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首页  |  李退山文集  |  高级搜索  |  TAG标签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汉泊客文化网

汉泊客文化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史哲 > 中国历史 > 明朝 >

扬州十日:作为一个普通人,如何在古代的屠城中活下来?

时间:2022-02-04 20:58来源:落子开新局 作者:落子开新局 责编:caian 点击: 小字中字大字汉典
屠城,大家都知道,值钱的,能用的,统统抢走;活着的,能动的,男女老少,小猫小狗统统杀掉。在封建时代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灭族灾难中,有幸运存活下来的人吗? 有。 明朝遗民王秀楚,就在扬州屠城中活了下来,并写有日记1篇,下笔生动、细致,细节描写详尽……

屠城,大家都知道,值钱的,能用的,统统抢走;活着的,能动的,男女老少,小猫小狗统统杀掉。在封建时代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灭族灾难中,有幸运存活下来的人吗?

有。

明朝遗民王秀楚,就在扬州屠城中活了下来,并写有日记1篇,下笔生动、细致,细节描写详尽,竟具有电影一般的效果,读者如身临其境,堪称奇文!这篇罕见的日记让我们得以窥见明朝末年亡国灾难来临时,大众心态之麻木和社会状况之恶劣,实属难得!读来又实在悲痛!

以下为原文的大致译文,原意不变,语法上稍作改动,大家可细心阅读。

顺治2年(1645年)4月14日,白洋河失守,督镇史可法仓皇退到扬州,随即紧闭城门,打算死守扬州城。

满洲军很快到来,4月24日,开始用大炮攻城。

扬州十日
【史可法】

我家住在城西,属一个姓杨的将领管辖。城门关闭后,他手下的兵卒散步在各处,各家都进驻了士兵,我家有2个,表面上看他们是来保护我们安全的,实际上,我每天给他们1000钱依然无法阻止他们践踏祸害。后来负担不起了,就和邻居们商量,请他们的杨将领吃顿饭。

席间,我们不断讨好杨将领,他终于下令让士兵们都规矩点。不过,他表示很想找一名会弹琵琶的高档扬州名妓,以便军务闲暇之余休闲娱乐。

4月25日满军入城

早上,城中传出告示。告示中声明,此次守城,一切由督镇史可法一人担当,不会连累百姓。大家看后都无比欣慰,一会儿又传来了巡逻的明军小胜敌军的消息,人们更加喜笑颜开,不禁互相庆贺起来。

不一会儿又听说敌军入城了。我着急地到外面打探消息,听人说,“并非敌军入城,是靖南侯黄得功的援兵到了”。(真实的情况是,清军假冒黄援军,骗史可法开城门才攻入扬州)。我宽了心。到了大街上,看见的却是尘土飞扬中光着脚披头散发的人们正在狂奔,场面混乱不堪。问他们,一个个心急气喘的说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忽然街上出现了几十人马,气势汹涌,人群纷纷躲避。我看见人马中众人护拥着的正是督镇史可法。我猜测敌军应该是入城了。后来得知,他们本想从东城突围,因为满军防卫严密,又打算从南关突围。

一会儿,迎面又走来一匹马,坐在马上的人正痛苦地哀嚎,拉缰绳的两个士兵看起来有些依依不舍,最终他们还是离开了,我后悔没有上前去问他的姓名。他们离开后,城墙上守城的士兵开始扔掉兵器,脱下军服,纷纷从城墙上往下跳。有人当场摔碎了脑袋,有人摔折了腿。一转眼,城墙上已经看不到人了。

扬州十日

之前,由于城墙狭窄无法放置大炮,督镇史可法下令在城墙上放了一块木板,一头搭在城墙上,一头搭在民房上,但这个工程还没来得及完工。这会,率先进城的敌军已经挥舞着兵器开始乱砍乱杀,仓皇逃窜的人们拥挤着逃命,城墙上的道路很快被堵塞。有人跳上了那块木板,趴着往前逃,想爬到那一头的民房上,紧接着更多的人爬上这块木板。

木板并不坚固,人数一多很快就折了,木板上的人像落叶一样从空中坠落到地上(城墙很高,死者众多)。那些爬到民房屋顶上的人,脚踩瓦裂,劈劈啦啦。脚下屋子里的人吓坏了,他们的堂厅、厨房、卧室窗户到处都是从城墙那边爬过来的人。

扬州十日

我跑回家中(后厅正对着城墙),从窗隙中向外看,城墙上雨中的满兵步履严整,淋着大雨也不见混乱。这样军纪严明的军队应该不会对百姓乱来吧,我想。

正看着,邻居们叩门过来了,说要一起设案焚香迎接满军,以示臣服,希望保全性命。我知道这并没有用,但在如此形势下不好违逆众人,只好答应下来。大家换好衣服,排好队等待,等了很久也不见人来。

我于是又回屋内从窗隙中继续偷窥。这会,满军的队伍稀疏了不少,走走停停。忽然看见队伍中夹杂着几名妇女,看着装,是扬州本地女子。我顿时恐惧起来,回头对妻子说:“敌兵入城,如有不测,你当自裁以免受辱。”妻子哭了,说:好吧!又说,我以前积攒了好多私房钱,交给你吧。说完,把家里的钱财都给了我。

这时候,有人大声喊:来了!来了!我急忙出去,远远望见北面来了好多人马,中途遇到迎接的队列,马上的人俯首对等待的人说些什么。此时,扬州城内已经人人自危,大家各自为守,虽相隔不远并不通消息。

我们焦急地等待他们靠近,才知道他们正挨个要钱。但看起来并不苛刻,给了就要,不给挥舞刀枪恐吓一番,也未伤人。后来听说,有人交了黄金万两,却被瞬间杀头,原来是做了满人的奸细。

终于,他们来了。一个士兵指着我,对后面的人说:“找这个穿蓝衣服的人要钱。”后面的满兵刚下马,我就飞快地跑远了。我心中疑惑:“我穿得跟个乡下人似的,为啥单单找我?”我远远地躲了起来,看见他们收了一些又向前走了。

后来我哥哥弟弟们来到我家。我说,我周围住的都是富商,他们该不会认为我也是富商吧?大家都十分焦急,决定立即转移到二哥家。二哥住在何家坟后面,左右都是贫农,应该比较安全。大哥带领家中妇女儿童等人从偏僻的小道来到二哥家。我依然留在家中以便继续观察。

不一会儿,返回的大哥说:“满军已经在大街上大开杀戒了,留在这个地方有什么用?我们亲兄弟要生死一起!”我于是拿好先人神主的牌子和大哥一起来到二哥家。此时,我、大哥二哥、弟弟、2位嫂子,1个侄子、妻子、儿子、2个娘家小姨、1个内弟,共12人避在二哥家中。

扬州十日

天渐渐黑了。我们不敢待在屋里,全部躲在房顶。雨越下越大,10几个人盖着一条毛毡,大家都浑身湿透了。城内的火光如雷电一般清冷刺眼,雨声夹杂着满军的杀人声、火焰的辟卜声轰耳不绝,隐约还能听到被砍伤还没死的人发出的痛苦呻吟。我们在雨夜的房顶上战战兢兢地等待着,直到深夜声音低微了才悄悄下来回到屋中。

我拿出之前妻子交给我的钱财,分了4份,4个兄弟各拿1份,以备不时之需或可救人一命。妻子又找出破衣烂鞋让我换上,扮成穷人。

大家心中阴霾密布,整夜未眠。这一晚,听到一种很奇怪的鸟发出笙簧一样的叫声,像小孩啼哭一样。

4月26日失散

天色渐明,我们不敢在屋中逗留,再次爬上屋顶,发现有10几个人趴在房顶与房顶之间的天沟里躲避。

忽然,有人仓皇爬墙上房,后面紧跟着一个持刀士兵,士兵一下就看到了我们,也不追他了,转身向我们跑来。我立即跳下房顶,大哥二哥弟弟也随即跳下。慌乱中,我们兄弟与其他家人失散了。

藏匿中,听到3个满兵说,要给大家安民符节,主动站出的都可活命。大概有五六十个人出来了。二哥说,我们只有4个人,遇到不讲理的兵也不能幸存,不如跟着大家,人多势众也容易逃跑。我们都乱了方寸,只好默许。

出去后,3个满兵向我们挨个要钱,哥哥弟弟都拿出财物给了他们,我正暗自庆幸他们忘了我,突然听到人群中有人小声叫我名字,一看竟然是我的好友朱书兄的2个小妾,俩人衣不遮体,披头散发,狼狈不堪,一个怀里还抱着女婴。

我慌忙制止她们,还是被满兵发觉了,他拿起鞭子就抽打婴儿,打完一把抢过来扔到了泥水中。我们几十个人被3个满兵驱赶着,如同牛羊一般,稍有不前,就被立即杀掉。街上满地都是婴儿,马蹄践踏的,被人踩死的,刀砍两节的,肝脑涂地、不堪入目。一沟一池,全是尸体。池塘被尸体填平,血流入水中,河水成了五颜六色。

过年理发

我们被赶到一所宅子前,是廷尉永言姚公的住宅。从后门进入,但见屋宇深邃,遍地尸体。我想,这大概就是我的死处了吧。

进了门,几个美貌的女子正在堆积如山的彩缎服饰里埋头翻拣,一个士兵在看管他们。见到我们,他大笑起来。男人们被赶到后厅,女人们则留在旁室。前厅房中有3个制衣女人,也有一个中年妇女在挑拣。这女人是扬州人,浓妆艳抹,鲜衣华饰,一找到值钱的东西就谄媚地向满兵献上,令我恶心至极。

满兵们命令所有妇女全部脱光,让制衣的女人给她们换上新衣服,这些妇女裸体相向,隐私尽露,几个满兵哗笑不已。换完衣服,满兵挑选后开始左拥右抱,饮酒作乐。

一会儿,一个满身酒气的满兵提刀起身,大叫:“蛮子,过来!过来!”旁边的很多人都被绑住了不能动弹,二哥说:“势已至此,夫复何言?”便紧握住我的手往前走,有几人站了起来,弟弟也跟上了。出厅后,才知道外面满兵正杀人,大家正排着队等着被杀。

似有神灵相助一般,我忽然心中一动,转身回到后厅,向西边逃窜。西房有几个老妇,躲不开,我立即跑向中堂,从中堂穿到后室,发现里面全是马匹牲口,我心中一急,趴在地上,滚了一身泥土,从一匹匹牲畜腹下小心地爬了出来。又过数间房屋,都没有发现逃离之路。跑到房屋尽头,发现一个屋间小道似可通往后门,不幸的是,小道上的门已被满兵用长钉钉死。

我转身又从后屋来到前边,听到前堂杀人的声音,更加惶惶无措。忽然看见有几个扬州本地人在做饭。我跑过去,求他们收留我,但被他们立即严词拒绝了:“我们是被抓来干杂活的,如果被发现,肯定怀疑有诈,你会害死我们!”我继续哀求,他们恼怒起来,把我拉到了外边。

出门发现台阶前的架子上有个离屋顶很近的大瓮。我抓住架子就往上爬,手刚刚碰到瓮,架子就倒了,翁和我都摔到了地上。我唰地爬了起来,又跑回小道门处。双手抓住钉门的长钉拼命摇动,拿起手边的石头拼命敲击,声音太大吓得我立即扔下石头,继续用双手拼命摇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长钉松动了,我全力往外拔,长钉终于被拔出来,再伸手去拉门闩,发现门闩被雨水浸泡后坚涩难开,似乎比拔钉要难上百倍!我开始疯狂拔门闩,门闩没开,门框却断了,整个门忽然倒下,连同旁边的墙壁都塌了一大块,声音如雷鸣一般震得我心惊胆战。惊慌中,我纵身一跃,跳过烂门,逃了出来。

外面就是城脚。街上到处都是满兵和马匹,根本无法通过。我挤身钻进了乔宅的后门,发现这里可以躲避的地方都已经有人藏匿,且都坚决不肯他人再进入,五间大屋子无一例外。

眼看着就到了大街,我几乎绝望了,转身进入了那间与大街相邻的房间。没人。“街上的满兵来来往往,这里最危险才没人在这躲藏吧”,我想。

进去屋,我抓住支柱登到仰顶上,屈身向里躺下。这间屋子的房顶上有竹席做的隔断,顺着它可以抓住房梁。我用手扳住梁上的桁条爬上去,脚踩驼梁,下面有席子遮挡,房梁以上漆黑一片。我这才发现我的双手手指早已裂开,钻心一般的疼痛,互相一摸,又摸到手臂上大片黏糊的血,是拔长钉的时候就裂开了吧。

忽然,听见隔墙弟弟的惨叫声和举刀砍击的声音,一共砍了3下,才沉寂下来。又听到二哥的哀求:“我有钱财在家中地窖,放了我吧!”接着是一刀砍下的声音,一切又归于沉寂。此时的我已是心若焚膏,眼枯无泪,肠结欲断,不能自主。

后有满兵前来,用长矛往梁上戳,发现里面是空的,满兵料想无人在上,我才幸运地整日没有被发现。这天没有太阳,我躲在漆黑一片的房梁上不知是早是晚,听见外面街上每有满人兵马经过,必有众多男女哀号随后,被屠杀的不知有多少人。

我弟兄四人,二人遇难,大哥生死未卜,妻儿不知在何处。我必须去找他们,说不定还能见上一面。

听着外面兵马的声音逐渐稀疏了,我才悄悄下地来到前街。此时已是深夜。街上却火炬照耀如白昼。城墙脚下堆积的尸体如鱼鳞一般密密麻麻,没有放脚之处,我只好趴下以手代步。我在尸体堆中低声呼叫,无人应答。远远地看到又有火炬蜂拥而来,我急忙趴在尸体堆上。不知过了多久才到达大街。

过年理发

我趁间隙,小心地躲过满兵巡逻,越过大街,到达小路。路上遇到其他跟我一般逃难的人,身体接触互相惊骇。终于在亥时到了二哥家。

二哥家宅门紧闭,我不敢敲门。一会儿听到大嫂的声音,才轻轻敲门,开门的正是妻子。大哥在,我妻儿也在。我和大哥抱头痛哭,原来他被抓去干活后又被释放,但我不敢告诉他二哥和弟弟的事。二嫂问我,我骗了她。

我问妻子是怎么逃脱的,她说:“那个满兵追上来的时候,你们都跑了,我抱孩子从房顶跳下,妹妹也跳了,伤了脚不能动,索性不跑了。那个满兵把我们带到一间屋子里,屋里还有其被绑着的几十个人,然后他出去了。再后来,另一个满兵来,把妹妹带走了。又过了很久,也不见前一个满兵回来,我给了看守的女人一些钱才出来了。

外面四处火起,我难以安定,远远看向何家坟方向,阴森的树木里传出震天的哭喊声,惨叫声,呻吟声,如同鬼魅,堪比地狱。

4月27日棺材旁躲避

天亮了,杀声逼至,我问妻子可有去处,她拉着我到一个棺材后面的废墟中。这里荒砖古瓦,久绝人迹。我把儿子放在棺材上,用苇席覆盖,让怀孕的妻子蜷缩着躲在棺材前面,我弯腰蹲在后面,屏住气息,四肢抱紧,缩成一团。

将近中午,满军杀掠声音越来越大,街边尸体越来越多。可怜的汉人不论人多人少,不管看管的满兵人多人少,全都垂首匐伏,无人敢抗,无一敢逃。

这天,我们侥幸未被发现,捱到了夜幕降临。我5岁的儿子酣睡在棺材上,从早到晚,不哭不闹,也不要吃的喝的。我叫醒了他,拿了一片瓦,舀了沟水喂他,他喝了之后又沉沉睡去。等我们悄悄回到二哥住宅,才知道大嫂又被劫走了。我可怜的小侄子(尚在襁褓之中)竟不知所踪!三四天的时间,我们12人,只剩下大哥、我和妻儿4人了!

家中已无米下锅,我们只好继续忍着肠鸣到天明。当夜妻子寻了短见,幸亏被洪老太太(大哥的娘家亲戚,在二哥家附近)救下。

4月28日草房乞命

我对大哥说:“倘若大哥幸而无恙,求保护我儿子,哪怕只是苟延残喘一时。”大哥垂泪劝慰。最终大家告别,各自逃往他处。。洪老太太让妻子随她一起躲藏在柜子中,妻子坚持和我一起。于是我们一家仍然躲在棺材那边。

没多久,几个满兵就冲进屋,把洪老太揪了出来,对老太太百般殴打,索要钱财,逼问其他人的藏匿处,她始终咬紧牙关,没有供出一人。(后来,作者感激她的大恩大德,把二哥的家产百两银子,自己家中剩下金银钱财,一起给了洪老太感谢她的救命之恩)

这一日,满兵来得很多,但都是一到屋后看见棺材就走了。一会儿,又有十来个满兵来,有一人直奔棺材,拿长竿戳我的脚。我大惊,不得已出来,原来是为满人当向导(帮助满兵寻找藏匿之人,历来就有这类奸人)的扬州本地人。我拼命向他求饶,给了他们好多钱,他说:“因为她怀孕,便宜你老婆了”。回头又向满兵低声说了几句,走了。

一会儿,一个穿红衣的满人少年手持长刀,大声叫着要我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刚才那些人泄密。我只好出来,他也不说话,拿刀尖对着我。我拿钱给他,他收了,看见妻子要带走她。妻子挺着九个月的孕肚,伏地不起。我又拿了些财物求他:“我妻子已怀孕多月,昨天从屋顶摔下,坐起来都万万不能,怎能走路,求你放过。”少年不信,掀起衣服察看她的肚子,看到先前染血的裤子,才悻悻走了。

这满人少年又劫持了一个少妇,还有她的一双儿女。小儿叫着妈妈要吃的,惹恼了他,他挥刀一击,小儿当即脑裂而死。

我对妻子说,此地已被人发现,不能藏身了。妻子是个无畏生死的人,坚决要自尽,我也惶惶无主。我们在房梁上系了绳子,打算一起下地狱。不知怎地,脖子上的绳索忽然断裂,我俩跌落在地,还没起身就看见很多满兵冲进大门,求生的本能让我们迅速起身,拔腿奔向门外的草房。

草房里全是妇女,她们同意留下妻子,但不让我进去。我只得跑向另一间草房,草堆满了屋子,我奋力爬到草堆顶,用乱草盖在身上。

没一会满兵就赶来了,他们一跃而上,用长矛对着草堆一顿乱戳。我急忙从草堆里出来乞命,又给了他们一些钱。满兵拿了钱又去搜草堆,找出来的人都拿钱给了他们。满兵满意地离开了,大家又一次钻入草堆。

过年理发

我知道此处不能久留,就回到妻子藏身的草房。看见妇女们已经用血涂满身体,头上和脸上抹满了煤渣。披头散发,如同鬼魅。我又一次恳求她们,终于获得同意可以钻入了草底,她们拥卧在上。其间,如果不是妻子给我一个竹筒,让我一头插入嘴中,一头插在草堆外,我可能已经被憋死了。

后来满兵开门入室,但很快转身就走,再未回头。这事太怪了,笔不能载。

天渐渐黑了,女人们站起来,我才从草堆下出来,已是汗流浃背。晚上,我们去了洪老太太那里,大哥也来了,说是白天被劫去挑东西,满人赏了他一千钱后又放他回来,还说有个姓汪的将爷,住在本坊昭阳李宅,每天用数万钱财救助难民,获得他救助的人不少。

这一晚昏昏睡去。

4月29日神秘红衣人

我心中暗暗盼望能有幸遇上赦免,但外面纷纷传言,满军要杀光全城。

城内有一半残留的百姓,夜行昼伏,试图逃往城外,但大都已遇害。城外有许多亡命之徒,眼红城中财物,趁火打劫,在夜间难民逃亡的要道设伏,搜刮钱财。一时间,竟分不清是满兵劫城,是明军劫城,还是流寇劫城。

妻子因为怀孕的缘故屡屡化险为夷,于是我让妻儿不再刻意躲藏,只伏在草堆上用乱草盖住。我一人藏匿在池畔的深草中。好几次满兵来了,把妻子搜出,都只少给了一点钱就又放了她。

再后来,来了一个特别凶狠的满兵,又打算劫走妻子。妻子故技重施,倒地不起。这人不依不饶。妻子拖着肚子在地上旋转,满兵举起刀背在她身上一顿乱打,血瞬间溅满衣裳。

妻子曾对我说:“倘遇不幸,我必死无疑,你不可因为夫妇之故出来哀求,这样还会连累儿子;我死一定死在你眼前,这样也能使你死心,不必挂念我。”所以,我躲在草中没有出来。

我看到妻子死不跟他走,想着她必死于该满兵之手了。但此人并没有杀她。他揪住妻子的头发在自己手臂上绕了几圈,拽着她曲曲弯弯地走了一箭地远(一箭地,意思是射出一箭的路程),走几步就用刀背在她身上敲击数下,辱骂一番,一直到了大街上,遇到了一队满军骑兵,一名骑兵用满语说了什么,他才放手。等我跑去看时,妻子正伏地痛哭,此时的她已经体无完肤了。

忽然地,烈火四起,何家坟前后的许多草房被点燃了。藏在草房里的人,被火一逼,四下奔窜,出来就立即被砍杀,无一幸免。有些人死不肯逃出火海,被生生烧死。闭门不出的家户中,少的有几人,多的有上百人。一间屋子里到底有多少冤魂死鬼不得而知。

此时的扬州城内已经无处可避了,也不能避。避,被抓住,没钱是死,有钱也是死;老老实实出来等在道旁,生死反而不可预知。

我与妻子、儿子用泥涂满脸和全身,一同前往棺材后面。此时火势愈来愈烈,墓地中的棺木被引燃,光如电灼,声如山崩,赤日惨淡,为之无光。眼前所见,如地狱中无数个夜叉魔鬼驱杀人间生灵,恍惚间我已不知此身是否还在人世间。

突然又传来惨叫声。远远望见大哥正与一个满兵相持,他因为力气大,迅速撇开了对手,满兵在后面追赶出了田巷,半晌不见人影。突然一人赤身裸体,披头散发出现在我面前,仔细一看,竟是我大哥。满兵很快赶来,再一看,正是今日拖拽我妻子的那个人!

大哥向我要钱救命,我摸出身上仅剩的一锭银子给了那个满兵。显然,他怒气未消,拿了钱,却举刀砍向大哥,顷刻间,血水喷射而出。我5岁的儿子拉着满兵的衣服哭泣求饶,满兵停下来,拿儿子的衣服擦了擦刀上的血迹,举刀又一次砍向大哥……大哥就这样在我眼前几乎瞬间毙命。

但我无暇伤心,无暇思考,因为那个满兵旋即拉住了我的头发,一边拿刀背往我身上乱打一通,一边辱骂我要钱,我钱财已尽,说,你一定要钱我只有一死,或许还有其它财物可以给你。

他拉着我的头发走到洪宅,我倒出了之前藏在大瓮中的衣饰在内的所有财物供他挑选。挑完,他看到儿子脖子上的银锁,用刀割掉。走的时候,恶狠狠地盯着我说:“我不杀你,自有人杀你”。我这才料定,满军杀尽全城的说法属实,再无幻想。

满人

把儿子放回宅中后,我和妻子急忙出来看大哥。他脖子前后被砍伤的刀口有一寸多深,胸前更重,拨开伤口可以看到五脏六腑。我们扶他到洪宅,问他,也感觉不到疼痛。他喉管受伤,默默地躺在地上,我已心碎不能言。

乱尸之中忽然有人问我,定睛一看,原来是相熟的邻居,对我说:“明日必然洗城,所有人都要杀尽,你跟我一起逃城走吧!”妻子也劝我逃走,我念及大哥生命垂危,又想,以前逃命靠的是钱财,如今钱财已空,哪有生存之理?(插一句,我其实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作者从始至终都没有顾及过妻子的生死,反倒是妻子出谋划策,生死无畏,愿身先死,愿他先逃?作者几处为家人担心都是担心的哥哥弟弟,不说了,继续往下看)

大火渐渐熄灭,我和妻儿找了一个粪窖躲在里面,洪老太也过来与我们一起。后来见到有几个满兵掳了四五个妇女同行,2个年纪大一点的不停地哭,2个年纪小一点的却不以为意,嘻笑自若,满不在乎。期间有2个满兵追上他们要抢走这几个女子,不成,双方撕打在一起。

一个满兵将少妇抱至树下野合,老妇人哭泣着跪地恳求,那少妇却不加拒绝,被数10人奸淫后,还自己追上与满兵淫乱。其中1名少妇已经不能起身,我想起此人应是焦家儿媳,又想起她平日的所作所为,觉得遭此报应似乎并不为过,惊骇之下又不胜叹息。人啊,命运啊!

扬州十日

这时,一个满人来到我面前。此人红衣佩剑,看起来不到30岁,应是一名官吏。旁边跟着一个随从,相貌魁梧。后面还有几个汉人背着重物相随。红衣人盯了我许久,指着我问:“看你并非与这些人同类,老实告诉我,你是什么人?”

我心中想,很多人因为装大得以保全,也有很多人因为装大而毙命。还是如实相告吧!红衣人大笑着对他身旁的随从说:“你服不服?我就知道此蛮子不是寻常人等。”又指着洪老太太问,我也说了。红衣人说:“明日王爷(多铎)下令封刀,你等可以保全性命了!这几天别自己送死!”。又命随从给我了几件衣服,一锭银子,问:“你等几日未食?”我说:5天了。他说:“随我来”。

到了一处住宅,里面有一个老妇和一个小孩。见我们到了,老妇人十分惊骇,立即跪地求饶。红衣人对她说:“好好伺候这几个人,否则就杀了你,你的儿子跟我走。”说完拉住小孩走了。

老妇人对我们招待周到。她认为这样她的那个孩子就可以活着回来,又搬出鱼饭给我们吃。这儿离洪老太太的住宅不远,我拿了些给大哥送过去。他喉部的伤已经让他不能咽下任何食物,我心如刀割,给他梳了头,洗了污血,把红衣人的话告诉了他,希望他能撑下去。

这天,我逢人便传播红衣人的话,大家听到都宽了心。

4月30日汉奸兵

今天屠城已经没有那么厉害了,但也不是完全不杀不抢,只是穷困偏僻的地方相对安全了些。扬州城内的富家已经全部被搜刮一空,子女们也全部都掳走不知所踪。

兴平伯高杰叛乱投敌的汉奸兵也进入到了扬州城内,他们一样烧杀抢掠,似乎比满兵更甚,就算剩下寸丝半粟也要搜罗一空,简直难以形容。

5月2日焚烧积尸

官府在公告中说,府道州县已设置官吏拿安民牌告知百姓,城中百姓们不必再惊惧。官府又通知了各寺院僧人开始焚化积尸。据焚尸簿记载,前后约80万人被焚烧。还不包括那些落井投河、闭户自焚、悬梁自缢的。死于这场灾难中的真实人数不得而知。

这天,我用烧绵絮灰和人骨灰给大哥疗了伤。我看他似已神志不清,晚上,便把二哥、弟弟的死讯告诉了他,他不言不语,只点点头,我心痛无比。。

5月3日放粮赈济

官府贴出布告,开仓放粮赈济灾民。米是史可法督镇原先储备的军粮。来领取米的人个个都刀痕遍体,血渍成块,腥秽触鼻。

很多人手拄拐杖,面容枯槁,腋下挟一个草袋,看起来像神庙中的冤鬼一样。倒是那些乞丐们因为常年挨饿自有生存之法,还有些样子能看得过去。大灾之下,来领米的人你争我夺,连至亲至交也丝毫不在乎。身强力壮的人能多抢一点,身材孱弱的人来来往往,你推我桑地没拿到一点,又哭成了泪人。

5月4日恶臭熏天

天晴朗起来,路边堆积的尸体经过雨水浸泡迅速膨胀,人的皮肤在阳光下呈现出一种青黑色,就像蒙着一层薄薄的鼓皮,皮下的血肉已经溃烂,满城恶臭逼人。城内到处都在焚烧尸体,浓浓的黑烟彻夜不停,腥臭的气味即使待在家里,关闭门窗,也让人难以呼吸。

5月5日谁是抢劫者

藏在幽僻处的人慢慢都出来了。每每相遇,都落泪不能说一句话。我们处境好一些,但白天仍然不敢长时间待在家里。早上吃过饭就赶快到野外躲避。

每天趁火打劫的人依然很多。这些人没有兵器,就拿着棍棒敲诈财物,如有不从就会被殴打。遇到妇女们,也同样不放过,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可悲可叹!

今天,又去看了大哥,他刀疮迸裂,痛苦而死。虽然早有准备,依然痛不能言。

我们兄弟嫂侄妻子亲人(不算妻子娘家兄弟姐妹,她的两个妹妹不知所踪,一个弟弟已被杀死)共8人,如今仅存我一家3人,扬州城内类似的遭遇有多少?

自4月25日至5月5日,前后10日,其间都是亲身经历,亲眼所见,如实记录。如果是从别处听来未经证实的事我根本不纪录于此。

到此,日记完。

扬州十日

借着笔者的眼睛,我们看到了铁蹄践踏下的扬州满目疮痍,满军所到之处,血流成河,肝脑涂地,积尸遍野;看到了巨大灾难下的众生百态,或忠或奸,或勇或怯。人类文明在生死关头、利益面前似乎不值一提,资源的争夺让人瞬间回归到最原始的状态。弱肉强食,成王败寇又似乎是历来如此。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感谢您的中肯建议和理性评价!
游客昵称: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头条更多...
热点头条更多...
最新文章更多...
  • [明朝] 明朝入华黑人小记 日期:2017-03-31 19:05:20 点击:328 好评:0

    据《明太祖实录》,洪武五年(1372)“九月乙巳朔,南海盗黑鬼为乱,诏广东卫兵讨之。败其众于马鞍山,又败之于浪淘觜,生擒黑鬼及伪都督元帅等三百七十余人,斩之。” 广地自古多“黑厮”,这个起义领袖既然被称为“黑鬼”,很可能是个扯旗造反的黑人。 我国...

  • [明朝] 被遗忘的汉族女英雄秦良玉 日期:2017-08-02 14:42:28 点击:273 好评:4

    在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刚刚出生的女孩被称为“女将”,这种延续至今的奇特称谓,正是源于明末民族女英雄秦良玉。 作为中国历史上惟一登上正史的女将军,秦良玉在历史上地位显赫——她是明朝末年战功卓著的民族英雄,也是石柱著名女土司,三次北上抗清勤...

  • [明朝] 为何李氏朝鲜可以延续500年之久? 日期:2017-04-24 08:40:40 点击:246 好评:5

    李氏朝鲜可以延续500年之久,超过所有中国封建王朝?2 条评论21 个回答夏惟桐夏惟桐税收话题优秀回答者其实周朝的国祚长达800年,当然周朝算不算封建王朝还有争议。不过我想题主的意思是为什么朝鲜的李家能在这个国家维持统治如此之久...

  • [明朝] 曾与朱元璋争天下陈友谅后裔如今成了韩国人 日期:2018-01-23 11:11:35 点击:244 好评:0

    陈理(1353年--?),湖北沔阳人,元朝末年大汉皇帝陈友谅的次子。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七至八月,陈友谅与朱元璋战于鄱阳湖,史称“鄱阳湖之战”,中流矢而死。陈友谅死后,张定边等人在武昌立陈理称帝,改元德寿。次年,朱元璋兵临武昌城下,陈理出降。...

  • [明朝] 扬州十日:作为一个普通人,如何在古代的屠城中活下来? 日期:2022-02-04 20:58:23 点击:235 好评:2

    屠城,大家都知道,值钱的,能用的,统统抢走;活着的,能动的,男女老少,小猫小狗统统杀掉。在封建时代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灭族灾难中,有幸运存活下来的人吗? 有。 明朝遗民王秀楚,就在扬州屠城中活了下来,并写有日记1篇,下笔生动、细致,细节描写详尽...

热点文章更多...
  • [明朝] 明朝入华黑人小记 日期:2017-03-31 19:05:20 点击:328 好评:0

    据《明太祖实录》,洪武五年(1372)“九月乙巳朔,南海盗黑鬼为乱,诏广东卫兵讨之。败其众于马鞍山,又败之于浪淘觜,生擒黑鬼及伪都督元帅等三百七十余人,斩之。” 广地自古多“黑厮”,这个起义领袖既然被称为“黑鬼”,很可能是个扯旗造反的黑人。 我国...

  • [明朝] 被遗忘的汉族女英雄秦良玉 日期:2017-08-02 14:42:28 点击:273 好评:4

    在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刚刚出生的女孩被称为“女将”,这种延续至今的奇特称谓,正是源于明末民族女英雄秦良玉。 作为中国历史上惟一登上正史的女将军,秦良玉在历史上地位显赫——她是明朝末年战功卓著的民族英雄,也是石柱著名女土司,三次北上抗清勤...

  • [明朝] 明太祖为何传位给皇孙朱允炆,不传给皇子朱棣? 日期:2017-05-06 12:50:23 点击:267 好评:2

    明太祖朱元璋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国的汉民族英雄,他早年出身贫寒,在蒙据末期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打下了大明江山。然而太祖去世后,并没有将皇位传给儿子,而是将皇位传给了孙子,这是何故...

  • [明朝] 为何李氏朝鲜可以延续500年之久? 日期:2017-04-24 08:40:40 点击:246 好评:5

    李氏朝鲜可以延续500年之久,超过所有中国封建王朝?2 条评论21 个回答夏惟桐夏惟桐税收话题优秀回答者其实周朝的国祚长达800年,当然周朝算不算封建王朝还有争议。不过我想题主的意思是为什么朝鲜的李家能在这个国家维持统治如此之久...

  • [明朝] 曾与朱元璋争天下陈友谅后裔如今成了韩国人 日期:2018-01-23 11:11:35 点击:244 好评:0

    陈理(1353年--?),湖北沔阳人,元朝末年大汉皇帝陈友谅的次子。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七至八月,陈友谅与朱元璋战于鄱阳湖,史称“鄱阳湖之战”,中流矢而死。陈友谅死后,张定边等人在武昌立陈理称帝,改元德寿。次年,朱元璋兵临武昌城下,陈理出降。...

栏目列表
站长推荐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
明朝入华黑人小记
发布:2017-03-31 19:05:20
点击:328  佳度:0
被遗忘的汉族女英雄秦良玉
发布:2017-08-02 14:42:28
点击:273  佳度:4
明太祖为何传位给皇孙朱允炆,不传给皇子朱棣?
发布:2017-05-06 12:50:23
点击:267  佳度:2
为何李氏朝鲜可以延续500年之久?
发布:2017-04-24 08:40:40
点击:246  佳度:5
曾与朱元璋争天下陈友谅后裔如今成了韩国人
发布:2018-01-23 11:11:35
点击:244  佳度:0
扬州十日:作为一个普通人,如何在古代的屠城中活下来?
发布:2022-02-04 20:58:23
点击:235  佳度:2
明末三大案
发布:2019-01-19 20:35:44
点击:212  佳度:0
明政府朝鲜抗日:三千骑兵打败三万日军
发布:2019-01-11 11:18:35
点击:194  佳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