上之前在Cornell给他了一次大演讲,帮助他的威望名声很多。这背后是谁安排的?这选举美国做了多少手脚?是怎么运用美国媒体和受CIA影响的台湾媒体来帮绿党上台,并怎么制造绿党最后“自然”达成的政策论点?为什么美国支持蒋介石右派非民主政府那么久,选上的人却是没有任何反叛美国的倾向,而是专心反中国,倾向日本,恨自己的华人身份?那我们再等50年CIA档案解密后再说吧。我再多说,可能有人激动:“你阴谋论者,胡思乱想,美国是有道德的灯塔国,不像 ‘你国(?)’ ”。)

与賀屋興宣在1955年9月17日同天释放出来的另外两个甲级战犯(还是已经被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 判罪为终生监狱的战犯,只坐了大概7年的牢):

日本被美国控制
【https://ja.wikipedia.org/wiki/橋本欣五郎 (建立大日本青年党,传播法西斯主义的重要人物)】
日本被美国控制
https://ja.wikipedia.org/wiki/鈴木貞一 (东条英机的最近的亲信之一,这战犯还活到了100岁)】

我就不在这多解释他们了。

十、琉球岛的CIA事
日本被美国控制
【《Legacy of Ashes: The History of the CIA》(121页)】

賀屋興宣与CIA的关系在1968年达到了顶尖,当他是首相佐藤栄作 [注:以下解释] 的领头参谋。当年日本最大的问题是在琉球岛上巨大的美国基地,一个重要的集结地为越南投炸弹和美国原子弹的储存室。当时的琉球岛在美国的完全控制下,但是当地的选举在11月10日,反对派发誓把美国推出岛。賀屋興宣玩了一个重要的角色为CIA的秘密行动,目的是把竞选让自民党赢,虽然很狭窄地失败了。琉球岛在1972年返回了日本控制,但是美国军队到今天依然在那里。

书上没详细写CIA在琉球岛上做了什么,可能档案没解密,可能事实太黑暗。CIA和美国政府在日本媒体里做了多少手脚,把那基地保留到现在?你听过有很多强奸故事,但是没报出来的,被美国背后用聪明你想不到的手脚,成功压了的,有多少?不要以为因为言论自由,美国是不可能压得住任何故事的,如果一个故事在白人与白人之间有利益冲突,那是可以说压不出,但是如果基本上每一个白人都不想让一个故事出来,这个故事真就出不来,因为媒体工作者绝大部分都是白人和重要媒体枢纽的控制权都在白人手中。

在我翻资料时看到的例子,顺便列一下。这不算详尽的搜索,还有很多没列。

Operation Red Hat - 美国的化学武器存放在琉球岛有大量VX神经毒剂、Sarin(沙林神经毒剂)、芥子毒气、等等。在1969年有泄露事件,造成多人伤亡。

Yumiko-chan事件 [1] [2] - 1955年,美国兵强奸与谋杀6岁女孩,腹部到肛门被刀子切开,扔在军用垃圾箱里,早上被发现尸体。当时琉球岛不属于日本,是美国军权管理。由美国控制的法庭判刑,不给岛上民间法庭。最后判死刑,但是在琉球人不知道的情况下运出去,在美国申诉,然后被释放。9月4日发生的罪案,但是就在9月10日,又发生一起美国兵绑架并强奸2年级女孩。这个案件连个名字都没出来,不知道后果,没有任何其他信息。间隔6天,就出现两起美国兵强奸女童事件,但是下一个闹大的是在1995年,你想有多少事件被美军成功的压住了?

1995 Okinawa rape incident - 1995年,3个美国兵用一个面包车绑架一个12岁女孩,然后轮奸。3个都是黑人,所以才没有太多保护,被报出来的强奸故事之一。最后7年之内都放出来了。

1996 Padilla car crash - 1996年,酒驾美国兵撞死一家三人,36岁的妈Rojita Kinjo和她的1和10岁的女儿。美国基地阻止血液酒精测验。最后判刑2年,罚款还没付就离开日本了。美国只付了赔偿少于一半的钱,剩下日本政府补。这次酒驾发生后,琉球岛上的人才知道每年岛上有1000多件与美军有关的汽车事故,绝大部分没有报出来,没有闹起来,没法归案。

1998 Eskridge car crash - 1998年,酒驾美国兵撞死18岁高中生,肇事逃逸。美国一开始根据普通规则拒绝交人给琉球岛政府,因为抗议了一个星期才交人。这是算是第一起美军车祸肇事逃逸事件被抓的,因为1997年之前的美国军人开的车没有牌照,撞了人没法报告。最后只判20个月。

Остров насилия: как американские военные ведут себя на Окинаве(RT收集的事件,我拿谷歌翻译的俄文:“根据日本外务部的说法,他们在岛上总共犯下了4700多起罪行,其中大多数都没有受到惩罚。 RT回忆起最响亮的。”)

日本人不反对美军基地吗?不反对这些不平等的安保条约吗?有,但是CIA各种手段压信息,打乱对手的组织,控制媒体渠道对几代人的洗脑,你再怎么抗议,没有任何用处。到现在抗拒心都死了。美国对日本社会的心理阉割之一。

日本被美国控制

几百万个人抗议,没用。灯塔国玩“民主”太强了。

上面提到的:

佐藤栄作 Eisaku Satō

日本被美国控制
https://ja.wikipedia.org/wiki/佐藤栄作(又一个CIA亲信日本首相)】

佐藤栄作是岸信介的亲弟弟(姓不同,因为他们的爸娶了更有地位的家庭的女儿,他们的爸就改成佐藤为姓,而岸信介返回了爷辈的姓)。

他也是自民党重要人物,1964-1972年的日本首相,日本连续任期中任期最久的首相,迄今唯一担任连任3次的自民党总裁。你可以点进来源发现他的观点还特别反华。

1974年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当时亚洲第一人,公开原因是因为他签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真正原因可能是:2009年他儿子说他父亲与Nixon总统1969年讨论,与美国达成协议在琉球岛上保存原子弹。2008年解密档案有他与美国官员讨论在中国用原子弹的问题。

日本被美国控制

1958年7月29日,Douglas MacArthur 2,将军的侄子,当时的美国驻东京大使 写给美国国务院,佐藤 栄作(当时的金融部长),要美国大使馆给钱。佐藤 栄作是日本首相1964-1972,诺贝尔奖1974年。

MacArthur大使写到,这种钱的要求从岸信介政府不是新的。“佐藤 栄作,岸信介的弟弟,死劲扯着我们要钱来反共产主义,” 他的信写到。“这是我们所习惯不惊奇的,因为他去年建议了同样的意见。”

由一个跟着的便笺解释,佐藤栄作担心 一个秘密的由日本公司建立的行贿基金(slush fund)来支持自民党 干枯了。

原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秘诀就是这个啊。

还有,这个提到的行贿基金,要不就是 M-资金(以下会解释),要不就是 日本経済団体連合会 (Japan Business Federation,以下会解释),要不就是笹川良一和他一帮人的基金(以下会解释),或者这几笔者是一笔资金。

日本被美国控制
【《Legacy of Ashes: The History of the CIA》(121页)】

“我们在驻军时期经营日本有一套,我们在这驻军时期之后用另外一套,” CIA的Horace Feldman说,他是东京的局长。“MacArthur将军有他的办法。我们有我们的办法。”

好了吧,直接从一个CIA东京局长的口里听到的:“CIA经营日本”。这当然是美国所谓的“文明社会”,当然美国喜欢世界所有国家都变成像日本这个成功案例就好了。

十一、岸信介的朋友和一生的合作者——児玉誉士夫

我们说完岸信介,现在说他的朋友和一生的合作者:児玉誉士夫 Kodama Yoshio

日本被美国控制

称为「フィクサー」= Fixer = 修整人。日本人称呼战后在政治、商业、黑社会的背后干事,有很广的人脉、很大的权力的人物,重要人物想非正常道路解决问题靠他。

https://ja.wikipedia.org/wiki/フィクサー

フィクサー(英:fixer)は、政治·行政や企業の営利活動における意思決定の際に、正規の手続きを経ずに決定に対して影響を与える手段·人脈を持つ人物を指す。

フィクサー(英语:fixer)是指在政治/行政或公司利润活动中做出决策时没有经过常规程序而对决策具有影响力的手段/网络的人。[由谷歌翻译]

纽约时报是这么解释他的:

Yoshio Kodama, a political fixer and later a major C.I.A. contact in Japan who worked behind the scenes to finance the conservatives.

翻译:児玉誉士夫,一个政治Fixer,后来重要CIA日本联系人,在幕后工作来给钱保守派。

二战时期,他的“児玉办事处”是一个利润丰厚的私人“材料收购”公司,为日本帝国军在中国黑市里做买卖,收购稀有金属、矿物。

他在“满洲国”是 岸信介重要手下之一,有强大的地下社会的网络。运输鸦片进“满洲国”,卖给中国人,走私货物,组织黑社会为岸信介提供情报、非正式的情报公司、恐吓工人、刺杀关键反日人物、发现并消灭左派组织、等等。

战后被指罪为甲级战犯,岸信介的监狱室友,与岸信介一起释放出来,同样的原因:因为积极与美国合作打压日本左派人物和活动,在冷战是美国最好的盟友之一。

战后日本黑社会的第一大老板,児玉誉士夫被称为 “CIA最重要的人物资产” / "CIA's chief asset in Japan"。照片比较少。

活动包括:打压任何他视为左派的活动(反日本工会,当插罢工活动的打手,比如说:1950年,他送“明楽組”打压北炭的北夕張煤矿坑的员工组织的工会 来源),操控日本政治,刺杀+恐吓左派,顽固自民党的地位,帮CIA当贿赂政客的中介,幕后为个帮派达成政治协议。

Upon his release he served on the board of the National Council of Patriotic Societies, an umbrella group for more than 400 rightwing and underworld groups, some of which he mobilized to assist the Occupation in combatting labor demonstrations.(来源:http://www.jpri.org/publications/workingpapers/wp83.html

翻译:在他出狱之后,他在 “全日本愛国者団体会議” 的董事会上出席。这是一个伞式组织,包括400多个右派和黑社会组织,有些他动员来协助 驻日美军 去战斗 一些工人抗议的活动。

在日本外,被CIA雇用为“分包商”,用他在亚洲强大的网络,干各种CIA不想用自己人干的间谍活动。

日本被美国控制

……Kodama is widely reported to have high-level connections within the LDP and has been described by many sources as a powerful figure in behind-the-scenes political maneuvering and one of the real "strong men" of present day Japan. ……

翻译:……有广泛报道,児玉誉士夫有自民党高层人员的联系。他被多个来源称为一个强大的人物在背后的政治操纵。他是现代日本的真正的“铁腕人物”之一……

还有:

https://www.cia.gov/library/readingroom/docs/KODAMA, YOSHIO VOL. 1_0002.pdfhttps://www.cia.gov/library/readingroom/docs/KODAMA, YOSHIO VOL. 1_0003.pdfhttps://www.cia.gov/library/readingroom/docs/KODAMA, YOSHIO VOL. 1_0004.pdf

这是CIA在自己的网站上直接都列出来的版本的档案。没有多解释CIA和这黑社会老大是怎么合作,但是他所有的背景信息很清楚,CIA对于一个社会的背后的了解都非常吓人的清楚。黑社会老板与哪个政客什么时候秘密见面都在它们眼睛里。你可以读懂英文,你就知道这些CIA档案对児玉誉士夫的判断符合我以下列的证据,不是阴谋论。

日本被美国控制
【最近已解密,所以CIA都把这些档案放在了公共的网上。你可以放心的点进去看。】

日本黑社会叫ヤクザ = Yakuza = 极道

日本被美国控制
【《Legacy of Ashes: The History of the CIA》(116-117页)】

日本政府把他当做间谍的雇用者和策略金属的收集商。他曾经营 被侵略的中国 里最大的黑色市场。他在这里花了5年时间赚了大概17500万美元,得了海军少将的头衔。

[注:1945年,因为他的战争暴利商业活动,他在日本富人中为第二!]

当他从监狱里被释放出来,他开始把他部分财产泼入日本最保守的政治家的竞选上。CIA的计划(让保守派握住日本的政权),他成为这行动的关键成员。

他与美国企业家,OSS老手和前外交官,在韩国战争时,执行了一个胆大的秘密行动,由CIA资金资助。美军需要钨(Tungsten),一个稀有金属用来硬化导弹。児玉誉士夫的地下网络把一大堆钨从日本军用储备偷远进美国。五角大楼为这些金属付了1000万美元。CIA付了280万美元承诺支付了这个行动。这个钨走私网赚了200万美元利润。但是这个行动给了児玉誉士夫一个坏的名声与CIA东京局。“他是个职业骗子,流氓,吹牛者,和小偷,” 东京局在1953年9月10日报告。“他对于间谍行动完全没有用,他对利润之外的东西完全不感兴趣。” 这个关系被切断,CIA转向注意力。

应该是同一个行动,他骗了CIA一笔钱,由另一个来源(Big in Japan: Yoshio Kodama)说:

Kodama was at the center of numerous dubious dealings that included accepting $150,000 from the CIA to smuggle a shipload of tungsten out of China. The load never arrived - he claimed it sank in transit but kept the money anyway.

児玉誉士夫是很多黑暗的交易的中心人,包括接受CIA的15万美元把一船的钨偷远出中国。这批货从来都没有到,他说船在运输过程中沉没了,所以他就把那钱收了。

[注:也是韩国战争()- "working with U.S. intelligence officials during the Korean war when he smuggled tungsten out of China"]

这本书虽然说关系被切断,但是如果你读其他来源,他为美国情报局做事的关系从来没有断。记得先头写的,这本书还是在CIA部分立场上说话,最黑暗的事实,它有所避免。

Tim Weiner这本书护着一些人,但是他自己早在94年的一篇纽约时报的文章里是这么写的

The group's leader was Eugene Dooman, an old Japan hand who quit the State Department in 1945 to promote "the reverse course."

During the Korean War, the Dooman group pulled off an audacious covert operation, bankrolled by the C.I.A. Japanese conservatives needed money. The American military needed tungsten, a scarce strategic metal used for hardening missiles. "Somebody had the idea: Let's kill two birds with one stone," said John Howley, a New York lawyer and O.S.S. veteran who helped arrange the transaction but said he was unaware of the C.I.A.'s role in it. So the Dooman group smuggled tons of tungsten from Japanese military officers' caches into the United States and sold it to the Pentagon for $10 million. The smugglers included Mr. Kodama and Kay Sugahara, a Japanese-American recruited by the O.S.S. from a internment camp in California during World War II.

The files of the late Mr. Sugahara -- researched by the late Howard Schonberger, a University of Maine professor writing a book nearly completed when he died in 1991 -- described the operation in detail. They say the C.I.A. provided $2.8 million in financing for the tungsten operation, which reaped more than $2 million in profits for the Dooman group.

The group pumped the proceeds into the campaigns of conservatives during Japan's first post-occupation elections in 1953, Mr. Howley said in an interview. "We had learned in O.S.S., to accomplish a purpose, you had to put the right money in the right hands."

[注:我只翻译新信息]

这组织(钨走私组织)的头领是Eugene Dooman,一个日本老手,1945年退出国务院来推“Reverse Course"。

在韩国战争里,Dooman组运行了一个大胆地秘密行动。John Howley,一个纽约律师和OSS老兵,帮助组织这个交易,但是他说他不知道CIA的参与。

Dooman组从日本军官的库存里走私了很多钨进入美国,卖给五角大楼,1000万美金。走私者包括有児玉誉士夫和Kay Sugahara,一个日裔美国人在一个加州的日裔集中营里被OSS招到。

Sugahara的档案 -- 由 Howard Schonberger收集,这Maine大学的教授1991年死之前快要完成的一本书的草稿里 -- 详细描述了这个行动。这一个行动Dooman组利润有200万美元。[注:相当今天大概2100万美元]。

Dooman组把钱注入了保守派的竞选,在日本占领期后1953年第一个竞选,Howley在一个采访时说:“我们在OSS里学到的,完成一个目标,你得把正确的钱放在正确的人的手里。

日本被美国控制

以下是这3篇文章写到,关于児玉誉士夫这人物:

日本被美国控制
http://www.jpri.org/publications/workingpapers/wp11.html (很有影响力的一系列论文)】

这是Japan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日本政策研究研究所)出版的文章。这组织的基本背景知识在此。此篇文章会多次用这个组织当来源,下面再用的话,我不多介绍了。

日本被美国控制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almers_Johnson是这研究所的头,算是有名气吧(你看他的维基百科写了那么多)。曾经为CIA的员工,曾是UC San Diego的教授。】

JPRI 这一系列的文章列了很多来源,可以让你核实并继续调查。这研究所出版的论文被其他“亚洲学习”界里的论文频繁引用,非常有影响力。

来源:JPRI Working Paper No. 11

Kodama Yoshio (1911-1984), probably the CIA's chief asset in Japan, has been dead for more than a decade; and for most Japanese and Americans the Allied Occupation, the M-Fund, the mobilization of yakuza to protect President Eisenhower in 1960, and the Lockheed case itself are all ancient history.

翻译:児玉誉士夫 (1911-1984),可能是CIA在日本最重要的人物资产,已经死去十多年了;对于大部分日本和美国人,同盟国家占领日本、M-资金、动员日本黑社会来保护Eisenhower总统在1960年、Lockheed事件都是旧时候的历史了。

There is also little doubt that when Kodama was released from Sugamo on the day after the convicted war criminals were executed, he had been recruited by and was working for U.S. intelligence. On that matter Tad Szulc has written, "Intelligence sources say that Kodama had a working relationship with the CIA from the time he was released from a Japanese prison in 1948"; and another seasoned observer who was also a former SCAP official, Hans Baerwald, comments, "[Kodama's] release from imprisonment allegedly was tied to his becoming an agent of the American intelligence services in general, and ultimately the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in particular." (Szulc, New Republic, April 10, 1976, p. 11; Baerwald, Asian Survey, September 1976, pp. 817-18.)

翻译:没有任何疑问,当児玉誉士夫从 巣鴨监狱 被释放出来的那一天(那些被定罪为战犯的人被枪毙的前一天),他已经被雇用,已经开始为美国情报系统工作。在这个问题,Tad Szulc写过,“情报来源说,児玉誉士夫与CIA有一个工作关系自从他在1948年被释放”;另外一个经验足的观察者(前SCAP官员)Hans Baerwald 说,“[児玉誉士夫]的释放是因为他成为美国情报系统的一名间谍,而最终他特别是为CIA做事。” (1976年出栏的论文来源)

On April 4, 1976, the New York Times summarized what Kodama did for the CIA and for Lockheed: "Last week there was more evidence of the agency's [CIA's] apparently ubiquitous involvement: its officials knew 20 years ago that the Lockheed Aircraft Corporation bribed Japanese politicians in connection with the sale of F-104 fighter planes to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In a period of 20 years (1956 to 1975) Lockheed paid $12.6 million to top Japanese officials to sell $700 million worth of aircraft.

翻译:1976年4月4日,纽约时报总结了児玉誉士夫为CIA和Lockheed做的事:“上星期,有更多证据关于CIA的无处不在的参与:CIA的官员20年前就知道Lockheed航空集团贿赂了日本政客,导致日本政府收购F-104战斗机。在这20年间(1956-1975)Lockheed付了1260万美元向日本高层官员,卖了总价值为70000万美元的飞机。

Another service Kodama performed was to counter left-wing protesters by mobilizing "some 50,000 gamblers, street vendors, racketeers, and members of the violent right to take part in the so-called 'Mass Mobilization for Greeting Ike' and to help the police keep 'order' during the presidential visit." Even though Ike ultimately cancelled his 1960 visit because of the storm of protests over renewal of the U.S.-Japan Security Treaty, this effort cost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yen, "the source of which is still unaccounted for," in John Roberts' words (see John G. Roberts, "The Lockheed-Japan-Watergate Connection: A 'Kwantung Army' on the Multinational Front,"AMPO: Japan-Asia Quarterly Review, March 1976, pp. 6-15). These funds probably came from the M-Fund; it was available and had been created for precisely such needs. All accounts say that after the end of the occupation, the fund's American managers came from the CIA.

翻译:児玉誉士夫提供的另一个服务是制止左派抗议者的活动 “大约5万人,赌徒、街边小贩、敲诈者、和右派暴力分子参加了所谓的 ‘大规模行动来迎接 Eisenhower 总统’ 和 帮助警察来维持 ‘秩序’ 在总统访问时期”。 虽然Eisenhower最后撤销了他的1960年的访问因为有很大的抗议风暴反抗 美日安保条约 的刷新签字,这个活动花了 上亿日元,“这笔钱的来源没有找到,” John Robert的 《Lockheed-日本-水门丑闻 之间的联系: 一个 '关东军队' 在跨国阵线上》1976年 写到。这些钱大概是从 M-Fund (M-资金) 里出来的;这笔钱是当时可得到的 和 这笔钱正是为这种隐秘的事情来用的。所有报告说,在占领结束时期,M-资金的所有的美国经理从CIA来。

这篇文章还讲 M-资金 和 这笔钱对日本政治的重要影响力。

As Schlei's memo printed below indicates, the M-Fund was named after General William Frederic Marquat (1894-1960), one of MacArthur's inner circle of advisers known as the Bataan Boys. Although not a specialist in economic affairs, he was chief of the Economic and Scientific Section in SCAP headquarters and the figure in charge of zaibatsudissolution during the occupation. MacArthur used the M-Fund to influence politics during the occupation as well as for other politically difficult operations, such as creating the Police Reserve Force, the predecessor of today's Self-Defense Force, after the outbreak of the Korean War.

翻译:根据Schlei的备忘录在以下记载着,M-资金由 William Frederic Marquat 将军 (1894-1960)而名。他是 MacArthur将军的内圈参谋,称为 Bataan Boys (巴丹哥们,巴丹是菲律宾的一个区域)。他虽然不是经济事务的专家,他是SCAP总部的经济和科学部的部长,他也是负责财阀分解任务的头。MacArthur 用 M-资金来影响政治在占领的时期和其他政治上有难度的行动,比如说创造 “警用后备部队”,今天的“日本自卫队”的前者,在韩国战争打响之后。

According to Takano's book M Shikin, the M-Fund was created out of several different funds that all originally had different names. The "Yotsuya Fund," put together by General Willoughby, the head of G-2 and the CIC, came from black market operations and was used for anti-communist plots. The "Keenan Fund," named after Joseph B. Keenan, chief prosecutor in the war crimes trials, derived from confiscated property. The M-Fund itself, referring to money that Marquat controlled, was initially created from sales of confiscated Japanese military stockpiles of industrial diamonds, platinum, gold, and silver that had been plundered in occupied countries; the sales of shares of dissolved zaibatsu companies; and so-called GARIOA or "counterpart funds," which were accounts of nonconvertible yen derived from the sales in Japan of official American aid imports and authorized imports of such commodities as petroleum.

翻译:根据 高野孟 的书《M 资金》,M 资金是由几个不同名字的资金合并而成。

翻译:1. “Yotsuya资金” 由Willoughby将军 (美国陆军的 G-2 (intelligence) 的头 和 Counterintelligence Corps 的头)而收集的,从黑市活动而来的钱。这钱资助计谋来反共产主义者。

翻译:2. “Keenan资金”,由 Joseph B. Keenan 而名(他是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 对日本战犯审讯的主检查官)。这钱从没收的财产而来。

翻译:3. “M 资金” 的原来的资金,意思是在 Marquat 控制下的钱,首先是创建于 (1) 被没收的日本军队储存的工业钻石、铂金、金、银(原本从日本侵略的国家掠夺而来的);(2) 被拆散的财阀公司的股份卖出来的钱;(3) 所谓 GARIOA 或 对应资金(?),是不可转换日元的账户,来源于 美国官方援助进口 和 美国许可进口 的货物(比如说石油)卖出来的钱。

All three funds were combined into one M-Fund when the occupation ended, and the fund was jointly operated by Americans and Japanese until the late 1950s, when it was turned over to the Japanese by then Vice President Nixon to then Prime Minister Kishi. Schlei's memorandum outlines some of the fund's post-occupation uses and its alleged later history. The amounts involved were very large and were used for industrial projects in rebuilding Japan's economy and later for clandestine activities elsewhere in Asia.

翻译:这三个资金在占领时期结束后被合并为一个 M-资金,由美方人士和日方人士合作管理 直到1950年代末。那时,副总统Nixon把这笔资金转给日本首相 岸信介。Schlei的备忘录 概述了这笔钱的某些占领后的用场和后来的据说的历史。这笔钱非常大,用来一些工业项目来重建日本经济,后来用来执行一些隐蔽的活动在亚洲其他地方。

[注:这篇文章另外一个地方的解释是说,Nixon想竞选总统,所以他与岸信介达成协议,还这笔资金的控制权,换取日本的合作,日本政府给他政治上面子,他得到政治成绩,帮助他的竞选成功。Nixon这个人是美国政治上出了名的脏(冷战的共和党都是很狡猾的人物),所以我完全可以相信他会这么做。]

The chief evidence supporting the existence of the M-Fund or something like it, other than circumstances and anecdotes, comes from the life and statements of Kodama Yoshio. For details on his life, see the treatments in David E. Kaplan and Alec Dubro, Yakuza (Reading, Mass.: Addison-Wesley, 1986, part II "The Kodama Years," pp. 41-123); Chalmers Johnson, Japan: Who Governs? (New York: Norton, 1995, pp. 194-97); and Kodama's own two books written while he was an unindicted class-A war criminal in Sugamo Prison from January 25, 1946 to December 24, 1948. They were translated into English during the 1950s as part of the effort to rehabilitate him--from 1956 on he was the Lockheed Aircraft Corporation's chief fixer and wire-puller in Japan--and were published as I was Defeated, Taro Fukuda, trans. (Tokyo: An Asian Publication, 1951), and Sugamo Diary, Taro Fukuda, trans. (Tokyo: Radiopress, 1960). The most important Japanese sources are the study by the Mainichi Shimbun's Political Department--Kuromaku Kodama Yoshio (Tokyo: Eru Shuppansha, 1976)--and Omori Minoru's long interview with him on May 25, 1974 (see Nihon hokai, sengo hisshi [Japan's Collapse, Postwar Hidden History], Tokyo: Kodansha Bunko, 1981, vol. 1, pp. 248-312).

翻译:M-资金的存在的主要证据来自于 児玉誉士夫 的 生命历史和所说的话中。想看详细信息关于他的历史,请读 。[列了很多论文、书、访问记载,包括Omori Minoru很长篇的对他的访问在1974年5月25日,感兴趣的话,这些资料是起点]。

There is no doubt today that Kodama returned to Japan in 1945 from China as the former head of the Navy'sKodama Kikan(Kodama Agency) a fabulously rich war profiteer. He transferred stolen diamonds and platinum before he went to prison to Hatoyama Ichiro and Kono Ichiro, and the funds these materials produced when sold by Kono, about $175 million, financed the creation of the Liberal Party. The go-between in this famous operation was the kuromaku Tsuji Karoku, whom the Diet questioned in 1947 about the alleged use of former military and black market funds to influence politics.

翻译:今天没有任何疑问,当児玉誉士夫在1945年从中国回到日本的那一天,他是一个非常富裕的战争暴利商人。他还是海军的“児玉办事处”的头。他把这些偷来的钻石和铂金转给 鳩山一郎(又一个日本首相 1954-1956年,近代日本首相 鳩山由紀夫 的爷爷)和 河野一郎(一个自民党的主席,又是一个重要人物,他是児玉誉士夫的最近亲信之一),在他进监狱之前。这些材料被河野一郎卖了之后产生出来的钱,大概17500万美元,撑起来自民党的创建。这个有名的行动的中间人是 黑幕者 辻嘉六 ,国会在1947年曾经问过他关于前军队和黑市的资金来影响政治的事。

The task of adding to the M-Fund, which is believed to have amounted to 12.3 trillion yen (about $35 billion) in 1960, was delegated to Kakuei Tanaka, Finance Minister in the Ikeda Cabinet. The plan was to obtain the necessary amount by selling the Japanese real estate which the government had confiscated during the war from enemy aliens (i.e., citizens of the U.S. and other Allied Powers) who had failed to qualify for postwar restitution.

During the ten-year period from 1960 to 1970, Tanaka sold 1,681 properties through nominees at a total profit of 7.9 trillion yen ($22 billion). Tanaka's technique was to sell the properties privately to nominees at a low price, then have the nominees sell at market value, remitting the profit to the Fund.

翻译:增加 M-资金 的任务(在1960年被估计涨到350亿美元),交给了 田中角栄(池田勇人 首相内阁的金融部长)。计划是靠卖日本房地产(在二战时候被日本政府从敌方外国人手中没收的房地产,但没有资格受到战后归还)来补充需要的数额。在1960到1970的十年里,田中角栄卖了1681个房地产,总共利润有220亿美元。田中角栄的手段是把房地产由低价卖给一些被提名人选,然后让这些人选在市场价格卖出去,把利润还给这资金里。

可以想象这么大笔钱,児玉誉士夫又是这笔资金的初始一大块的供给者,他说话有多少权力。这么重要的黑社会老板却是CIA的合作者,可想而知美国对日本政治的影响力有多大。

如果你需要一个主流媒体的报道才相信,那请看这篇。

日本被美国控制

英国的Telegraph算主流吧?

更多关于M-资金的英语参考资料:

True Lies | Japan -- Business People Technology | www.japaninc.com

FTR #696 Miscellaneous Articles and Updates

抗日战争结束后,那些从中国劫走的大量金银珠宝、钻石、稀有金属等等,美国有没有命令日本还给中国?如果你觉得蒋介石运走的多,据一个英国黄金投资研究院的调查,当时在蒋介石的控制下最后也只有113.6-115.2吨,而光是南京,日本帝国就抢走了6600吨黄金。美国肯定没有还,那你现在就知道这些掠夺赃物的下场和用途了。

总结:这些掠夺赃物被日本帝国第一大暴利走私商 児玉誉士夫 运出日本,然后被美国用来维持日本的亲美反华的自民党,保证一直到现在,自民党的竞选资金高于任何真正的反对者,合法买通日本大部分政客。日本人和美国的日本学者所说的M-资金,就是这笔掠夺赃物换出来的钱,用来投资战败的日本各个行业和房地产。你想,这笔巨资在日本经济毁灭又重生的初始阶段投资,现在会膨胀到多大?光是买下东京被炸平的地,到现在这些房地产会多值钱?现在这笔钱的最高估算说,它已膨胀到5000亿美元

回到主旋律,关于日本媒体的老板们与CIA的影响:

児玉誉士夫的三儿子(児玉守弘)是 第三大日本电视公司 TBS(东京放送控股,记得上面,这是第三大新闻报纸《每日新闻》的亲属公司)(来源

更多児玉誉士夫在媒体界里的力量的例子:

https://ja.wikipedia.org/wiki/児玉誉士夫#岸信介

岸首相の第1次FX問題をめぐる汚職を社会党の今澄勇が追及していた時には等々力の児玉の私邸へ二度も呼び、児玉は追及をやめるように説得した。しかし、今澄が聞き入れないため、身上調書を渡した。それには今澄の政治資金の出所、その額、使っている料理屋、付き合っている女が全て書かれていた。児玉は東京スポーツを所有する他[注釈 18]に、腹心をいくつもの雑誌社の役員に送り込んでいた。それらに書き立てられることは脅威となった。

当社会党的今澄勇对岸信介首相的第一次外汇问题的腐败所追及时,岸信介 两次致电 児玉 的私人住宅,请 児玉 说服 今澄勇 停止追捕。

但是,今澄勇 没听劝告,児玉 便找出了今澄勇的私人信息。这包括 今澄勇 的政治资金来源,数量,使用的餐馆,以及所有约会的女人。 児玉 向他的下属所拥有的东京体育报纸[注释 18]、和在几家杂志公司当主任的心腹发出信息。 这写成了一种对今澄勇的人身威胁。[注:由谷歌翻译帮助,翻译有点粗糙]

总结:就算不是児玉誉士夫控制的媒体,他保护伞下的人(上面写到的“全日本愛国者団体会議”,等等)占满日本媒体各个渠道。日本媒体(新闻、体育、娱乐、等等)被日本黑社会占领的事实,这里我就不重写一遍了。你可以大概推断出这种局势为什么发生,是谁想的主意,谁创造的大局计划,为什么一个从未在民主和自由市场媒体系统里生活过的、以前只做过走私和贩卖鸦片的黑社会老板这么快就这么会玩。不知道他的CIA案件官是谁。

https://ja.wikipedia.org/wiki/児玉誉士夫#「フィクサー」へ

児玉が圧力をかける時は今澄のときのように傘下のメディアを駆使した。利用された大手メディアに博報堂がある。その中に児玉は次の二つの目的を持ったセクションを作った。一つは、博報堂の取引先を児玉系列に組み込む。もう一つは、その系列化された企業に持ち込まれるクレームを利用してマスコミを操作し、なびかないメディアには広告依頼を回さない[注釈 35]。このセクションは広告会社として品位に欠けた。そこで、当時の博報堂の持ち株会社であった伸和[注釈 36]の商号を、1975年に博報堂コンサルタントへ変えて、また、定款にも「企業経営ならびに人事に関するコンサルタント業務」の項目を加えて、この元親会社に業務を請け負わせた[注釈 37]。役員は、広田隆一郎社長の他に、町田欣一、山本弁介、太刀川恒夫が重役として名を連ねた。広田は、福井純一[注釈 38]博報堂社長の大学時代ラグビー関係者で、警視庁が関西系暴力団の準構成員としてマークしていた人物。町田は、元警察庁刑事部主幹。山本は元NHK政治部記者。太刀川は塚本素山ビルの等々力産業社長で児玉側近の第一人者であった[14]。

当児玉想施加压力时,他就像那次对付今澄那样,使用了他的保护伞下的媒体。博報堂 是他使用的主要媒体。在其中,児玉 制作了一个具有以下两个目的的部分。一个是将 博報堂 的商业伙伴纳入児玉集团。另一种是使用提交给系列化企业的投诉来进行大众传播,和不向未受感染的媒体请求广告[注释35]。这部分作为一家广告公司缺乏质量(?)。伸和的商号是博报堂的控股公司[注释36]当时,改为博报堂顾问于1975年,还通过添加的“关于企业管理和人力资源咨询服务”的项目章程,这让前母公司承担了工作[注释37]。重要官员,除了总裁 広田隆一郎, 还有 町田欣一,山本弁介,太刀川恒夫成为执行董事。 広田隆一郎,是与 福井純一[注释38]博報堂社長的大学时代橄榄球有关的人,被警察局标记为関西系暴力団的成员。町田欣一 是前警察庁刑事部主幹。 山本弁介 是 前NHK政治部记者。 太刀川恒夫 是 塚本素山大楼 的 同等力量产业的社長,是児玉身边的第一把手。

[注:由谷歌翻译帮助,翻译有点粗糙。日文更好的知乎读者,请在评论里或私信里纠正。我也不翻译那些注释了,你可以大至懂得意思。]

[注釈 35] 博報堂ルート以外でも言論に圧力をかけた例は数多い。悪事を書き立てる正論新聞を黙らせるため、巽産業株式会社代表取締役石井唯博(後の稲川会会長石井進)を送り込んだこともあった。

[注釈 36] 1960年10月設立。現在の実質的な持ち株会社は博報児童教育振興会。

[注釈 37] 主として電通が宣伝広告部門で独占契約をしている企業を標的にした。三越、味の素などは、広告部門の一部を博報堂に割かねばならなかった。 竹森久朝 『見えざる政府-児玉誉士夫とその黒の人脈』 白石書店 1976年 P 169-170なお、電通は里見甫との関係が論じられている。

[注釈 38] 1972年11月30日に社長就任。9日前に「亜土」という会社を設立。資本金は200万円。のちに博報堂の株式30.6%を所有するトンネル会社となる。株式保有の過程に特別背任容疑をかけられ、1975年11月27日に福井は東京地検特捜部に逮捕された。

日本被美国控制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博報堂(注意二战时期的历史空的)】

日本第二大广告公司是博報堂,而这个公司曾在児玉誉士夫的影响之下。

第一大日本广告公司是电通:

日本被美国控制

而这公司与日本关东军在“满洲国”有密切的历史,

“电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01年,由做广告的“日本广告株式会社”和做通讯的“电报通信社”开始。这两家公司于1909年,合并为了“日本电报通信社”,君临日本新闻界。当时,“电通”的广告业务呈压倒性的优势,而新闻通讯方面在1926年的时候与另一家“日本综合通信社”还不分上下。1931年9月“九一八事变”以后,日本政府希望成立一家喉舌性的通讯社,协助军队的新闻报道统治,向国际社会宣传日本的立场,并且进行情报收集活动,于是在1936年,广田内阁将“电通”的通讯部门强行分离出来,与“日本综合通信社”合并,成立了“同盟通信社”(即现在的“共同社”和“时事通信社”的前身)。当时的“电通”社长光永星朗采取了各种形式的抵抗,最终决定将广告部门分离出来,单独成立一家公司。这时,政府通过“同盟通信社”买断了电通增资扩股后的100万股份,以此来实现对广告公司“电通”的控制战略。于是,“电通”作为日本军部的情报机关得到了提携,还进入上海,做了日本特务机关的掩护。(中文网上的来源

它一开始被做起来:

https://ja.wikipedia.org/wiki/里見甫

里見甫(さとみ はじめ、1896年1月22日-1965年3月21日)は、ジャーナリスト、実業家。関東軍と結託しアヘン取引組織を作り、阿片王と呼ばれた。中国名李鳴。

里見 甫(Satomi Hajime、1896年 - 1965年),记者、实业家。与关东军合作,建立鸦片贸易组织、有鸦片王的称呼。

1945年9月に帰国し京都や東京に潜伏するが、1946年3月に民間人第一号のA級戦犯容疑者としてGHQにより逮捕され、巣鴨プリズンに入所する。1946年9月、極東国際軍事裁判に出廷して証言を行い、同月不起訴となり無条件で釈放される。

1945年会日本潜伏东京、1946年被抓进巣鴨监狱为甲级战犯。1946年、已不起诉无条件释放。

実験場としての満州

里見は「電通が今のような広告会社になったきっかけを作った一人である」とした佐野眞一の一文がある 。

关于里見甫,佐野眞一说到:“是他这一个人让电通成为像现在这样的广告公司”。

参考来源:

西木正明『其の逝く処を知らず―阿片王里見甫の生涯』(2001年7月、集英社)ISBN 978-4087744453

佐野眞一『阿片王-満州の夜と霧』(2005年7月28日、新潮社)ISBN 978-4104369034

千賀基史『阿片王一代―中国阿片市場の帝王·里見甫の生涯』(2007年9月、光人社)ISBN 978-4769813583

里見甫是跟児玉誉士夫一起的“满洲国”关东军的那帮人,有“鸦片王”的称呼,中国名叫李鳴(不是中国人,就只是个名字)。他想必和児玉誉士夫有亲密关系,都是贩卖鸦片的黑社会的那一帮人。再加上 电通 与第三大日本电视公司 东京放送控股(TBS) 有亲密关系,而TBS与児玉誉士夫的关系可以从他三儿子児玉守弘当TBS的社长看出来。

还有,电通的战后重要人物之一是吉田秀雄

吉田秀雄(よしだ ひでお、1903年11月9日-1963年1月27日)は、日本の実業家。電通の経営者で、「鬼十則」を作るなど広告の鬼と呼ばれていた。

。1947年、GHQにより公職追放された上田碩三の後任として、電通の第4代代表取締役社長就任

当驻日美军把原来的社长“公職追放”了,他是GHQ亲手挑的上任的人,说明他是与美国情报系统愿意合作、可以影响的人物。战后的日本的所有媒体的整顿是有美国说的算,把日本媒体的控制者当然要变成对美国有利、在美国控制范围下的人。

我看中文网站上流传有很好的分析,然后被很多人接受,我就不多解释了。

战后,“电通”也继续作为政府的公关机构而活动,公司里专门负责自民党公关的“第9联络局”,独占了总理府的宣传预算。因为和CHQ的关系,据说“电通”还做了CIA的东京分局,进行了各种各样的秘密活动。由于战后“电通”录用了大量从满州、上海回来财界政界官员、旧军人和满州铁路方面的关系人员----比如说曾做过东条内阁的日本宪兵特别高等警察部队课长的塚本诚大佐就是其一----实际上还做着部分情报机关的工作,被称为“影之情报局”和“筑地CIA”。说到采用这些战场下来的人,可说是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电通”未来的命运。这些人,在日本战败后作为“战犯”,被驱逐到了社会边缘,是“电通”收留了他们。谁想到他们在日后接连“翻身”,重回统领日本的第一线,“电通”也因此歪打正着,借着这些人而建立了与政界、官场、财经界、媒体业界的庞大关系网。

广告代理店,就是广告的中间商,一方面从企业收取企画费、制作费、报酬等,为企业制作广告,另一方面买断电视台、报纸等媒体的广告时段、版面,安排投放为企业制作的广告,从而赚取中间的差价。日本的广告代理店,是由“电通”高度垄断市场、一统天下。电通去年总收入额就高达1兆9104亿日圆,单体公司是世界第一,作为集团公司是世界第三位。丰田、日产、马自达、本田、东芝、松下、日立、三友、索尼。无论是否是同类型公司,几乎所有的大企业都是“电通”的客户,由“电通”一手包办广告甚至是对外公关。03年,它从竞争对手(说是竞争对手,营业额根本都没法与电通相提并论,排日本第二的博报堂只有“电通”收入的三分之一)博报堂ADK那里抢来了本田和日本麦当劳,04年又从东急AGENCY那里抢来了SEVEN ELEVEN,势力仍在进一步扩张中。

因为“电通”决定着这些大企业每年上百亿日圆广告宣传费的去向,而媒体又是靠广告费、节目赞助费收入过活的,因此“电通”无疑就成了媒体的“衣食父母”。“电通”代理的广告份额占到TBS、日TV、朝日TV的总收入额的40%以上,占到富士TV的33.4%。所以说日本五大民放实际上是在“电通”支配下的。另外,纸业媒体方面,几大新闻集团朝日、读卖、中日、每日、产经、报知等也都依赖于“电通”。不仅如此,通过广告和企业建立密切联系的“电通”,还负责组织这些企业主办的活动公演,为这些媒体担任对外媒体公关。除了企业,它还一定会以某种形式参与万国博览会、奥运会、世界杯等大型活动,甚至负责政府新闻布告、帮助设计选举时候的政党广告、宣传战略等,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执日本世论走向之牛耳的“影武者”。另外“电通”最有名的一点,就是它的社员里很多都是日本财经界、政界、媒体、艺能界、文化界、皇族等各界的领袖、名人、一言九鼎之大人物的子女

十二、为什么控制广告公司重要,就可以对媒体施展压力,就可以在所谓的“自由市场”里控制舆论?

对于大部分媒体公司,广告是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广告公司可以说是媒体业和外面商业行业的交易枢纽,所以掐断这些枢纽便可以控制资金和收入的进出整个媒体行业。当做 需要放广告的商业公司 和 媒体公司 的中间人,并某种程度上达到垄断的市场形式(电通和博報堂占日本广告业大部分市场),这是相当大的控制言论的权力。任何不听话的媒体,便可以施压,掐断收入,比如说,有名的公司的独家广告合同不给,或让赞助商退掉广告。小的或新创业的媒体公司,不在这些拿着资本的人的圈子里,可想而知很难得做起来。赚钱的、大公司的合同只会被 与这些大型广告公司友好的 媒体公司拿到,而在日本的经济是“系列化”(大财阀化)的,几个大“系列”占领绝大部分市场,绝大部分钱的流动在这些串通在一起的公司之间。

美国有了合作者对广告公司的控制,真正的独立的左派的声音便可以成功的被阻止进入日本主流媒体。看来我们知道为什么日本共产党、反美派、亲中派的媒体永远做不起来的原因,虽然它们在一个所谓的“言论自由”、“自由市场经济”的“文明社会”里。

这能说明美国情报局对媒体操作的精通,50年代就懂了广告公司对整个大局控制的重要性,可以理解,因为现代大众广告业的形式是1900后在美国市场发明出来的(History of marketing)。

十三、大谷貴義——与児玉誉士夫同样大级别的 "Fixer"(“修整者”)

https://ja.wikipedia.org/wiki/大谷貴義

大谷 貴義(おおたに たかよし、1905年5月31日 - 1991年5月17日)は、和歌山県出身の実業家。日美創業者。

宝石卸を本業として「日本の宝石王」と呼ばれる一方、政財官界やアンダーグラウンドの世界に隠然たる力をもち、児玉誉士夫らと並ぶ「戦後最大級のフィクサー」と称された。特に、元首相の福田赳夫とのつながりが強く、「福田の影に大谷あり」と言われた。公の場にはあまり姿を現さず、代々木上原に1,000坪の豪邸を構え、十数人の使用人に囲まれて過ごしたため、謎のフィクサーとも呼ばれた。

大谷が保有していた肩書きは、主なものだけでも「裏千家最高顧問」「そごう最高顧問」「松下電器産業特別客員」「産経新聞社顧問」「毎日新聞社筆頭社友」「大阪産業大学名誉総長」などがある。また、マスコミからは、「最後のフィクサー」「闇の帝王」「日本の宝石王」「代々木の怪富豪」「日本の政財界の裏側で最も気になる人物」などと呼ばれた。

大谷 貴義 (ōtani Takayoshi、1905 - 1991)和歌山県出身的实业商人。日美(一个买卖宝石和稀有金属的公司)的创业者。

宝石批发商的业务,有 “日本宝石王” 的称呼。在政财界和地下世界有隐藏的权力。与児玉誉士夫等人有 “战后最大级别的Fixer” 之称。特别是,与前首相 福田赳夫(1976-1978)有很强的关系,有说法 “福田的背影后有大谷”。公共场合不多出现。代代木上原(东京都涩谷区西部的地名,很贵的房地产)有3300平方米的豪宅。有数十佣人围绕着,很秘密的Fixer。

大谷貴義 有这些主要的头衔:“里千家最高顾问”(里千家是茶道流派之一)、“崇光百货最高顾问”(一家日本的大型连锁百货公司)、“松下电器的特邀嘉宾”(另称Panasonic,日本最大的电机制造商,也是日本前八大电机企业之一)、“《产经新闻》的顾问”(上面写的第5大报纸,特别亲美反华)、“《每日新闻》的第一社友”、“大阪产业大学的名誉总经理”、等等。此外,从大众媒体,他被称为 “最后的修理者”,“黑暗的皇帝”,“日本的宝石王”,“代代木上原的怪富豪”,“日本政治和经济世界背后最关心的人物”。

>又是一个指挥政界、有巨大影响的黑社会老大,只是更加诡秘。他的战前没有写任何历史,突然在战后富裕起来,这么大的影响力,与児玉誉士夫干一种类型的事。日本人所谓的Fixer向来都是背后为CIA跑腿、协调关系的,靠CIA的资金和保护得到不正常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力量。

第三大电视台《东京放送》一起的第三大报纸《每日新闻》的“筆頭社友”。上面已经写了关于第三大媒体集团的电视台那边已经被児玉誉士夫和他保护伞下的极右派黑社会“全日本愛国者団体会議”控制,报纸那一边也被影响圈内的人控制。

这人非常诡秘。这么重要的人,那么大的影响力,我翻遍了网上,连一个照片都找不到,除了他的公司“日美”(听起来就奇怪),只能找到他的儿子或他的孙子的照片。

日本被美国控制

宝石·貴金属の卸売会社

批发卖宝石和贵重金属的公司。美国没收児玉誉士夫那一大批从中国掠夺的金银珠宝是哪个公司负责批发卖出去的?记得填充M-资金的一开始的储蓄就是靠这批金银珠宝,而那一笔资金引导了日本这半个世纪的政治。

日本被美国控制

大谷享子是他的女儿,1957年代表日本参加美国的Miss Universe。

更多解释大谷貴義的影响力:

https://ja.wikipedia.org/wiki/大谷貴義#人脈

……

さらに、元首相の田中角栄や、国際興業創業者の小佐野賢治、そごう元会長の水島廣雄らと懇意にするのみならず、戦後最大のフィクサー児玉誉士夫、山口組3代目組長田岡一雄、東声会(現·東亜会)会長町井久之ら、アンダーグラウンドの世界にも顔が利いた。許永中は若い頃に大谷のボディーガード兼運転手をしながら。

……

上述の肩書きの多くは、政財官界やアンダーグラウンドの世界に対する大谷の絶大な影響力を頼り、経営危機からの脱出、暴力団や総会屋からの防衛等を望んだ企業側が提供したものである。

……

大谷が死去した際、葬儀委員長は福田赳夫が務めた。

……

除了前首相田中角荣(在任1972年-1974年,不光是当首相,在自民党有非常大的影响力的政客)、国際興業株式会社(376亿日元的大众交通、运输、房地产和酒店的大公司)的創業者小佐野賢治、SOGO百货的前董事长水島廣雄、等人,他有友好的关系之外,战后最大Fixer児玉誉士夫、黑社会山口组3代老板田岡一雄、东声会(现在 东亚会,也是大型日本右派“尊皇”反共黑社会)会長町井久之、等人,地下世界也看他的脸色。許永中(韩裔日本人,日本史上最大的经济诈骗案之一的主犯、跟韩国高层政客是朋友、也是日本黑社会老板)以前为他做保镖。

……

许多上述标题,取决于大谷对政府事务和政府以及地下世界的巨大影响,而摆脱了经营危机,由有组织犯罪集团和企业集团提供防御等的公司提供的。

……

大谷貴義死去的时候,葬礼委员长是福田赳夫(1976-1978年首相)。

看了大谷貴義的公司的业务就知道他为什么能解决这么多问题,为什么他有这么多的力量。

最意思的是这个关系:

ジャニーズ事務所の社長·副社長であるジャニー喜多川·メリー喜多川姉弟が終戦前に帰国した際、大谷の元に身を寄せ面倒を見てもらっていた。

Johnny事务所的社长和副社长(Johnny喜多川和Mary喜多川 姐弟)二战快结束之前回国的时候,是大谷给他们两个人提供住宿,照顾他们两人。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要知道,Johnny喜多川是垄断了整个日本娱乐媒体的大亨和战后日本几乎每一个日本男明星的经理。

十四、Johnny Kitagawa / 约翰尼·喜多川,有几十年垄断了几乎所有日本男星,都出自他的审美观,重新创造了日本对男人的定义,接连影响整个亚洲
日本被美国控制

如果你问谁阉割了、去雄化了日本人(然后日本的现代媒体影响整个亚洲现代媒体的发展,所以导致所有亚洲男人的去雄化),他就是主犯。

他对现代日本媒体的影响,普世公认:

日本被美国控制

劳动局和国家警局的官员们告诉Sakaue先生,他们执行了分离的调查进入喜多川的利润丰富的人才机构,Johnny's 事务所。这事务所代表基本上每一个年轻男星在日本的音乐业,电视业,电影业和广告业。 这是第一次任何当选官员或政府机构公开承认 喜多川 先生,68,正在调查中。他可能是日本娱乐界最强大的人物。他是日本最富裕的人之一。

日本被美国控制

男孩组合之父 50年前,双语的日裔美国人 Johnny喜多川 想起了一个不太可能的主意,重新定义了日本娱乐工业,他的公司的名字变成了 流行男孩音乐组合 的别称

日本被美国控制

Johnny 喜多川:日本娱乐媒体的教父

你知道为什么日本的男星普遍都是那么“娘炮”?

现在流行整个亚洲的韩国的“小鲜肉”boyband的那个公式,一开始是谁创造的?

为什么在亚洲媒体里出现的男人,跟世界任何其他的种族的媒体比起来,普遍更女性化更幼儿化一些?

他就是原因。

亚洲所有的“小鲜肉”类型的男星和“小鲜肉”boyband的公式的老祖先就是他。这“小鲜肉”的新潮发明者就是他。

所有的在亚洲媒体里面的“娘炮”的源头是他一个人,而并不是你所想象的一种自然演变出来的文化,也并不是我们历史上的雄性文化。

首先说明他的丑闻,他是出了名的恋男童癖,在他几十年垄断日本所有男明星的创造,强奸了数百上千个男童(8-15岁)不夸张。如果你想出名,必须通过他的渠道而推广,必须经过他的系统,从小送到他的“训练营”,跟他一起“培训”(意思是强奸)。

1988年才公开报出来的,但是日本娱乐工业里以前就知道的事实[1],多个从他体系里出来的男星、由他经营过的男星、由他“训练”的男星,写的自传里记载他们小时候被强奸的事迹。

日本被美国控制

其中一本书的一小段,让你大致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作者Kita Koji(北公次)是原来的一个偶像,被招进去喜多川的公司时、被强奸时是只有15岁。喜多川1970年的“杰作”,Four Leaves。图片我贴在里面,为他被强奸当时的样子:

日本被美国控制 日本被美国控制

其中一本书是《To 光GENJI》,1988年12月出版。

作者是Kita Koji(北公次),Four Leaves组合的成员,一个有名的组合1968年推出,然后在【NHK红白歌合戦】表演了7年,在1970年代。故事讲解他和Johnny喜多川见面,他们的关系,和他最后毒品上瘾而坠落的过程。

书内讲一个前最高偶像的原有的迷人高峰生活的真实历史,从一个经验过的人的角度而述说。那书成了畅销书。在那书里,最惊人的是讲解Johnny强奸男孩们的故事。

那个恐怖的细节的一段裁剪:

Johnny把我的阴茎放入他嘴里,口交发出声音。用他的嘴巴和舌头操作了我的性器官的同时,我射精入他的嘴里,他吞了。

北公次是被Johnny喜多川亲自挖角出的,当北公次去听【Johnny's】 (喜多川的第一个组合的名字)在日本劇場西方嘉年华(一个老的音乐节)。他很快与喜多川开始同居。这是他困难的开始。

在同一本书里,北公次声称,自从那见面的一天,以上的行为每一天晚上发生,连续4年半。

那时,他感觉饱满,与Johnny形音不离,因为Johnny给他的关爱。 那个饱满的感觉一直维持到最后。他相信了喜多川,但是当他从Four Leaves而有名头了之后,他开始拒绝喜多川上他。那同时,喜多川开始对更年轻的男孩有性趣。像Hiromi Go,Toyokawa Sho,Mayo Kawasaki,全部是未成年男童。当Four Leaves失去人气时,他们被解散了。

之后,北公次跟他毒品上瘾打仗。Mary (喜多川的姐)每个月给他一点补贴,但是因为他吸毒不能停,他把大部分用在毒品上。 北公次看到很多他与Hikaru Genji(写书当时火的乐队)的成员的相似之处,所以他想写一本书警告他们不要犯他的错误。

还有很多经历过他的男童,亲口报道的事实。太长,我这一篇不写了。

为什么亚洲媒体有那么多娘炮呢?因为一个喜欢瘦小“可爱”女性化的男童垄断整个娱乐媒体,推广了这种媒体:

日本被美国控制
【1960年代 他第一个组合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ohnnys
日本被美国控制 日本被美国控制 日本被美国控制
【1990年代杰作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MAP
日本被美国控制
【2000年代杰作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rashi
日本被美国控制
【2010年代杰作之一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ey!_Say!_JUMP
日本被美国控制
【训练中未成年男童 2008班 “Johnny‘s Juniors”】
日本被美国控制
【训练中未成年男童 2014班 “Johnny’s Juniors”】
日本被美国控制
【更多 "Johnny's Junior" 的样本】

创造了几百多个男星有用同一个模子,推广了几十年几代人(专门针对年轻人和未成年还未固定它们的审美观的时候)。日本人认为是他改变了日本对男性的定义,彻底改变了日本社会对男人的审美观的定义,引导几代男人认为男人身材是“苗条”才是最理想。

为什么东亚现代文化对男人的审美观那么独特呢?不光是西方媒体的雄性审美观,西方之外还有媒体可以比较,比如说南亚、非洲、拉丁、等等,都是一个样子,越男人越好。那么为什么唯独在东亚,女性化的男人在媒体里出现的那么频繁呢?喜多川就是原因。

韩国现在那些“小鲜肉”/“娘炮”boyband偶像工厂,那些大型娱乐公司,全是模仿他的公式。对韩国媒体的影响大的不得了,但是我们来看对中国的影响。

我听说这个boyband的人在中国影响力很大

日本被美国控制

你知道创造他们的人是学谁的公式?是学谁的审美观?

日本被美国控制

杰尼斯事务所 = ジャニーズ事務所 = Johnny's Office = Johnny喜多川。

为什么他从来没被归案呢?因为他的背景很深。

日本被美国控制

“如果你是个电视台,然后你不遵守Johnny's事务所的愿望,所有的大明星将会从你的节目里撤出,你的综艺节目不能拿到任何明星的访问,你的收视率会大跌,”Masaru Mashimoto说,一个娱乐记者。“同样的手段对付报纸、杂志,”他补充。

日本被美国控制

“Mary 喜多川(他姐,71岁)一般跟媒体界打交道。如果一个电视台公司用Johnny的人才在一个电视节目里跟一个Mary不喜欢的配角人才在一起,她会直接跟那个公司的主席打电话,要求他们解雇那个配角。”

“不只是电视界。我们有信息关于Johnny的影响力连在体育新闻也有。我们的来源说:“媒体界可以分为几个类别:电影、电视、音乐、等等。但是Johnny绝对有最大的影响力在跟踪电视的记者身上。如果一个记者让Johnny生气了,他不能和任何人才做访问,他不能有任何信息关于新的电视剧,他不能用人才的版权照片。这是为什么记者不能拒绝Johnny的规则。”

出版社和新闻界也被他影响。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他的压力在《周刊文春》。一个文春的合作者解释: “那时,我们在做‘媒体界的魔兽’,我们想把我们的杂志在某某公司的杂志里放广告,然后我们被说:“Johnny反对了我们放你的广告。” “某某公司在用Johnny的人才为它们的代言人,Johnny就说:“如果你不撤了文春的广告,我们就永远不让你和我们的人才合作。”

Johnny喜多川的开始:

日本被美国控制

他是日裔美国人,在美国加州洛杉矶1931年生。

他在跳槽进入娱乐行业之前,他是美国大使馆的员工!他在美国大使馆的部门是Military Assistance Advisory Group 美军顾问团 另称为 美国军事援助技术团!这个部门在亚洲各个地方都有,给政府一些“建议”,参加间谍和情报工作。明的是这样说,但是实际上就是美国新一代的殖民政府总部。比如说在台湾岛上的MAAG:

日本被美国控制

在1957年,有10000个美国人在台湾岛上,绝大部分为CIA和军事人员和他们的家人。

他原来只是个在美国大使馆做事的翻译官,从翻译官变成垄断日本整个娱乐媒体的老板,真是一个奇怪的故事。

他的第一个乐队(Johnnys)1962年在东京的Washington Heights(华盛顿高地)社区组成,这个社区是美国驻军的军营。完全由美国军队管理,日本人是无法入内。

Because the site belonged to the United States, it was off limits, and strictly speaking Japanese people were not allowed to enter. (来源

他们在1962年第一次出台的地方:

The Johnnies debuted in 1962 at the Western Carnival, a week-long annual music festival in Tokyo's Nichigeki Theatre where pompadoured greasers played the newest styles. - Japan's bizarre music industry | The Guardian

Western Carnival 指的是这个 https://ja.wikipedia.org/wiki/日劇ウエスタンカーニバル

西方音乐节,在日本剧场,二战后,美军占用楼层之一。每年一个星期长,1958到1977年是美国出钱组织的,支持日本西式文化的发展,支持仿照美国音乐文化的日本乐队。整个音乐节是为了出口最新的美国文化,作为它们文化战争的一个棋子。而这个Johnnys“乐队”他们每年都在这个音乐节的台阶上推广

日本被美国控制

Johnnies在东亚

同时“幼稚”和被现代家庭喜爱,"Johnny's"成为后来的Johnnies(意思是所有喜多川创造的组合)的形象的模子。他们是日本社会现在非常熟悉的一个文化体系的起源。但是在这些新的人物角色的身上是冷战日本的地缘政治特征。

1953年,当电视台正在创建起来时,它们的广播政策正在定下来时,美国行使了巨大的影响力。电视广播的开始正好恰逢日本离开直接美国控制的 那个时间段,因为是美国全面占领政策的结尾。美国引导了日本电视的开始,来实现它在东亚的反共产主义的方案,和它的心理重新占领方案(psychological re-occupation plan)对日本。CIA找出愿意合作的日本人物,像正力松太郎 。CIA对日本电视广播业的建设有关系,包括 规定私家广播公司的发起,广播频道的分配,广播网络的组织,和资金的供给。对于美国来说,电视机在日本的发起是它们在心理和信息战争上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为了占领之后,它们也能维持一个亲近美国的日本社会结构。

跟电视同步,美国推出了大范围的文化外交活动,从非常有资金的 USIS(U.S. Information Service美国信息署)。这包括 大众关系(PR)小册子的生产、文化特使的交换、和驻日本的美国中心的监督。在所有多样的文化、信息、和媒体 策略中(文化冷战的框架为了设立美国的霸权),是电视才产生了格外大的影响。日本电视台广播美国的娱乐节目。“Lassie Come Home”,“The Adventures of Rin Tin Tin”,“Father Knows Best”,和“Disneyland” 发挥了 亲美国宣传的 重要的作用。Johnnys唱“Batman”的主题曲,在多个频道上,包括富士山电视台。

这电视文化冷战的战地就是在家庭空间里。日本家庭的日常生活是 间接但时时刻刻地 连着美国,由电视为中介。在这个环境里,Johnnys的人物角色,被现代家庭爱着,变成一个必须。

对美国来说,把电视机变成日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是它们总体东亚策略的一部分。

メリー喜多川氏の恫喝は想像以上の恐怖だった! 文春の元記者が「メリーさんに『殴るぞ!』と脅された」と証言 - 本と雑誌のニュースサイト/リテラ

喜多川这人不像其他我写的人物,他现在还活着,他姐还活着。一个日本记者研究喜多川的来源和于日本黑社会和CIA的关系,被困在一个房间里50多个小时,由日本黑社会恐吓,加威胁他的家庭。

对这个人的分析,我这里根本写不完。

几十年他的男星作品越来越女性化,而他的系统又是渐渐地、潜意识地改变日本人(和亚洲人)对男人的“正常”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们就像青蛙在锅里慢慢的煮、渐渐地改变、去雄化我们的审美观,然后在现实里导致平均亚洲男人的改变。

他就是大部分人从未想过的 美国阉割日本(和所有黄种男人)的心理攻击战略的重要的一个棋子。用一个恋男童癖,把他安装到亚洲现代电子大众媒体的发源点,大笔资金支持他,用西方最先进的媒体经营和广告知识帮助他成功,他自然的审美观就从他的产品体现出来,渗透整个种族对自己的生理认识,畸形化整个种族的审美观发展。

你觉得为什么全球就只有东亚有那么多人认为自己种族基因是最女性化的,自己体质是最弱的?

这是种的最深的种子,我们亚洲所谓的“新文化” 很大一部分是 美国种的病毒,这是最可悲的事实。我们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不能创造没有感染过的媒体,我们永远回不了健康文化发展,我们文化输出也永远不可能真正的赢。

这种媒体病毒造成了 整个民族的身体变化(甚至可以说是基因变化)

日本被美国控制

1942年,二战期间,美国军队发给驻中国的美国兵的一个手册:“如何分辨出一个日鬼”(HOW TO SPOT A JAP)。

目的是教他们 如何分辨出中国人 和 日本人。这应该是最公平的判断,因为写错了的代价是 判断敌友错误、更多美国死伤,所以没有任何政治正确的墨镜、有强烈的要求 最尽力、最准确的描述种族体型特征。

日本被美国控制
【左:日本特征的总结(74页) 右:美国、中国、日本人的平均身高(66页)】

平均美国人、平均中国人的身高和体积是相似的,而日本明显的矮。注意连那个时候,中国人吃不饱饭,营养差距巨大,但是身高和体积还是差不多,可是我听到今天的普遍的刻板印象认为是中国人的身高和体积远差于美国,被一大堆人说是基因问题。

最值得注意的是,日本人是被当时描述成为:STOCKY BUILD (Stocky的体型)!

而Stocky的翻译根据世上两个最权威字典的美式英语的解释是:

https://dictionary.cambridge.org/us/dictionary/english/stocky

(esp. of a man) wide and strong-looking

(特别是讲男人)宽 和 强壮 看起来

https://www.merriam-webster.com/dictionary/stocky

compact, sturdy, and relatively thick in build

紧凑,粗壮,比较厚的体型

这与今天的日本人平均体型(和刻板印象)完全不同!今天的日本人是窄、瘦精、没肌肉的。

日本被美国控制

In Japan, it's the men who want to be skinny and cute.

Why are Japanese people so skinny?

Japanese Man’s image of ideal female body is shockingly skinny even by Japanese standards.

Why are Japanese men so SKINNY?

更科学的证据 ,以下一个研究调查日本青少年男女的BMI和自我身体评论,跟中国、马来西亚、澳大利亚、汤加、斐济群岛的青少年对比。BMI (Body Mass Index - 体重指数) 是 体重 除以 身高两次 (kg / m / m),测量胖或瘦的指标。 "stocky" 的体型,BMI 应该是特别高的数值。一个肥子和一个stocky的人,如果有同样体积,是stocky的人的BMI更高,因为肌肉更重于肥肉。

日本被美国控制

Japanese adolescents reported the highest levels of body dissatisfaction despite possessing among the lowest body mass index (BMI) and also reported among the highest levels of media influence on their body image.

日本青少年报告身体不满的程度最高,尽管它们拥有最低的体重指数(BMI),并且还报告了媒体对自我身体形象的最高影响程度。

日本的现代体型比帝国营养不足的时代的体型更瘦,而且青少年还继续希望更瘦,很明显这是媒体创造的影响。因为基本上几代青少年所吸收的媒体里都是瘦鸡被说成是“最理想的体型”、“女人最欢迎的体型”,以上就是证据这成功地导致整个国家的种族特征改变。通过媒体,造成整个民族集体弱化,这是多么吓人的现象!美国不光是 精神阉割,实质物理上也阉割。

更吓人的是,这可能带来长期的基因改变!

日本被美国控制

日本的平均身高自从1980年正在下降,是发展国家唯一一个有这种现象的群众,欧洲国家都还在长。

如果一个民族吸收的所有媒体,男人是越瘦精越好,女人是越瘦弱矮小越好,平均配偶选择会倾向于更矮小更瘦的人,下一代更矮小更瘦的人口会更多。那个研究还有建议了一个解释:数据显示日本体重过轻的婴儿在1980年后极度增加,然后数据证明婴儿体重跟最后的成年身高有一个强烈相关性(婴儿体重低 相关 成年后身高矮,婴儿体重高 相关 成年后身高高),而母亲体重是跟婴儿体重最有强烈关系的。

这是一个设计非常好的共赢的计划,只能赞叹白人对于媒体的运用和操作太狡猾太聪明、思维非常前锋、创新能力过人。这个双方共赢交易设计的非常完美:

(1) 这个变态 大赢 :能一生享受 无限的男童,最符合他口味的男童他可以随便挑,还赚大钱,哪一个恋童癖有这种机会?

(2) 白人西方人 大赢 :误导新一代亚洲男人去进行自我弱化,去雄化整个亚洲男人,享受无限的亚洲女人,历史上从未见过的和平战术来“争夺其他部落的女人”。

我其实是为了研究喜多川,曝光他而写一个答案。然后我在研究的途中翻到这么多我从未听过的CIA在日本和亚洲媒体里黑暗的操作,美国课本没有教我的历史,然后我才“顺便”写这个答案。

你要觉得这个答案太长了,关于喜多川的全部事情经过和社会后果,我写了更多。以后修改完后,我会发的。

如果对这个人还有人有疑问或者反对的话,请不要这里问我,我一时写不完。

十五、自称世界上最富裕的法西斯主义者和日本体育竞赛赌博王——笹川良一
日本被美国控制

笹(tì,同“屉”,日本汉字。)川良一——同样的情节,甲级战犯,岸信介和児玉誉士夫在监狱里的邻居,美国放出来培养日本亲美右派,为美国情报局在亚洲组织反共产主义活动。被释放出来之后,还组织并救济战犯。最后成为重要的日本政治黑幕和自民党的控制人之一,但是名声却很干净。

1931年笹川良一形成一个大型右翼団体(国粋大衆党),他当总裁。他是 贝尼托·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 的粉丝,推广纳粹主义进入日本。他的国粹大众党的成员穿黑衣制服 模仿 当时意大利纳粹党的准军事部队 黑衫軍 的制服。当时他的部下就有児玉誉士夫。

https://ja.wikipedia.org/wiki/国粋大衆党支持的立场:

満蒙進出、満州国承認、暴支膺懲、国際連盟脱退、国体明徴、天皇機関説批判、反英親独伊、汪兆銘南京政府承認、南洋進出などの強硬外交を主張し、幣原喜重郎に代表される協調外交政策(幣原外交)を「軟弱外交」として非難した。

翻译:支持进入东北和蒙古区域、承认“满洲国”、需要惩罚暴力的“支那”(37年的卢沟桥事变说为是中国的暴力)、退出国际联盟、支持天皇为上的国体论(军统政府的核心理论)、批评“天皇机关说”(大概意思是天皇还是在法律之下的,还是在国家之下,这受到右派的强烈反对)、反英国亲德国和意大利、承认汪精卫南京政府、主张强硬的外交 像推入东南亚 等等、批评 幣原喜重郎 所代表的协调外交政策为软弱外交。

日本被美国控制

可以看出他对日本政府更加右化,军队夺权,压下日本的左派和任何提倡和平的政客,日本军队侵略整个亚洲做出重大的思想影响。这个人不是战犯,谁是战犯?

Ryōichi Sasakawa英语维基:

The most effective of his post-war activities was the creation of a gambling industry that is still in existence today. Along with his friends Syngman Rhee, the Korean dictator, and Chiang Kai-shek, the Chinese nationalist leader, he founded the World Anti-Communist League. ... Sasakawa stated once: "I am the world's richest fascist."[25][26][27]

翻译:他最有效的战后活动为创造一个赌博工业,直到今天还存在。和他的朋友们, 李承晚,韩国的专制者(大韩民国首任总统,1948-1960年)、蒋介石,中国国民党领导,他创立了“亚洲人民反共联盟”。 笹川良一曾经说:“我是世界上最富裕的法西斯主义者。” [注:这是他在美国Times杂志1974年对他的采访时说到的。]

笹川良一后来靠垄断日本竞艇的赌博业而赚钱之后,捐钱给很多慈善组织,做了很多善事,所以他的历史可能被美化了,因为右派他是大老板(还是児玉誉士夫的先辈),左派也没有那么多动力去反对他。直到他95年死的时候,他在巣鴨监狱写的日记和与其他战犯交流的信,没有被公开。

后来学者分析了他的日记和信,一些小段我放在这里,其他的你应该点进去读。你可以看到他在战犯监狱里表达的思维,就知道为什么他被放出来,也知道他在为什么战后的世界那么成功。

https://ja.wikipedia.org/wiki/笹川良一#A級戦犯容疑と「巣鴨日記」

……実際の逮捕理由は「超国家主義的、暴力的結社及び愛国的秘密結社の主要人物」(CIS、民間諜報局作成のファイルによる)……

实际的逮捕原因:“极端民族主义、暴力社团和爱国秘密社团的主要人物” (SCAP/GHQ 的 Civil Intelligence Section/民间间谍局 的 File/档案 里写到的)

……日記には彼の信念、「日本が親米反共の道を選ぶべきこと」……

他在日记里写了他的信念,“日本应该选择为亲美国和反共主义的道路”

一方で、この獄中に於いて同じA級戦犯容疑者として収監されていた政治家らとも知り合う[注釈 4]。このことが日本のエスタブリッシュメント人脈との交流に繋がった。笹川は、巣鴨プリズンのことを「人生最高の大学」[15]と評して、「ここは娑婆の二十倍、三十倍勉強になる」と語った……

与此同时,我还遇到了在这座监狱中被监禁为同一级的甲级战犯的嫌疑人的政客。这导致了他与日本的根深蒂固网络的交流。笹川良一评论巣鴨监狱为:“人生最高的大学”、“这里达到外面世界的20倍30倍的学习” 他说道……

日本被美国控制

日本竞艇是日本合法4大体育赌博之一,他出狱之后,就创立了这个行业,并垄断了整个市场。合法赌博是暴利的生意。从这个来源 JPRI Working Paper No. 83 解释,我只挑了有关的小段,建议你读全篇。

日本被美国控制 日本被美国控制

Sasakawa Ryoichi (1899-1995) was the more complex of the two Kishi-era kuromaku. Drafted into the Imperial Navy as a pilot in 1918, Sasakawa returned home after two years of service to expand the family fortune by speculating in rice futures ... On the eve of the Pacific War, Sasakawa introduced Kodama to Imperial Navy officers seeking a private organ for materiel procurement in China. Sasakawa claimed credit for the creating the "Kodama Agency."23 During this period, he spent considerable time in Shanghai with Kodama where they bought mines and sold minerals to the military. They are alleged to have plundered millions of dollars worth of Chinese gold, diamonds, and other rare minerals. According to one account, Kodama shipped vast quantities of precious metals to Japan at the war's end, a portion of which was stored in warehouses rented by Sasakawa.

笹川良一(1899-1995)是两个岸信介时代的黑幕比较复杂的一个. 1918年征兵进入帝国海军当飞行员,两年服役之后,笹川良一回家 靠 投机 米的期货合约 去发展家庭财产。在太平洋战争打响的时候,笹川良一 介绍 児玉誉士夫 给 帝国海军军官,他们想找在中国的一个私人的材料收购公司。笹川良一 为创造“児玉办事处” 居功。在这期间,他花了很多时间在上海与児玉誉士夫,买矿井然后卖矿石给军队。据说他们掠夺了百万美元的中国黄金、钻石、和其他稀有矿石。根据一个报道,児玉誉士夫 把大量的宝贵金属 运去日本在战后,一部分存在了笹川良一 租的仓库里。

Sasakawa formally entered politics with a successful run for the Diet as an independent in the 1942 Yokusankai election. Although a vigorous critic of the Tojo Cabinet, in which his postwar ally, Kishi Nobusuke, served, Sasakawa was an ardent supporter of Kishi throughout his tenure in the wartime Diet. He joined the Gokoku Doshikai, the group of Diet members organized to try to make Kishi prime minister. After Japan's surrender, Sasakawa continued to be active in politics. ……

笹川良一 正式的参加政治 在1942年的Yokusankai竞选里 成功地选上国会为一个独立派。虽然他是一个强烈的東条英機内阁的批评者(他的战后的盟友,岸信介在这内阁里),笹川良一 在他战争时代的国会议员生涯里 始终是岸信介的激越支持者。他参加了護国同志会 (护国同志会),一组国会成员尝试着把 岸信介 变成 首相。日本投降之后,笹川良一还是继续在政治里活跃……

After his release from prison in 1948, he began to promote motorboat racing as a form of legal gambling in Japan. Working with cellmates Kishi and Kodama to cultivate political support-- some of which came from former Taishuto comrades now in the postwar Diet-- Sasakawa in 1951 won Diet approval of a Motorboat Racing Law. This law granted him monopoly control over this form of legalized gambling throughout Japan. Seventy-five percent of all the gambling revenue was to be returned as pari-mutuel winnings to gamblers, ten percent would go to the local governments where the race courses were located, 11.7 percent was earmarked for the Motorboat Racing Association, and 3.3 percent went to Sasakawa's Japan Shipbuilding Industry Foundation. By 1962, when Sasakawa effectively became the permanent chairman of the Foundation-- once again with Kishi's help-- he personally controlled both the Association and the Foundation. He installed Kodama as head of the Tokyo Motorboat Racing Association and used the revenues-- more than $8 billion annually by the early 1980s (as estimated by Forbes, June 20, 1983)-- to build a financial and philanthropic empire rivaling the greatest foundations in the world.

当他从监狱里1948年被放出来的时候,他开始推广竞艇为一种日本合法的赌博项目。与监狱牢友 岸信介 和 児玉誉士夫 合作 拿到政治支持 -- 还有一些支持来自 原来国粋大衆党的同志们 现在在战后的国会里 -- 笹川良一 于1951年 赢了国会通过 竞艇法条。这法条 发给 他全日本有效的垄断控制权 在这种合法赌博上。75%的赌博收入还给赌徒,10%还给比赛发生的当地政府,11.7%给竞艇协会,3.3%给笹川良一的“日本造船工业基金会”。1962年,当笹川良一 正式成为 这基金会 的永久总裁 -- 又一次有岸信介的帮助 -- 他私人控制了 竞艇协会 和 日本造船工业基金会。他把 児玉誉士夫 安装成为 东京竞艇协会 的头。他用竞艇协会的收入 -- 在1980年代早期 每年有80亿美金(由Forbes1983年6月20日的估计)-- 来建立了一个金融和慈善帝国 为世界上最大的基金会之一。

In addition to directing the flow of vast sums legally earmarked for philanthropic endeavors to organizations controlled by himself and his family, Sasakawa expanded his personal fortune by leveraging his gambling monopoly to gain control of virtually all businesses associated with the motorboat racing circuits. In later years, he also began to cultivate foreign charities, many associated with the United Nations, in order to bolster his openly aggressive bid to win a Nobel Peace Prize-- a pursuit that, in the end, eluded him.

除了导向这些巨额资金(合法的是为慈善事业)给他和他家庭控制的组织,笹川良一 扩展了他私人的财产 通过借力他的赌博垄断权,他 控制了 基本上所有与竞艇赛场有关的商业。在后些年,他也开始培育外国慈善机构,很多与联合国有关的,用来公开激进地推广他的投标为诺贝尔和平奖 -- 虽然最后他没有得到。[注:诺贝尔和平奖再不要脸,也不能把奖给一个公开自夸是世界最有钱的法西斯主义者,媒体上看的很不好,信誉不能这么轻易地丢光了]

Needless to say, Sasakawa Ryoichi continued to use his financial weight to pursue a political agenda, much of it involving the nurture of conservative politicians. By the late 1980s, his foundation listed some fifty-five Diet representatives who had received "support for their districts," most notably including the once and future prime ministers Nakasone Yasuhiro, Hashimoto Ryutaro, and LDP faction head, Kato Koichi.

不用说,笹川良一 继续用他的金融力量来推行一个政治目标,很多为培养一代保守派政客。在1980年代后期,他的基金会列出 55 个国会议员,收到了“支持为他们的管区”,最值得注意的是 前日本首相 中曽根康弘 (1982-1987),前日本首相 橋本龍太郎 (1996-1998),自民党派头 加藤纮一。

你要知道很多大资本家的“慈善机构”和“基金会”其实是一种合法的、又在媒体里好听的 政治影响组织(说实话很多时候就是合法贿赂、洗钱的地方)。你帮他们做事:通过对他们有商业利益的法案、防止 违反他们商业利益的法案的通过、在本应该监督他们行业的法案上 加几句话 让整个法案 实质上失去执行的力量(去掉监督机构的权力、让它们的工作很难进行、让它们成功证明案例来惩罚你、惩罚力度比你商业得到的效益小多)、等等;他们就帮助你竞选:捐钱给你的竞选、捐钱给你的区域做必要的社会服务给你人气、把工厂 生意 带到你的区域创造岗位、把你雇用在他们的“慈善机构”或“基金会”里当“经理”或“总裁”(合法的付你大量“工资”)、你政治生涯完了之后给你保障把你安排到公司里高薪的地位、等等。

这是西方白人的拿手好戏,美国政治必有的环节,没有总统(或被选上任何重要席位的美国政客)没有这类型的玩法,这系统支持最为灵活狡猾的人爬到上面(别看到像布什“纯朴正义”的形象,就买账了,这是他们很聪明的设计并表演的形象,布什家庭的政治事业是他们聪明才得到的,老布什在当总统前是CIA总局长)。笹川良一 这么快能学到这一套,说明他聪明,他可以在新环境、新游戏规则里很快地适应,便演变他的立场和进化他的手段。这个人能活这么长(1899-1995,他整个20世纪都经理过),活过日本那么多个时代,刷死了那么多人都没有轮到他,他都能在各个时代成功并变得世界巨富,最后死后还没有太多坏名声。虽然是战争时重要的法西斯主义者,战后与各个战犯和黑社会交接贿赂,后来到现在是左派右派国内国外都有人气的“慈善主义”者。你说他聪不聪明?

我不知道他在中国的名声如何,因为:

https://ja.wikipedia.org/wiki/笹川良一#中華人民共和国との関係

蒋介石との世界反共連盟設立や文鮮明との国際勝共連合創設など日本の代表的な反共主義者だったにも関わらず、1972年(昭和47年)9月の日中国交正常化以後は競艇で得た収益金の一部を、中国国民党と対立する中国共産党が支配する中華人民共和国への支援に回すなどして中国共産党の指導者である鄧小平とも親交を結んだ[21]。

1987年(昭和62年)から始まった中華人民共和国の医学研修生を日本の大学で受け入れるプロジェクトで来日した中華人民共和国の医学生は、延べ二千人を超える。1989年(昭和64年)には笹川日中友好基金を設立した。また、同時に中国の宗教団体である世界紅卍字会を支援した。

战争时“暴支膺懲”的国粋大衆党的总裁,战后与美国CIA合作“亲美反共”、培养新一代亲美保守派政客之后,在1972年美国与中国友好之后,他又是日本第一批与中国和好的人物,并帮助中国医生进日本大学学习,建立中日友好基金。这人够灵活狡猾吧?

值得一提,他 与 韩国最大基督教教会的创立人Sun Myung Moon有很大的关系。这个韩国人和他的巨大的家庭(16个孩子)有非常几百万个韩国信徒(基本是邪教,疯狂的信徒,任何事听教主的指挥),而且控制很多大型企业、财产、媒体公司。

Reverend Moon: Cult leader, CIA asset, and Bush family friend is deadfreepress.org

日本被美国控制

那是另一个CIA的故事,这里讲不完。

十六、其他日本黑社会与美国情报机构的关系

How The CIA Helped The Yakuza & The LDP Get Power & Promote Nuclear Power

Kishi’s links to the Yamaguchi-gumi and other organized crime groups are well-known. His former private secretary was instrumental in organizing the deal between former Yamaguchi-gumi Goto-gumi boss, Goto Tadamasa, and the FBI; it was a deal in which Goto shared intelligence on organized crime groups within Japan and information on North Korea in exchange for a visa to the the United States. He received a liver transplant at UCLA... Some of this is discussed in Tokyo Vice.

岸信介 与 山口组(现在日本最大黑社会组织)和其他暴力团体的关系很多人知道。他的前秘书在组织 前山口组 後藤組 的老板(後藤 忠政 )与 FBI 的交易 有重要的角色;後藤 忠政 分享 日本的组织性暴力团体的信息 和 朝鲜的信息 换来 去美国的签证。他在 UCLA 接受了一个肝脏移植手术。有些关于这个的话题在 “Tokyo Vice” 这本书里讲到。

[注:这交易没有通过日本警察厅,FBI连联系它们也没有,它们事后被一个美国记者曝光才知道(来源),这篇文章就是这位记者写的]

According to the excellent book, The Japanese Mafia by Peter Hill, and other sources, Kishi also once put up the bail money for a Yamaguchi-gumi boss accused of a felony. Goto Tadamasa, the ex-yakuza boss (currently a Buddhist priest doing charitable work) in his memoirs Habkarinagra (Pardon me but…) also discusses his close ties to ex-Prime Minister Kishi. Robert Whiting in the seminal Tokyo Underworld also covers US political connections to organized crime in Japan in great depth and quite entertainingly. Whiting-san worked for the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 at one point in his life ... David Kaplan’s groundbreaking Yakuza: Japan’s Criminal Underworld was probably the first book to really examine the shadowy ties between the yakuza, the LDP and the US after the occupation. What makes Tim Weiner’s small chapter so impressive are the extensive notes, documents obtained from the CIA, and that he apparently conducted interviews on the CIA side as well.

根据另一本出色的书,"The Japanese Mafia" by Peter Hill,和其他的来源,岸信介还有一次为一个山口组被指控重罪的老板 押保释金。後藤 忠政,原Yakuza老板(现在 当佛教和尚 做慈善事业)在他的自传里 "Habkarinagra"(?) (对不起让我说一句。)也讨论了他与前首相的亲密关系。Robert Whiting在"Tokyo Underworld"也讲了美国的政治关系与日本的组织性暴力团体。Whiting某个职业生涯为美国NSA工作。David Kaplan的 "Yakuza: Japan's Criminal Underworld" 可能是第一个书来分析Yakuza,自民党,和美国的黑暗关系。Tim Weiner的 "Legacy of Ashes"的一小章关于日本黑社会 很出色的原因是他的广泛的笔记、从CIA取来的档案,和他与CIA的人亲自访问。

美国情报机构到现在都可以直接与日本最大的黑社会老板交易,延长他的寿命,而不用通过日本警方,日本警方什么也不能干,做完了之后还写书炫耀。

为什么日本人到现在还没有反呢?因为日本媒体最终还是在他们的管控下,就算日本人多么生气,每次只是单独一小簇人生气还是没法扩散,社会各个不同的愤怒没法联系起来,美国洗洗脑(放几个好莱坞片,做几个正PR活动,塞几个制造对美国/白人/西方联想起正面情绪的新闻),过不久就又变回亲美正面情绪了、重启“愤怒沙漏”,每年只要在日本愤怒定额指标内,就没问题,下一年继续侵犯主权。

十七、冷战时期日本最大的媒体集团:富士产经集团

富士产经集团 = フジサンケイグループ = Fujisankei Communication Group 是富士电视台(现在第四大电视台) 和 产经新闻(现在第五大)的控股集团。在冷战的结束时,1991年,它是日本最大的媒体集团和世界第四大的媒体集团。

日本被美国控制

参考:

http://articles.latimes.com/1990-10-29/news/mn-2454_1_largest-media

https://www.apnews.com/02fbd7166bc40584740dfcf71dd64935

https://www.nytimes.com/1990/10/30/obituaries/nobutaka-shikanai-is-dead-at-78-founder-of-japanese-media-group.html

富士产经这个集团,由1967年组成,鹿内信隆 是创始人,集团的多数股权在他的私人手里。

https://ja.wikipedia.org/wiki/フジサンケイグループ (富士产经集团的日文维基)

1967年。グループ会議議長に鹿内信隆(当時のフジテレビ社長)が就任、グループ会議内に総務、人事、経理委員会を置いた。1985年に議長の座は長男の鹿内春雄に引き継がれたが、1988年の急逝に伴い信隆が一時的に復帰した後、1990年に娘婿の鹿内宏明に引き継がれた。

可以观察到,从开始直到冷战结束时,这个集团都在鹿内的家族的控制下。

日本被美国控制

Nobutaka Shikanai = しかない のぶたか = 鹿内信隆

可以看到富士产经集团旗下管控的媒体公司巨多,你可以点进去看列的"Major Companies"得到主要公司的名单,都是重要媒体集团。

http://articles.chicagotribune.com/1989-10-24/news/8901240913_1_reagan-presidential-library-fujisankei-communications-group-mr-reagan

在1989年,付了美国总统Ronald Reagan(罗纳德·里根)200万美金来做"PR"活动,9天旅行和2个讲话。记得,高薪雇用政客来“讲话”是“文明社会”的合法贿赂手段之一。可能你们听过希拉里被高盛付了23万美金来讲一次话,这成为2016美国选举的巨大攻击点之一,说明希拉里被华尔街买通了。这贿赂太明显受到日本和西方媒体都有批评。演讲费这种贿赂不是随便收的,鹿内信隆能这么给钱给 Reagan,说明他们有非常密切的关系,鹿内信隆在他的核心圈子里面。

日本被美国控制

鹿内信隆是David Rockefeller的朋友。根据一个在美国富士财经的办公室的知情者,这个友谊关系是为什么鹿内宏明(鹿内信隆的女婿,他的继承者所以改姓)上了“Better World Society”的董事会上。

还有:フジサンケイVSライブドアはロックフェラー一族の内紛であった - るいネット

日本被美国控制
【David Rockefeller,幸好2017死了】

而Rockefeller家族(石油大亨),特别是David Rockefeller,跟冷战的进展和CIA的活动,包括日本的软实力控制法有很大关系。为什么美国那么强烈反对共产主义的扩散?很大原因是因为美国大资本家在幕后采取的措施,和他们控股的媒体闹起的情绪。不管你喜不喜欢共产主义,这是公共知道的事实。

日本被美国控制

CIA的局长和主任亲自给David Rockefeller讲解CIA的底下的活动。冷战时期重要CIA局长,Allen Dulles,是Rockefeller的大学朋友。CIA员工说根据他们局长的命令,把机密活动跟Rockefeller讲。John Foster Dulles(上面已经记载到的国务院秘书长,出名的主张强硬手段对抗苏联和共产主义的传播)结婚进入Rockefeller的家庭(他的First Cousin,表/堂姐)。

在文章最开始的《Soft Power: The U.S. Cultural Offensive and Japanese Intellectuals》解释了 Rockefeller基金(和Ford基金)是美国软实力的一只手臂,意识到了文化和媒体控制的作用。这些基金会是美国进攻日本学术界和高等教育群体的重要影响工具,成功逆转了新一代日本学生对于马克思主义的倾向。来源里详细解释了 战后的美国是怎么用很聪明、微妙、精准、柔和的手段:(1) 提拔倾向西方思想、倾向资本主义的学者,把它们提拔到学术界最权威的地位。(2) 把反对者和异议者逐出学术界,让它们难得生存、让它们的思想难得传播。手段有:选择性拨款、职位提升、给奖、给美国名牌大学的交流职位、鼓励美国有权威的学术刊物转载、出钱建立thinktank召集一种推广美国利益的人、等等。就这样,美国政策战后几十年内就逆转了日本的主流思维。再加上(1)日本学术界已有的阶级性和完全依赖辈分的性质;(2)美国大力支持这种阶级性学术文化的恶化;美国政策就控制了这半个多世纪学术界所谓的“自由发展”的方向,成功地灭了以前的日本学术的左派主流,让日本学术主流符合美国利益需求。这个教授解释美国的信息和文化战争(information and cultural warfare)的策略讲的很透彻。

鹿内信隆跟Reagen和Rockefeller的关系 是证据说明 他 与 冷战时期 美国的 强烈反共右派/超自由市场派/无政府干涉主义 的团体 有密切沟通。

现在的第五大报纸,《産経新聞》的来历:

日本被美国控制
https://ja.wikipedia.org/wiki/逆コース (Reverse Course,逆过程)】

红线:

由于经营上的困难,时事新报改变了论调,以获得商界的支持。 合并与产经时事(现在 · 产经新闻)(反共Propaganda工作)。

产经新闻是出了名的反共亲美的右派的新闻,像是日本版的“美国之声”。是在美国占领军有绝对媒体控制权的时期起来的,正在冷战宣传最热时期起来的。从一个没有名气,即将垮台的报纸,被大量注入资金变成日本冷战时期最大的报纸之一。

虽然外表上产经新闻一直坚持到现在,但是产经新闻从来都是输钱的报纸(来源 - 纽约时报的报道)。这种亏本几十年的低质量所谓私人商业报纸,却可以不断扩张、推广、印刷,变成日本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之一,说明它背后总是有其他目的的资金支持它。

现在的日本人都觉得这宣传太明显了太直接了,它的印刷量比起冷战时期下降很多。

冷战结束了,富士产经现在不是日本最大的媒体集团(上面写的 读卖媒体集团,自民党的附属媒体是现在的第一)。产经日报滑到日本5大媒体公司最差的地位,说明支撑它的人觉得它没有用处了。

鹿内信隆是什么样的人?

鹿内信隆在二战时期就在日本帝国军队工作,陆军会计经理部,还曾负责安慰妻、“慰安所”的设置工作。还是他本人的书里面自己写到的。

https://ja.wikipedia.org/wiki/鹿内信隆#軍隊時代

1938年に応召し、予備役召集第1回の士官候補生となり牛込区若松町に置かれていた陸軍経理部に進み、のち主計少尉。軍務時代慰安所設置などに尽力(本人著「いま明かす戦後秘史」に詳しい)。

1938年他应征入伍,成为预备角色的士官,前往陆军会计经理部门,然后成为 主会计 少尉。 在军务时代他致力于设置慰安所(他本人写的“现在透露战后秘史”详细说道)

日本被美国控制
【いま明かす戦後秘史(上)】
日本被美国控制

“安慰妻是自愿的”、“民间商业行为”、“是对性病的防御措施”、“是公共卫生活动”、等等,是他(和他手下富士产经集团)推广的说法。

在书里,他们讨论安慰所的设置过程、陆军怎么抓女人、安慰妻能耐多久、各个等级的官兵分多长时间、等等。安慰所是他们的 陆军经理学校 必须学的课。

日本被美国控制

这很“好笑”,因为鹿内的富士产经旗下的媒体总是否认安慰所是日本军队干的事(或者说是自愿的妓女),结果它们的头在自己写的书里面明显承认这个事实,还非常直接地描述整个过程。

你可以想到由这种人 当主的媒体集团在其他问题上是什么样的论调了。这个媒体集团还当了几十年日本最大的媒体集团,你想为什么日本大众对二战的认识是像今天这样?因为战后的几代日本人是被这种人物引导思维,控制媒体。

在正常的情况下,这种样的人应当判战犯,不处决就应该坐牢,最少最少战后远离权力,但是他却被推为领导日本最大媒体集团的头。

如果美国白人把亚洲人当同样等级的人看的话(读过我《亚裔人群在美国的社会地位如何?》这篇文章你就知道白人到现在都没有),对黄种人的暴行跟对白种人的暴行就会视为 同样的严重度。西方白人不都是喜欢说什么“普世价值”吗?那美国白人当权者处理日本帝国的战犯就应该会像它们处理纳粹德国的战犯。但是显然白人没有这种心态,其他种族的人死不像白种人死心疼。为了西方白人的利益,不光释放了这些战犯,还重用这些战犯。杀美国人或白人的日本战犯被处决,杀中国人和黄种人的日本战犯被奖励、把它们放到社会最上层、巨资支持它们、消灭反对它们有良心的政治对手、让这些战犯一生兴盛、都成为巨富、成为日本最有钱最有权的人。这将会是亚洲20世纪历史上最大遗憾之一,日本战犯没有面对任何后果。

一个会计(陆军经理 和 后勤事务)怎么那么快在战后拥有日本最大的媒体集团?他是怎么爬上去的呢?

战争刚结束时:

https://ja.wikipedia.org/wiki/鹿内信隆#エピソード

鹿内はここで敗戦の準備や占領軍の慰安所設置の仕事をして、戦後、GHQと親しくなっていく[15]。鹿内や植村甲午郎はM資金にも手の届く位置にいたとされる[15]。

[15] 花輪如一『ラジオの教科書』データハウス、2008年、23-25頁

原来他在侵略中国时的安慰妻的工作优秀,战败后为美军设置安慰所。看来我们知道为什么美国人会这么重用这个人。他与美军GHQ变得“亲近”。后来,他和植村甲午郎(另一个财界人物)对M资金的管理和支配权。

我看有些知乎答案说:“日本人在美国管理的时代,女人不会被抓的去当安慰妻”。你们可能没听过,美国占领日本的时代,就有一个安慰所系统。

日本被美国控制

参考简介:https://en.wikipedia.org/wiki/Rape_during_the_occupation_of_Japa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ecreation_and_Amusement_Association (特殊慰安施設協会)我就在这里短暂说一下,排除一些错误信息。详细资料在内。

These representatives then met with the police on the 21st where they were formally asked to establish "comfort facilities", but to conceal the government's role as much as possible. On August 23, these men formed the "Special Comfort Facilities Association" (renamed the Recreation and Amusement Association shortly later).[2]:141–43[13]:22[14]:17 ...

这些代表和警察在21日会面,正式要求“安慰设施”的设置,但是要求尽量隐藏政府的角色。8月23日,他们建立了"Special Comfort Facilities Association"(很快的另名为"Recreation and Amusement Association" 或 "RAA" [因为原名与日本的安慰所的名称太相似了])

According to the governors of Chiba and Kanagawa prefectures, American commanders contacted them in September 1945 and requested the establishment of brothels for their troops, offering US military police help if necessary. American medical officers established prophylactic stations in red-light districts and inside the larger brothels that distributed tens of thousands of condoms a week.[2]:150–151[13]:27...

根据千葉県和神奈川県 省长的话,美国军官在1945年9月联系他们,要求妓院的设置为美国军人服务,美军可以提供美国军警的帮助如果需要的话。美国军医官员在红灯区和大型妓院里面安排预防站,提供上万个安全套每个星期。

The organization was funded through unsecured loans from the Japan Industrial Development Bank(日本勧業銀行Nippon Kangyō Ginkō)arranged by Hayato Ikeda, director of the Ministry of Finance's Tax Bureau. 33 million yen were loaned to the RAA, which then distributed shares to its members. The RAA established its first brothel on August 28....[1][2]:142–45[15]:126

RAA 由 日本勧業銀行(看英文更好的翻译是: 日本工业发展银行,当时一个特殊非民间银行)由 池田勇人(当时的金融局的税收部的部长,1960-1964年的日本首相,自民党的重要人物,吉田茂的学生)安排的无抵押贷款的资金而成立。3300万日元借款给RAA,然后分款给成员。RAA在8月28日成立第一个安慰所。

...The RAA recruited widely, using carefully worded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front of their offices and in newspapers. These boasted of generous work conditions (free accommodation, meals, and clothes) while avoiding details concerning the nature of the work. Given the widespread poverty and food shortages at the time, and the large number of orphaned and widowed young women, the job offers appeared quite attractive...[15]:126–128

RAA很广泛的招人,运用谨慎用词的广告在办公室前和报纸里。这些广告夸大很大方的工作环境(免费住宿、用餐、衣服),同时隐藏细节关于工作的性质。因为当时的广泛的贫穷和粮食短缺,和大量的孤儿和丧偶的年轻女性,这些工作听起来很有吸引力。

...Heavy use was made of independent brokers to recruit women. These brokers, many of whom were affiliated with the yakuza, used less ethical recruitment techniques. The Women's Volunteer Corps(女子挺身隊Jōshi Teishin-tai), a government organization for mobilizing girls and women ages 14–25 for work in factories, was a popular target as many of these women were left unemployed and stranded by the end of the war. Yuki Tanaka reports that groups of these women would be deceived and delivered, unknowing, to brothels.[2]:138–139, 147

这系统有很多“独立的经纪商”来招女人。这些经纪商,很多与日本黑社会有关,有不道德的招人的手段。“女子挺身隊”,一个政府组织来动员女孩和女人14-25岁来成工人,曾是一个大量招人的来源。Yuki Tanaka报道,这组女人会被骗、在自己不知的情况下运到妓院。

...There were also women who were unable to leave their brothels, however, because they had been sold by their impoverished families or because they owed money to the brothel. Some comfort stations used "company store" tactics and loan advances(前借maegari)to keep women in debt and unable to leave... For example, on the first day, one Japanese worker had 47 American customers and received almost 2 US dollars.[1]

有些女人不能离开这些妓院,因为她们被贫穷的家庭卖了 或者 她们欠妓院钱。一些安慰所用“公司小卖部”(日常用品和食物要买)的手段和高利贷来保持这些女人欠钱和不能离开。

比如说,在第一天,一个日本性工接了47个美国客户,得了差不多2美元。

Additionally, military police and GIs sometimes demanded free service or refunds. The power inequality between Japanese police and Allied soldiers made it difficult for the women to complain.[2]:148–149 Many of the victims were induced to create a "Labour Union", which then allowed them to be further targeted as the Korean war developed.

还有,美国军警和兵有时要求免费服务和退款。日本警察和同盟兵的权力悬殊,让这些女人很难投诉。很多受害者被诱导去建立了一个“工会”,让她们更加被针对对付,因为在韩国战争开始。[因为当时反共活动强,任何像是共产主义的活动,可以被黑社会/日本战犯政府/美国情报局任意攻击,为美国冷战战斗做事。]

The RAA utilized the patriotic language of the war years in its operations, stressing the "selfless" nature of its employees.

RAA用战争时期的爱国主义语言讲关于它的活动,强调它“员工”的“无私奉献”的性质。

日本被美国控制

占领了日本5个月后,4分之1个美国兵染上了性病。而青霉素在美国那边急缺,供应不足。当MacArthur应对这个现象,他禁止了卖淫活动,这导致强奸案件巨大上升。禁止之前每天有40件强奸案,之后上升至每天330件。Yuki Tanaka记载在这个时间段附近的两件大型强奸案例。4月4日,50个美国兵闯进Omori的一个医院,强奸了77个女人,其中一个女人刚生小孩,一个美兵把2天大的婴儿丢在地上死了。4月11日,40个美国兵切断Nagoya的一个城市街区的电话线,同时进入多个房子,“强奸了很多女人,从10岁到55岁。”

U.S. Courts-Martial in Occupation Japan: Rape, Race, and Censorship (Asia-Pacific Journal - Japan Focus 的这篇论文有很多详细内容)

后来,SCAP官方命令安慰所全部成为私人化的妓院。那些被逼成政府妓女的女人就自然成为了职业妓女。名字变了,性质一样。美国向来的思维和做事方式:“只要不是政府做的,变成是私家公司做的事,就没问题了”。日本战犯辩解他们在中国韩国亚洲的安慰妻也是一样的辩解策略:“都是自愿商业形式的活动”。

按照1990年的美国的纽约时报的说法,还有一个原因 为什么他被美国重用:

https://www.nytimes.com/1990/10/30/obituaries/nobutaka-shikanai-is-dead-at-78-founder-of-japanese-media-group.html

His career began as a central figure in Japanese efforts to confront Communist-run labor unions, which he helped to virtually destroy.

他成为了打击日本共产党组织的工会的中心人物。他基本上完全消灭了这些工会。他的事业生涯就从这里开始。

鹿内信隆二战时期就在“满洲国”有重要的 “金融经营” 的角色。

https://ja.wikipedia.org/wiki/鹿内信隆#戦後

戦時中から仕事の付き合いがあった桜田が鹿内を非常に買い、関東経営者協会の発足で、桜田委員長=鹿内信隆副委員長という労務問題でのコンビを成立させ、これが1948年4月の日本経営者団体連盟(日経連)設立に至る[7][9][10][11]

战争时,一起干事的桜田武就非常重用鹿内信隆,从关东经营协会开始,“桜田委員長=鹿内信隆副委員長” 对于劳动问题的处理的二人组合就开始了(处理= 压制住工人、保持奴隶制度、消灭工会)。他们由1948年4月建立 “日本経営者団体連盟(日経連)”

他不光是服侍好了他的白爹,与GHQ亲密,他还有很长的反工会的经历、强烈反左派的倾向、有殖民中国的经验。有了这些“战绩” + 美国当权者的服务满分,地位当然爬得快。

关于桜田武:

上面提到过,记得他和鹿内信隆两人一起写了一本书,里面他们自己曝光对安慰所的设置过程。他们两人是很亲密的朋友。

日本被美国控制
https://ja.wikipedia.org/wiki/桜田武 (他的日文维基有很多Propaganda,有很多来源是从他的“日经连”赞助的学院出来的。建议谨慎参考)】

“日经连”会长、名誉会长、“Mr. 日经连”、“财界4大天王”之一。

他又是一个参加了侵略中国的军官,在1939年就在武汉当炮兵少尉。

后来,他去“满洲国”在“关东经营协会”做事,就打压劳工运动。战后也干同样的事,对付日本自己的劳工运动。担任“日经连”的会长,在这组织里影响力大,被称为“日经连 先生”。

https://ja.wikipedia.org/wiki/桜田武#来歴·人物

1949年総理事、1960年には代表常任理事、1974年には会長に就任した。日経連の創立から1979年名誉会長に退くまで"日経連の実質的リーダー"で...[11][12][13][14][15]

1949年总理事,1960年代表常任理事(这时段的“日经连”最有权的头衔的名称),1974年就任会长。从日经连的创立到1979年退休为名誉会长,“日经连的实质性头领”。

关于“日経連”:

日本経済団体連合会日本商工会議所経済同友会 被称为日本“经济三団体”,是日本的所有大公司的代表者形成的组织。

日本経営者団体連盟(日経連)= 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经团连)= Japan Business Federation被视为 经济三団体之中最保守派的一声,是战后在政界代表大公司的利益而发声的组织

日本被美国控制

其会长更被称为是日本的“财界总理”

这组织与自民党有这么个关系:

1954年に造船疑獄事件が政財界を揺るがす大事件を中心になったこと、東西冷戦構造の中、経営者は資本主義体制を支える政党をする必要があったことから、経団連が献金を取りまとめる「経団連方式」の政治献金が開始された。「経団連方式」とは、経団連が総額を決めた上で企業に負担能力に応じた献金額を割り振る方法であり、ほぼ100%の会員企業が斡旋の呼びかけに応じていた。毎年、自民党本部に100億円以上、民社党に10億円程度寄付していた[30]。経団連は自民党への献金を「自由主義維持の為のコスト」と称し、また経団連は「自民党の金庫」と呼ばれた[31]。

这个团体每年捐100亿日元以上给自民党,称这个钱是为“维持自由主义的开销”。这个团体被称为“自民党的金库”。这就是合法的贿赂,其他党没这种钱怎么可能有效竞争?

收买那么多右派政客需要很多资金,美国情报局和政治策略家当然是想省自己的钱,向来都想要实惠的贿赂,最少钱达到最大效果。如果能设计这种局势:利用有情报局联系的合作者,把他们提拔到“财界总理”的位置上,创造一个规律,每年几百个日本最大的公司一起“捐钱”来维持自民党和它所有的联盟党,这当然是对于美国最理想的情况了。

日本被美国控制
http://episode.kingendaikeizu.net/31.htm(一个日本的近代重要人物和家族的背景研究所的网站,信息含量/质量挺高的,关系网分析的很清楚,来源都列出来了。我建议你在浏览器关掉javascript来恢复复制粘贴功能,然后机器翻译)】

根据这里说的,这人以前跟鮎川義介(甲级战犯)做事,后来,鹿内信隆把他在“满洲国”的人脉全用来建立“日经连”的创始时期的经理,培养成新一代的日本经济的领导者,这一帮人最后成为控制日本财界大事的群体。

这符合日本现代经济强度依赖着美国市场的事实,日本大公司很听从美国政府和美国集团的要求,因为美国政府很多压力手段对付日本,并且可以成功防止日本经济超过美国经济。广场协议对所有的日本大公司那么不利,而日本的政客都是被这些大公司的“捐款”撑起来他们的竞选,为什么没有政治反应、投诉呢?这说明,美国肯定是有很强的手段,掌控着比这些大公司还要有权的人物,才能压住这些大公司的不爽(如果到今天还有人被白人宣传洗脑,还说“日本是自愿地签广场”,已经有Wikileak出来明确显示美国经济官员私下亲口承认日本是被逼的,然后他们没能逼中国上同样的道路)。

十八、鮎川義介的背景:

他又是关东军的那一帮人,在“满洲国”与岸信介是一样大的头衔(他是岸信介的亲戚,由岸信介的邀请,他去“满洲国”创造工厂 来源)。战后关进巣鴨监狱为甲级战犯,1947年释放,在他还没有上法庭之前就被释放,只关了20个月。同样的情节,与美国合作,听情报局的话,“反共亲美”的战犯,所以就被美国饶了反倒重用,战后事业一路顺风。更对他有利的是,他猜对 欧洲那边同盟方会赢,所以他反对日本与德国和意大利当盟友,跟其他日本帝国政客的观点有分支,所以他被释放出来的快。

1953年、帝国石油社長、石油資源開発社長。参議院議員に当選。(来源))

他被安装为管理石油的人。记得Reverse Course的档案里的策略:“要控制日本的军事,就得控制它的石油进出”。看来美国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这么一个亲美的战犯的手上。

日本被美国控制

他是 日产财阀(日産コンツェルン)的创始人和第一个社长。

日产财阀 = Nissan Group,日産=Nissan=尼桑。

对的,就是今日买车的那个集团,原来车只是个小业,广场协议后房地产大亏本,汽车业,是。当时的日産财阀是15大财阀之一,现在的尼桑是原来财阀解散又重组的那个集团。

当时,他旗下有这么多个公司(你可能能认出现在还出名的日本公司):

The companies included Nissan Motors, Isuzu, NEC Corporation, Nippon Mining Holdings Company, Nissan Chemicals, Hitachi, Nichiyu Corporation, Nichirei Corporation, Nissan Marine Insurance, Nissan Mutual Life Insurance and others. The group included some of the most technologically advanced companies in Japan at the time.[2]

由岸信介的邀请,他把他的日产财阀与“満州重工業開発”合并 成为这个巨型财阀的核心。日本人所有的工厂在这个公司底下经营,而50%为日本的”满洲政府“的股份,50%为他的日产财阀的股份!日本在东北的一半的工业是他拥有的,你说他是不是应该承受责任?可是他没有。

十九、鹿内信隆的富士产经集团的创造路程

为美国打压日本共产党和工会,还为美国兵设置安慰所,一心一意为美国反共,他成为美国情报局的可靠的人物。一个没有任何媒体经验的会计就在媒体界迅速爬行,把巨大的经营权利给了这个人,最后在40年内从战前不存在的公司成为了日本最大媒体集团(这是日本里基本上没有事情,今天的所有大公司几乎都是战前就有基础),每年输钱但是公司还是在扩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鹿内信隆

1954年のニッポン放送設立に加わり、1957年文化放送にいた水野と協力してフジテレビを開局させた。1961年、ニッポン放送社長に就任する。 1963年、同局社長。フジテレビ社長時代の1968年、産経新聞社社長に就任した。 1969年、フジサンケイグループ内で絶大な権力を持った。

鹿内信隆1954年参加 日本放送(广播台)的创建。1957年与文化放送的水野成夫 协力创造 富士电视台。1961年,他成为 日本放送 的社长。 1963年,成为富士电视台的社长。1968年,成为产经新闻的社长。1969年,他控制着富士产经集团内绝大权力。

日本放送的背景:

https://ja.wikipedia.org/wiki/ニッポン放送

1954年に財界を中心とした約200社の出資で開局[注 2]。当時の役員は財界人で構成され、会長には稲垣平太郎(日本貿易会会長)、社長には植村甲午郎(経済団体連合会副会長)、専務には鹿内信隆(日本経営者団体連盟専務理事)、取締役に櫻田武(日本経営者団体連盟会長、日清紡績社長)が就任した。

1954年财界约200个公司出资开局。当时财界人物构成广播官员。4个最重要的官员,到此为止你见过了3个(植村甲午郎是上面写到与M-资金有控制权的)。可想而知,这个广播的论调是什么。

https://ja.wikipedia.org/wiki/ニッポン放送#資本構成 原来的股份是所有的保险和银行公司,现在是100%富士媒体控股。

文化放送的背景: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ippon_Cultural_Broadcasting

The station was established in 1951 by the Society of St. Paul to promote Catholicreligion on the Japanese culture ... Society of St. Paul holds 30 percent of the station's shares, followed by Shogakukan (17.1%), Kodansha(9.0%)

这个广播站是在1951年由圣Paul修道会而创建,来推广天主基督教在日本文化上。到现在圣Paul修道会有30%股权,小学館有17%,講談社有9%

日本最初唯一允许的广播电台之一是传播西方基督教的(圣Paul修道还是意大利的一个基督组织)。根据 https://ja.wikipedia.org/wiki/文化放送#歴史说的,“财界”觉得日本当时文化广播还太倾左,反美了。所以于1956年出资支持 文化放送,并把水野成夫安装成为新的社长(水野成夫 是日本财界的大人物,与鹿内战前就有关系,曾经当过 “日経連常任理事·経済団体連合会理事·経済同友会幹事”)。

文化放送其实是“西方文化放送”。比如说日本交响乐团(Japan Philharmonic Orchestra的简介) 是1956年被文化放送独资创造的,广播不断转载它们(和其他西方传统音乐),富士电视台建起只有也转播它们。这不一定是唯一的源头,但是我想东亚人的脑海里普遍有的(弹钢琴、拉小提琴 = 高雅)这 潜意识的价值联想是由日本这个媒体环境里先传出来的。你想,现代的东亚人对于白人传统乐器的强烈好感是有一个源头的,不可能是无缘无故大家都碰巧突然出现同一个感觉,扩散途径总会是人传人的感染方式。这种思维只在东亚家长脑海里广泛普及(太普及我们都不觉得奇怪了),而非东亚移民家庭并没有对白人传统乐器有特别的崇尚(我观察到的,不是家家户户都要求后代练这些乐器),这可以推断出在我们东亚媒体里某个环节出现了一个特殊的白人广告源头,而其他种族没有的。

非常有意思的是,另外两个“文化方式”的大股东公司(小学館 和 講談社),它们是日本第一第二大的对青少年娱乐的媒体公司。你看到的日本动漫的刊物、节目基本上全是由这两个公司控制的。它们对日本新一代人的思维大方向的引导有巨大的影响力。而它们两个公司却是与这一帮人是一伙的,它们对新一代日本人怎么洗脑成为亲美倾西方的方向有巨大的功劳。我这里不多讲这两个公司了,但是这个网站短暂分析了控制着两个公司的家族(http://episode.kingendaikeizu.net/26.htm

日本被美国控制

富士电视台成立在1957年6月,以日本放送(鹿内信隆)及文化放送(水野成夫)两家广播电台为首,加上东宝、松竹和大映等电影公司,共同提出申请成立富士无线电视台。

最后,富士电视台、产经新闻、文化放送、日本放送在1967年合并在一起,成为富士产经媒体集团,由鹿内信隆为创始人,并几乎没间断地管控日本最大的媒体集团直到他在1990年死去。

关于这些日本战后的电影公司:

日本被美国控制
https://press.princeton.edu/titles/35.html《The Japanese Film - Art and Industry - Expanded Edition》Joseph L. Anderson & Donald Richie (第163页)我这章里不多讲日本的电影媒体,但是这本书被说是“unchallenged reference”关于日本影视历史】

Shochiku = 松竹,Toho = 东宝,Daiei = 大映,上面写到创始富士电视台的公司。

在战争时期,原来都曾为日本帝国政府拍宣传片。特别是松竹的社长,城戸四郎(Shiro Kido) 建立了 “大日本映画协会”,专门为了把日本影视界转向符合日本帝国政府的侵略、殖民、战争政策。他是这些政策的积极推广者。

虽然开始说这些甲级战犯永远不能回电影界,但是Reverse Course之后,不光释放了这些人,这群人均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这些有甲级战犯的电影制片公司不但没有被解散,并发生企业寡头垄断化,保证战后除了这5个被美国占领政权清理过的电影制片公司,不会有其他控制之外的公司进来。这个协定保证这5个公司也不过分互相比拼。

https://ja.wikipedia.org/wiki/五社協定

五社協定(ごしゃきょうてい)は日本の大手映画会社5社(松竹、東宝、大映、新東宝、東映)が1953年9月10日に調印した専属監督·俳優らに関する協定。後に日活が加わり、新東宝が倒産するまでの3年間は六社協定となっていた。

新东宝和东映均为占领军期间创造的电影制片公司。日本的媒体业的非常规律化(5个报纸,5个电视台,5个电影制片厂)显然有人工的痕迹,是背后超越市场经济的特殊权力的策划,不是自由市场演变出来的局势,因为自然演变出来的竞争不会这么干净,数字不准还会出现新公司把数字凑齐。日本媒体环境要比战前和日本帝国军权政府的时期还更有规律化一些。

二十、NHK 日本放送协会(日本广播协会)的创立 与 美国的关系
日本被美国控制

这是日本第一大电视台。它算是公共电视,就像美国的PBS、英国的BBC、中国的CCTV。它的最上面的领导由日本政府挑。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日本廣播協會

经营委员会是决定经营方针的最高政策机构,共12人,任期3年。由参众两院同意,首相任命。委员长由委员互选,委员作为“阅听者的代表”,被认为是监督NHK活动的机构。

会长、副会长由经营委员会选出,任期3年。会长人选原本多来自内部升任,2008年以后多由外部招聘;理事由经营委员会同意、会长任命,任期2年。

而因为日本政府是永久性被美国情报局保持亲美,自民党向来在美国影响之下,那NHK当然也会传播同一种思维。

NHK多次被批评不承认南京大屠杀、安慰妻、和其他二战时的犯罪。

日本被美国控制

二战结束时,NHK是当时唯一的一个广播,是SCAP和GHQ第一个掌握的媒体。美军对NHK二战之后的发展有巨大影响,亲手挑的媒体接班人。

除了NHK历代的会长,还有一个人值得提一下 Frank Shōzō Baba フランク 正三 馬場

https://ja.wikipedia.org/wiki/フランク・正三・馬場

日本被美国控制

另一个日裔美国人,这个人在集中营里被挑出来(说明非常随从白人的意见得到信任,因为日裔美国人如果被送去参军,他们会被送到欧洲当炮灰)。他在美国之声底下工作,一直到60年代。按美国政府的说法,他对NHK的战后局势和日本“商业广播”的开始有巨大贡献。

二十一、《日本经济新闻》和 它的附属 东京电视台
日本被美国控制

日本第四大报纸,专注经济新闻,没有太多政治。这是唯一我找不到有直接CIA和美军联系的日本报纸(或许我需要更多时间挖),除了它正式于1946年定型现在的名字、它的领导也同样在美军占领时期换新。可能是因为是资本主义经济报纸,它所服务的阅读群体 自然的与美国冷战的利益符合,所以美国政府没有必要多插手,这报纸成为它自然的盟友。

除了一件事,https://en.wikipedia.org/wiki/Recruit_scandal ,80年代的Recruit丑闻的受贿者之一有日经的社长(https://ja.wikipedia.org/wiki/森田康 ),这说明他是自民党内部人士,因为有他的分红。Recruit丑闻是日本战后最大一起企业犯罪,涉嫌几十个日本政治家和大企业家。短暂的解释是,一大群

附加章 1:日本课本 掩盖历史的原因

为什么日本课本不教日本侵略中国和亚洲做出的反人类的战争犯罪?

为什么不承认“安慰妻”、等等?

因为Reverse Course,从1953到1956年发生的事情,就可以看出后来这半个多世纪日本的教育书上写的历史。

https://ja.wikipedia.org/wiki/逆コース

日本被美国控制 日本被美国控制

因为日本政府负责写所有教育课本,而日本政府有权力的人全是美国放出来的甲级战犯、他们的后代和CIA提拔的“亲美反共”的政客。

因为岸信介就是负责“安慰妻”的战犯,而他是自民党为什么这半多个世纪能这么有权力的原因(或者我们该说是美国是这个原因)。

附加章 2:日米合同委員会

機密解禁文書にみる日米同盟 | 末浪 靖司 |本 | 通販 | Amazon「日米合同委員会」の研究:謎の権力構造の正体に迫る (「戦後再発見」双書5) | 吉田 敏浩 |本 | 通販 | Amazon 挖掘出关于 日米合同委員会 的事实。自从1962年美军表面仪式撤出日本,归还主权,每两个星期,美军的代表和日本政府各个高层官员必有的秘密会议。这是背着民众,日本每个部门的领导都需要出席的会议。

可以从很多日文Amazon的评论里看出日本人对这近期的发现的无奈,认识他们根本不是有主权的国家。他们的“民主社会”只是个美国为导演的马戏团。

那两本书是2015和2016写的,这个信息的公开很晚,以前没有平民知道,现在也不是主流信息。这两本书公开之后,才公开列出的表格。平成30是2018年。日文的“省”=中文的“部”。

日本被美国控制

每两个星期,基本上没个日本高官要与美国大使+驻日美军的司令见个面,你说美国精神阉割掉了日本的民族性没有。哪里有主权,日本政府每一步是通过美国政府的许可去做的。

附加3:Livedoor的创始人,2000年的因特网公司,成为巨大新科技媒体公司,不在传统媒体控制范围内。就像那时代其他国家的因特网公司,很快把他变成了巨富。
日本被美国控制 日本被美国控制

他非常不传统,不是日本战后美国规定掌权的体系内的人,有开放自由的作风,得到现代日本年轻人的欣赏,很有人气。而这得到了所有5个主流大型媒体的联合攻击,因为他挑战了传统媒体 和 传统体系(美国政府 和 日本合作者 都视他为 能颠覆权力平衡的挑战者)。

他试图 用“敌意收购” 买下富士电视台的控制权。他成功了,也没有犯法(之后,马上就通过法律防止同样的“敌意收购”)。但是绝对触犯了 美国政府和日本合作者 的底线。

日本被美国控制

很快,他被警察袭击搜查Livedoor的办公室和他的家,被抓并指控说他犯了经济诈骗罪。Livedoor的股票立刻垮台,1月被抓,4月跌到下市,整个公司垮了,2010年拍卖给一个韩国公司 NHN(控制Naver和LINE)。很多日本认为这是策划的阴谋

附加4:根据一个德国人的解释,美国控制德国的方式非常相似:
日本被美国控制

/u/Nethlem (德国网民写的英文,前面有一句话没在截图里):

是的,这事已经发生了几十年,第一次得到公众注意力是在1970年代,当 ECHELON 成了半公开的公共常识。(ECHELON - Wikipedia:美国1960年代后期在德国设的情报局,原意是为了监督苏联、收集苏联的情报,但是被证明了它偷了战后德国工业发明的科技,交给美国大公司。基本上是美国政府为本国大集团当工业间谍。)

[另一个用户的评论]“说白了,我吃惊德国没有把美国在德国境内每一个情报站关闭,特别像是 Consoldiated Intelligence Center 在 Wiesbaden 那类的情报站。”

很多人远远低估美国在德国内拥有的影响力,事实上非常大。这些美国间谍活动 是 德国alt右运动(像 AfD)最近得了很大的牵引力的原因之一,当Snowden档案曝光之后。

德国政府 对NSA的间谍情况 基本没有什么反应,让很多德国人生气 自己政府关心与美国的好关系多于保护自己的公民。

这回到了 一半阴谋论(德国并不是有主权的国家,还是占领状态)一半真实历史 的舆论。今天的基本上每一个主流德国媒体的开始根源是在 二战后的占领时期(Lizenzzeitung - 德文Wikipedia)。那时代,德国人需要从占领军政府 申请 许可证,如果想要创立一个报纸。当然,这些许可证只会交给 正面报道 占领军政府(在大部分西德,这是美军) 的群体。

那是原因为什么德国最大的出版商之一,Springer Verlag,在它们的公司方针内(Unternehmensgrunds?tze) 明确发誓要与美国团结和合作。它们几年前改变了一些用语,为了看起来不是那么片面,但是事实还是一样的。Springer 也出版最大的黄色新闻小报,Bild。因为这个,Springer Verlag有最大的打印媒体的覆盖率 在德国内。

这只是冰川一角,基本上每一个德国主流媒体的主编辑 是 某一个美国非政府组织(NGO)的成员,像 Atlantik-Brücke - 德文Wikipedia。几十个类似的美国“非政府组织”在德国境内,它们形成了一个网络几乎覆盖了整个媒体格局。

2014年,德国的讽刺节目 "Neues aus der Anstalt" 为这个现象曝光(youtube视频链接),用了一个非常方便的信息图表。其中一个被提到的记者 起诉它们 诽谤,所以那个视频必须得在所有地方逼下线。直到3年后,一个德国法庭定案这不是诽谤(Bundesgerichtshof: ZDF gewinnt Rechtsstreit über Satiresendung "Die Anstalt"),因为所有在那节目上说的事其实都是事实。

这是一个奇怪的局势,连很多德国人都没有意识到(或者它们不在乎),但是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情况。

从一个完全独立的来源角度,正好符合了以上在日本发现的媒体现象。

这也说明这是美国政策思想学者在全球范围施展的媒体控制策略,而不是当地美国占领政府或大使馆 自然随机演变出来的手段。它们背后有一个或多个档案,由一些策略学者发明好的公式,按规定而准确执行的行动。

总结

美国对日本从二战后到现在的控制是世界上从未见过的完美作品。背后无声无色的控制,从潜意识、心理、信息的柔和的方式的控制,在遵守表面规则内而施展的控制,表面上没有多少痕迹。

日本5主流大媒体集团的领导者每一个都是与美国政府最积极的合作者。

CIA收买了每一个党派(除了从未见过权力的日本共产党),很多党派的成立是CIA亲自赞助和指挥的。

日本黑社会的大老板成了美国CIA最佳资产 "Chief Asset"。

连日本新一代(几代)人的审美观也被操控,进行媒体阉割、去雄化、瘦弱化整个国家。

日本的大公司全依赖美国市场和美国政府的脸色,然后协调这些公司的组织的头领位置由被美国提拔起来的合作者掌控。

日本是美国二十世纪的外交精品,CIA在日本干的行动比它在世界任何另一个地域都成功。

整个亚洲基本每一个国家的人都看着日本的表面状态,觉得日本是最理想的亚洲社会,所以觉得美国人和政府都是好人,应该随从日本的例子、跟随美国的领导。

这给美国面对亚洲国家 带来 史上从未见过的外交优势,在20世纪美国杀的最多、强奸的最多的是亚洲黄种人,二战之后美国最大的侵略、最残酷的战争犯罪都在亚洲,但是目前世界上最对美国人和白人友好、最崇拜的也是亚洲黄种人。

这也显示了表面自由的媒体对于洗脑更有效,更难得防,更成功。你可以看到 美国的媒体 比 苏联的媒体 能在全世界范围 更成功的达到洗脑目的。虽然在冷战期间后,美国是更加有侵略性的国家,他在世界上的口碑却是更好的,事实 不等于 公众认识,媒体是可以逆转乾坤的。苏联交朋友的办法只有经济补贴和军队进攻,而美国不用费多少自己的资金,却把其他国家的民众心理牢牢地把握在自己的控制圈内,被控制的国家的人民反过来崇拜美国人。

看历史成绩,美国媒体操作是极端成功的策略。因为成功、到现在都非常有效,美国掌权者尽量把讨论这个现象的舆论控制到最少,基本上没人说。注意到以上写到美国操控媒体的来源,绝大部分是日本和德国作者的来源,而不像关于CIA操控各国政治的信息,我是能找到美国作者的来源。这说明美国掌权者 情愿 公开承认它的CIA操控其他国家的政治、推翻他国政客、创作人造政变、创造战争,但是最不愿有人讨论美国在信息和媒体范围做的手脚。看来这是它们真正的王牌。

评论精选

回声箭:没有没有,是真的没有。美国不仅没有成功阉割日本的民族性,更像是成功地解放出了日本的民族性,现在日本民族这种自得其乐的小确信样子,反而是日本本来的样子。

正如 @张佳玮所提到的那样,日本现在是复归了江户时期小市民的形态。其实更进一步来讲,现在的日本人,其实是复归了二战以前的日本民族形态。

我们现在印象中日本人所谓的武士道、七生报国、板载冲锋之类的在二战前的日本社会都不是什么主流 。大正时期的军人并不是什么崇高到无以复加的神圣之物,在一片努力赚钱文明开化的时期,甚至有点受歧视。二战前的日本,有点像一种被注入了外来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因素平实农业社会,并没有表现出比其他帝国主义更偏激的东西来。

至于什么为了国家为了民族闻战则喜的风尚,其他老牌帝国主义不比日本差。当时的世界风尚就是这个。社会达尔文主义堂而皇之的四处泛滥,直接歧视你是劣等民族,民族自决人人平等这样的大旗当时是屁话。不搞民族主义和闻战则喜,国家就是被鱼肉的弱国,一般称之为麻木不仁。

日本人的刻板印象塑造,得益于二战,为了最大程度的动员国民力量才搞出来的。而日本的战后的改革,与其说是美国强加给他们的,不如说是当时日本战前改革派技术官僚借助美军的威信,自己搞的一场社会改革。美国在里面基本没插到什么手,或者说他们因为不了解日本,插手都插手到无关紧要的方向了。

当时的情况是这个样子,占领军绝大部分人根本不懂日语,顶多看了一下《菊与刀》就自以为是日本专家兴冲冲的上任了,对日本真实情况几乎一窍不通,尤其太上皇还是麦克阿瑟这样好大喜功的家伙。

于是乎,他们只能通过翻译或者精通英语的日本人来了解情况。但翻译根本不懂具体事务,而当时精通英语的日本人都是旧日本的技术官僚,官僚们通过操作信息来诱导占领军毫无难度。所以战后的日本改革政策,几乎是这帮保留下来的技术官僚一手主导。是不是有点汉弗莱爵士的感觉?

比如战后土地改革,表面看起来是战后美军推行的,实际上这个东西是二战时期的改革派官僚农村改革进一步延续,只是借了美军的威力改得更彻底一些。

日本在1942年制定《粮食管理法》,让农民直接把粮食卖给国家,国家付款给农民,农民再用其中一部分缴地租,不仅将地租从实物改为现金支付,而且还人为限定地租为固定价格,不得随物价变动,也不能单方面解除租地合同。同时呢,国家对农民和对地主的粮食收购价实施双重价格,低价收购地主的粮食。

这让40年地租还占百分之五十产出的农民,在45年的时候随着通货膨胀已经只需要缴百分之十八点三的地租了。这个力度,甚至比解放区的三五减租还狠,所以下一步赎买土地就有点顺理成章的感觉。推行了这些改革的,就是安倍晋三的爷爷辈岸信介以及他的亲信椎名悦三郎。战后用国家公债赎买土地分配给农民的政策,也是这帮留用的改革派技术官僚搞的,椎名悦三郎还在战后一手统管了大藏省。

其实还有其他很多很多例子,战后的这些改革,基本都是日本社会内生出来的政策,而不是美军强加的。所以要说阉割掉日本精神,完全是个错误的说法,这是日本社会本来就有的东西,只不过二战压制了这些进步因素。美军的作用,是当背锅侠,让这些因素发挥出来而已。

PS.其实美军最大的作用,就是把为了近代化和工业化而引进了大量民族主义和帝国主义因素的日本社会降温,让他们自己反思到了民族主义和帝国主义的问题在哪儿。要说美军具体做了什么,除了降了天皇的神格之外,还真的不好讲。而降天皇神格,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天皇的地位和神格也是明治以来慢慢抬上去的,不算是什么日本传统,真按传统,现在这样吉祥物一样的天皇才是日本传统。日本的情况,其实就是民族主义和帝国主义在资源狭小工业落后时候的特殊变种而已。以前日本人都觉得民族主义和帝国主义是非常正确的,日本就是引进了这些玩意儿才没有沦落到殖民地的地步。美军一来,日本社会中原本的进步因素就开始反思这种认识了,因此战后改革的推行才会这么的偏向社会底层。

PS.至于曹丰泽所说的1989年问题,更是有点倒因为果的感觉。八九年对日本也不重要。只不过是社会经济发展到位了,社会没有以前那么多的流动机会了,即便没有广场协定,泡沫也会自己完蛋。曹县所说的那些所谓的昭和特质,每一个上升期的社会都存在过,有希望才有这种特质,社会发展没有那么多上升机会了,昭和特质也就不存在了,日本也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责任编辑:彩岸画室)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感谢您的中肯建议和理性评价!
游客昵称: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头条更多...
  • [文娱] 审美的政治与真相:为什么东亚男人失去了地位? 日期:2020-03-06 17:20:58 点击:566 好评:7

    我记得几年前,我发现了一位作家,名字是Alex Tizon,亚裔美国人,来自菲律宾。他的书《大小人:寻找亚洲人的自我》里边儿有一句说:所有种族的女性都一致公认东亚男性为吸引力最低,一个两年的哥伦比亚大学研究发现甚至东亚女性都认为白、黑、拉丁男性比东...

  • [文娱]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跪族篮孩”吗? 日期:2019-10-25 13:00:43 点击:464 好评:4

    美国当地时间2019年10月4日晚上九点左右,莫雷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条涉港的不当言论并配上图片。这则言论发表没多久,就得到了NBA爆料大神沃纳洛夫斯基的点赞。莫雷在这个时间节点发布此等言论,显然极为不妥,也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 【莫雷推特】...

  • [文娱] 守望者:犹太精英全面掌控西方,我国能否抗拒犹太渗透? 日期:2019-10-16 21:23:47 点击:676 好评:2

    我们对犹太群体没有任何仇恨和歧视。他们和世界所有其他的民族一样,拥有不可剥夺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利。大部分犹太民众也和我们一样,向往平静安详的生活,并不是经济、文化乃至政治上逐步渗控主体民族社会的直接帮凶。但是有压倒性证据表明,犹太群体...

  • [文娱] 金庸,见证了一个时代的精神空虚 日期:2018-11-01 13:22:21 点击:273 好评:7

    “武侠小说泰斗”金庸去世了,他获得了铺天盖地的悼念。金庸先生的影响力是配得上如此规模的悼念的,“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读者”,他为整整一代人提供了精神食粮。 1885年,法国浪漫主义、批判现实主义作家雨果逝世,法国人民给予他国葬荣典。雨果...

  • [文娱] 胡化的审美 日期:2018-02-01 08:18:49 点击:191 好评:2

    那次在网上碰见一台湾网友,他向我推荐了一本书,一个两百多年前的日本人写的《清俗纪闻》,还向我说了一些很有趣的史实。他说当年日本华人的后代在清代从日本千里迢迢赶到大陆朝拜自己的祖宗之国时,发现整个大陆华人的审美取向,民间风俗已然和自幼从祖父辈...

热点头条更多...
  • [文娱] 守望者:犹太精英全面掌控西方,我国能否抗拒犹太渗透? 日期:2019-10-16 21:23:47 点击:676 好评:2

    我们对犹太群体没有任何仇恨和歧视。他们和世界所有其他的民族一样,拥有不可剥夺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利。大部分犹太民众也和我们一样,向往平静安详的生活,并不是经济、文化乃至政治上逐步渗控主体民族社会的直接帮凶。但是有压倒性证据表明,犹太群体...

  • [文娱] 审美的政治与真相:为什么东亚男人失去了地位? 日期:2020-03-06 17:20:58 点击:566 好评:7

    我记得几年前,我发现了一位作家,名字是Alex Tizon,亚裔美国人,来自菲律宾。他的书《大小人:寻找亚洲人的自我》里边儿有一句说:所有种族的女性都一致公认东亚男性为吸引力最低,一个两年的哥伦比亚大学研究发现甚至东亚女性都认为白、黑、拉丁男性比东...

  • [文娱]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跪族篮孩”吗? 日期:2019-10-25 13:00:43 点击:464 好评:4

    美国当地时间2019年10月4日晚上九点左右,莫雷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条涉港的不当言论并配上图片。这则言论发表没多久,就得到了NBA爆料大神沃纳洛夫斯基的点赞。莫雷在这个时间节点发布此等言论,显然极为不妥,也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 【莫雷推特】...

  • [文娱] 金庸,见证了一个时代的精神空虚 日期:2018-11-01 13:22:21 点击:273 好评:7

    “武侠小说泰斗”金庸去世了,他获得了铺天盖地的悼念。金庸先生的影响力是配得上如此规模的悼念的,“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读者”,他为整整一代人提供了精神食粮。 1885年,法国浪漫主义、批判现实主义作家雨果逝世,法国人民给予他国葬荣典。雨果...

  • [文娱] 一切从素描开始,毁了国画! 日期:2016-01-05 14:04:43 点击:204 好评:12

    埃及人、印度人几千年前就可以把人和万物画得很像很像,像得一塌糊涂,完全没有素描这件事。一定要解开这件事情,不然中国画没有前途。中国画的没落就从素描教学开始。 1949年以来,所谓“素描基...

最新文章更多...
  • [文娱] 有图有真相!震惊!请自觉抵制辫子戏! 日期:2019-02-05 16:28:51 点击:1289 好评:42

    清初,统治者颁布剃头令,规定:头顶只留发一钱大,大于一钱要处死。1647年清兵攻陷广州时,满清颁布剃发易服令即说:“金钱鼠尾,乃新朝之雅政;峨冠博带,实亡国之陋规。”清初的满人皆是此风俗,头顶只有铜钱大小一片头发,蓄做手指粗细的小辫子,须得能穿过钱...

  • [文娱] 真正的满清男人发型竟然是这样的,笑抽我了! 日期:2018-02-15 09:02:15 点击:398 好评:10

    如今在清装辫子戏影视剧中,男人一律梳着“阴阳头”,就是把头发的前半部分剃掉,后半部分辫成粗长的发辫。港台清装剧和大陆清装剧还略有不同,前者剃掉的部分较少,后者剃掉的部分较多,大概三分之一左右。但这并不是真相,而是搞错了!甚至大错了,违背历...

  • [文娱] 陈丹青:我看徐悲鸿 日期:2018-07-16 07:27:03 点击:323 好评:6

    这次会议的议题很有意思,也很“恶毒”,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如何成就大师?”答案很简单,只有四个字,但我不敢说。我只敢把议题的意思反过来问问,就是:“如何不能成就大师”。 话说徐先生的才,徐先生的貌,是先天的事情,是他父母的事情,是上帝的...

  • [文娱] 清国男人的辫子:顺治时只能脑门心留一小撮头发 日期:2018-02-15 09:02:35 点击:301 好评:6

    《康熙微服私访记》《戏说乾隆》,两位“万岁爷”风流倜傥,或顾盼自雄之时,或泡妞掠美之际,一位鼠尾巴晃,一位猪尾巴摇,即使符合历史了,可我担心观众笑场。...

  • [文娱] 将军坟前无人问,戏子家事天下知! 日期:2018-10-25 09:22:52 点击:260 好评:4

    1917年9月15日那天,南仁东老先生去世了。南仁东,中国著名天文学家、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项目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工程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主持完成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项目-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的立项、可行性研究及初步...

热点文章更多...
  • [文娱] 有图有真相!震惊!请自觉抵制辫子戏! 日期:2019-02-05 16:28:51 点击:1289 好评:42

    清初,统治者颁布剃头令,规定:头顶只留发一钱大,大于一钱要处死。1647年清兵攻陷广州时,满清颁布剃发易服令即说:“金钱鼠尾,乃新朝之雅政;峨冠博带,实亡国之陋规。”清初的满人皆是此风俗,头顶只有铜钱大小一片头发,蓄做手指粗细的小辫子,须得能穿过钱...

  • [文娱] 守望者:犹太精英全面掌控西方,我国能否抗拒犹太渗透? 日期:2019-10-16 21:23:47 点击:676 好评:2

    我们对犹太群体没有任何仇恨和歧视。他们和世界所有其他的民族一样,拥有不可剥夺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利。大部分犹太民众也和我们一样,向往平静安详的生活,并不是经济、文化乃至政治上逐步渗控主体民族社会的直接帮凶。但是有压倒性证据表明,犹太群体...

  • [文娱] 审美的政治与真相:为什么东亚男人失去了地位? 日期:2020-03-06 17:20:58 点击:566 好评:7

    我记得几年前,我发现了一位作家,名字是Alex Tizon,亚裔美国人,来自菲律宾。他的书《大小人:寻找亚洲人的自我》里边儿有一句说:所有种族的女性都一致公认东亚男性为吸引力最低,一个两年的哥伦比亚大学研究发现甚至东亚女性都认为白、黑、拉丁男性比东...

  • [文娱]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跪族篮孩”吗? 日期:2019-10-25 13:00:43 点击:464 好评:4

    美国当地时间2019年10月4日晚上九点左右,莫雷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条涉港的不当言论并配上图片。这则言论发表没多久,就得到了NBA爆料大神沃纳洛夫斯基的点赞。莫雷在这个时间节点发布此等言论,显然极为不妥,也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 【莫雷推特】...

  • [文娱] 真正的满清男人发型竟然是这样的,笑抽我了! 日期:2018-02-15 09:02:15 点击:398 好评:10

    如今在清装辫子戏影视剧中,男人一律梳着“阴阳头”,就是把头发的前半部分剃掉,后半部分辫成粗长的发辫。港台清装剧和大陆清装剧还略有不同,前者剃掉的部分较少,后者剃掉的部分较多,大概三分之一左右。但这并不是真相,而是搞错了!甚至大错了,违背历...

栏目列表
最新互动
站长推荐
推荐内容
有图有真相!震惊!请自觉抵制辫子戏!
发布:2019-02-05 16:28:51
点击:1289  佳度:42
热点内容
有图有真相!震惊!请自觉抵制辫子戏!
发布:2019-02-05 16:28:51
点击:1289  佳度:42
守望者:犹太精英全面掌控西方,我国能否抗拒犹太渗透?
发布:2019-10-16 21:23:47
点击:676  佳度:2
审美的政治与真相:为什么东亚男人失去了地位?
发布:2020-03-06 17:20:58
点击:566  佳度:7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跪族篮孩”吗?
发布:2019-10-25 13:00:43
点击:464  佳度:4
真正的满清男人发型竟然是这样的,笑抽我了!
发布:2018-02-15 09:02:15
点击:398  佳度:10
陈丹青:我看徐悲鸿
发布:2018-07-16 07:27:03
点击:323  佳度:6
清国男人的辫子:顺治时只能脑门心留一小撮头发
发布:2018-02-15 09:02:35
点击:301  佳度:6
金庸,见证了一个时代的精神空虚
发布:2018-11-01 13:22:21
点击:273  佳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