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首页  |  论坛  |  圈子  |  登入  |  注册  |  忘记密码  |  高级搜索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RSS订阅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汉泊客文化网

汉泊客文化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史哲 > 中国历史 > 满据时期 >

清初“迁海”对广东社会经济的影响

时间:2019-01-23 13:10来源:参考资料网 作者:论文频道 点击: 小字中字大字汉典
清初,清政府为了防止海外郑成功和沿海居民联合起来进行反抗斗争,实行大规模地将沿海居民迁入内地,励行海禁政策,历史上叫做迁海或迁界。广东地处沿海,在战略上,扼南海之喉,历来海上贸易非常活跃,更主要的是广东人民在反清斗争中有过不少英勇壮烈的表……

清初,清政府为了防止海外郑成功和沿海居民联合起来进行反抗斗争,实行大规模地将沿海居民迁入内地,励行海禁政策,历史上叫做“迁海”或“迁界”。广东地处沿海,在战略上,扼南海之喉,历来海上贸易非常活跃,更主要的是广东人民在反清斗争中有过不少英勇壮烈的表现,因此,势必列入“迁海”范围。广东从顺治十八年至康熙三年(1661~1664年)三次划界“迁海”,除海南岛和澳门不便迁移外,所有广东沿海地区基本包括在内。据阮元纂《广东通志•海防篇》载:“粤省东起饶平大城所上里尾,西迄钦州防城”,中经广州、惠州、潮州、肇庆、高州、雷州、廉州等七府所属二十七州县,地方三千余里。同时,经过几次划界和迁移,距海的里数达八十里,甚至百里,里数越大,范围越广,所造成的影响越大。但是,由于当时清政府实行文化思想禁锢,规定所有著述率要依《明史》和《四库全书》的编纂原则,对违碍禁令的人事,悉需铲版删除,如抗清人物和事迹等,这样有关“迁海”的史实,正史固然不载,就是史志一类的地方文献,也语焉不详,所以有关“迁海”的真相,特别是对社会经济的影响,就不容易弄清楚。我们今从考订入手,辨别记载真伪,努力揭开史事的面纱,找出“近似值”,论述“迁海”对广东社会经济的影响,从而进一步说明“迁海”是清初广东社会经济发展缓慢的因素之一。

关于清初广东“迁海”的经过,近人已作过比较详细的考实(注:参见李东珠:《清初广东“迁海”考实》,载《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1995年第1期。),在此不再重述。至于“迁海”对广东社会经济的影响,大致有如下几方面:

一、严重地破坏了农业生产力。清初封建社会生产力因素主要是劳动人民和土地。“迁海”过程中,许多劳动人民流离失所,死于沟渠,或是抗迁,惨遭镇压,或是越界生理,被捕杀害。如广州府,史称:“甲寅春月,续迁番禺、顺德、新会、东莞、香山五县沿海之民,先画一界而以绳直之,其间多有一宅而半弃者,有一室而中断者,……迁者委居捐产,流离失所”(注:清钮诱撰:《觚剩》卷7。)。 又如香山县“黄染都民奉迁时,民多恋土,都地山深谷邃,藏匿者众。平藩(指平南王尚可喜——引者)左翼总兵班际盛计诱之曰:点阅报大府即许复业。禺民信其然。盛乃勒兵长连埔,按名令民自前营入,后营出。入即杀,无一人幸脱者,复界后,枯骨遍地。”这就是当时著名的“木龙冢”事件(注:《光绪香山县志》卷22,纪事。)。究竟因“迁海”而死有多少人呢?康熙年间广东人屈大均说:

“岁壬寅(康熙元年)二月……会滨海民悉徙内地五十里,……于是麾兵析界,期三日尽夷其地,空其人。民弃赀携累仓率奔逃,野处露栖,死亡载道者,以数十万计。明年癸卯(二年)华大人来巡边界,再迁其民,……先是,人民被迁者以为不久即归,尚不忍舍离骨肉,至是飘零日久,养生无计,于是父子夫妻相弃,痛哭分携,斗粟一儿,百钱一女,豪民大贾致有不损锱铢,不烦粒米,而得人全家以归者,其丁壮者去为兵,老弱者展转沟壑,或合家饮毒,或尽帑投河,有司视如蝼蚁,无安插之恩,亲戚视如泥沙,无周全之谊,于是八郡之民死者又以数十万计”(注:清屈大均撰:《广东新语》卷2地语,迁海。)

根据这里记载,每次迁界死几十万人,两次应该共有百万人。《辞海》(缩印本)作者根据屈大均的记载,只说八郡之民死者至数十万人(注:《辞海》(缩印本),上海辞书出版社,1980年版,第3086页。)。其实没有死这么多人。因为一者当时被迁的广东沿海居民,估计只有四十多万人(注:关于清初广东沿海被迁居民究竟有多少?史书记载不是过于抽象,不具体,就是失实,不准确。如吴宣崇根据彭绍开《测海集》王来任遗疏论粤东边界称:“居民奉檄内迁,流离失所至数百万”(见清江曰升撰:《台湾外纪》卷6,福建人民出版社,1983 年版)显然是笔误。近人不察,亦称:“广东前后两次迁界,……被迁人民数百万”(见《简明广东史》,广东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298页)。 其实没有这么多人,因为顺治十八年(1661年)广东人丁才有1000751 人(见梁方仲编:《中国历代户口、田地、田赋统计》,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258页)。何来有几百万人迁移呢? 据现有材料看当时广东沿海被迁居民的数目,虽然没有准确的记录下来,但各县被迁居民有的记录下来。被迁最多的县份如澄海县迁移38055人,占全县60272人的63.14%(见《嘉庆澄海县志》卷13,屯田户丁附)。 被迁最少的县,如开平县被迁移只有412人,占全县人口15818人的2.6 %(见《民国开平县志》卷13)。全省被迁移的县份有27个,估计平均每县被迁移一万五千人计算,也只有四十多万人。所以王来任说,“迁海”使广东滨海之地“流离数十万之民”,是比较符合实际的。);二者虽然死了不少人,但也有部分迁入内地在极其困难艰苦的条件下,生存下来。如顺治十八年(1661年)由新安、东莞等地迁移至广州西郊泮塘、荔湾、司马涌、彩虹桥、西村一带,搭茅寮木屋居住以捕鱼虾出卖为生活,后来这一带便形成了一个以移民产品为主的集散圩市,由于圩市的居民都是移民,所以俗称“移民市”。当时迁入有多少人,己无法知道,但仅康熙三年,番禺的蛋户,有约八万人之多,这部分迁入广州西郊的难民基本上活下来(注:参见廖汝忠撰:《旧有难民泪,今为宜民村》,载《羊城晚报》1989年9月18日;《广州史话》第94页。)。 他如新会何塘的容如玉,康熙三年奉迁,举家至高州,“高人多从之游,展界后复归”(注:《道光新会县志》卷9,人物下,容如玉传。)。 海阳县上莆乡民施氏,康熙三年迁海界时,“随夫流寓江右,(夫)景唯卒于赣,遗二子,氏孀守抚孤,侨居于赣,以女红自给,嗣闻海禁驰,民复故业,氏携夫骸骨偕幼子度岭,露宿风餐,独行千余里抵家”(注:《光绪海阳县志》卷14,列传13。)。顺德陈村李伯义,康熙三年,“其戚属以迁界流寓,伯义僦舍使同居,周恤存活十余家”(注:《咸丰顺德县志》卷24,列传4。)。类似个案尚多,今不备举。从上述个案中, 说明被迁移的人尚有生存还故乡的。正因此,康熙七年展界时,广东督抚招徕复业男妇十六万有奇(注:《同治广东通志》卷55,刘秉权传。)。但究竟死了多少人?上述屈大均的说法,自然免不了夸大其词,如据上述考察,全省沿海被迁居民只有四十多万人,招徕复业两次(一次是康熙七年展界,一次是二十二年复界)约二十万人左右,尚有二十万人左右看来是死亡了。死亡人数约占顺治十八年(1661)广东全省人丁1000715的五分之一左右(注:参见梁方仲著:《中国历代户口、 田地、田赋统计》,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258页。)。 这个估计看来较符合历史实际。

至于抛弃界外土地的状况,经过二十多年,如是山岭,“皆丛莽黑菁,豺虎伏焉”;如是耕地,虽然原来“田多膏腴”,但是迁界后,亦“沟塍久废,一望圩菜,完全荒芜”(注:清王胜时撰:《漫游纪略》卷3。)。当时究竟抛荒了多少耕地? 清人杜臻在《粤闽巡视纪略》卷三统计广东“七府所属二十七州县二十卫所沿海迁界并海岛洲田地三万一千六百九十二顷零,内原迁抛荒田地二万八千一百九十二顷零,额外老荒地三千五百顷零”。这统计,只及民田和屯田,至于灶地则没有统计,如香山县,根据《乾隆香山县志》卷二户役载,因迁界被抛弃界外屯田地是596746亩,而《粤闽巡视纪略》卷二载为401700亩,相差十多万亩,看来是没有统计灶地在内而形成的差额。同时,沿海屯田,如海康县,史称:康熙元年、三年迁界,“屯田弃于界外”,雷州府“抛荒田地(按:指屯田——引者)八百二十八顷八十亩(注:《康熙海康县志》卷中,屯田。)。但其他各府抛弃屯田数字,没有发现记载,一时亦难考证。因此,我们只好依据杜臻的统计,并用地方志来互证,择其比较准确的数字,列成附表一:康熙初年广东“迁海”抛荒田地统计,以供参考。这里统计出广东七府因“迁海”共抛荒田地4652873亩, 占七府原额田地14343327亩的32.44%,占全省原额田地25083987亩的 18.55%(注:此处全省耕地是顺治十八年的统计数字, 见梁方仲著《中国历代户口、田地、田赋统计》,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258页。)。可见杜臻上述除老荒地外,原迁抛荒田地只有二万八千一百九十二顷,自然统计有误,过于偏低,而《简明广东史》作者据杜臻统计,不管老荒或因迁海而抛荒田地混在一起重复统计,说广东前后两次迁界“抛荒田共531万多亩”(注:《简明广东史》,广东人民出版社1987 年版,第298页。)。所据材料和结论不符,显然是粗疏造成的错误。

沿海大量迁民死亡,田地抛荒,破坏了农业生产力,这是不言而喻的,其结果沿海地区及附近内地农业生产停辍,这使沿海地区粮价上涨,人民生活贫困,迅速地把他们推上了死亡的绝路。如潮阳县,史称:“康熙三年米价踊贵,钱银斗谷,至采野苗树根以食,价日益贵,卖妻弃子,饥殍载道,甚至寻死者比比,而迁民十之八焉”(注:《嘉庆潮阳县志》卷12,纪事。)。这真是当时沿海人民的一幅悲惨画图,也是农业生产力遭到破坏后的结果。

二、破坏了手工业生产。手工业行业遭到最严重破坏的是盐业。由于盐场分布都在沿海地区,史称:“粤自东起潮惠,西抵钦、廉濒海之地,俱有盐场”(注:徐世昌等撰:《清盐法考》卷214,两广。 )。实行“迁海”政策以后,“盐田俱滨界外”(注:《民国石城县志》卷4,盐课。),虽然“先因国货军需,民生不便淡食”的需要, 规定通省允许灶丁单身出入熬盐口子四处:广州茅洲圩、潮州达濠埠、惠州盐田村和廉州盐田村。除了特殊情况,如顺治十八年,新安县陈隽惠“率父老力恳上台,特设立归德场口子以外”(注:参见《嘉庆新安县志》卷14,陈隽蕙传。),其他县份一般都不准设立熬盐口子。如康熙四年六月广东总督卢崇峻题请除了设立上述熬盐口子外,许灶丁随地出界煎盐。兵部复议,认为己“立界拨兵严守”,灶丁随地出界煎熬,“恐通海生事”为由,不准再设熬盐口子(注:清佚名撰:《盐法考》,手抄本,藏北京图书馆善本部,卷16,广东。)。这些熬盐口子的设立,对本地区灶丁可以出界外盐场熬盐,维持生活。如上述归德场口子的设立,单身灶丁挂着腰版,“使得出界晒煎,存活一方”(注:参见《嘉庆新安县志》卷14,陈隽蕙传。)。但是,由于设立熬盐口子太少,距离口子远的广大盐丁根本上不可能出界外盐场煎盐,正如时人指出:全省设立上述四个熬盐口子,“非此四处不许出界熬盐,此为禁绝通贩计,固不得尔也。然以四千延袤之广,欲迁民并聚於四处则不可,欲各地散居之民千里赴口而出办则又不能,是皇与之恩允煎盐以为国课、民生计者,仅便于原附四处之居民耳”(注:清佚名撰:《盐法考》,手抄本,藏北京图书馆善本部,卷16,广东。)。因此,“迁海”使广东沿海盐场生产停止,盐田抛荒,灶丁失业,流离失所,生活不继而致死亡者不少。史称:“康熙元年,粤东禁海迁场,灶户失业,二年复迁,盐益衰”(注:清林有席撰:《平园杂著》卷3。), 就是这种情况的反映。当时被迁移的灶丁及抛荒的盐田灶地,根据现有资料,列成附表二:清初广东各盐场原额丁地课银和“迁海”缺征丁地课银,以供参考。

从附表二中,可以看到除琼州府外,其他七府二十县盐场迁移灶丁15147丁,迁弃界外灶地557530亩,缺征丁地和课银共达13563两,比原额10576两超出2987两,是后来升科池漏银等项数字。 可见当时所有沿海盐场基本上已全部停止生产。盐场停产,影响灶户生计和政府盐课收入,影响了盐商营运和盐的流通。如原来江西南、赣两府,向食用粤盐,“因康熙元年禁海以来,粤东路阻,致食淮盐”(注:《清圣祖实录》卷124。)。还影响广大人民的生活。史称:康熙五年, “盐价腾贵。迁斥之后,盐埕番在界外,民间淡食,至汲潮水及烧煎卤草以用”(注:《嘉庆潮阳县志》卷12,纪事。)。可见民用食盐的艰难。

此外,制香业,如东莞、新安一带,明末清初甚盛。仅东莞一地“岁售逾数万金”。当时种香、采香、制香成为当地人重要的经济活动,康熙元年“迁海”以后,当地种香居民被迫迁徙,丧亡不少。史称:“复迁以后,人民鲜少,种香者十户存一,老香树亦斩刈尽矣”(注:清屈大均撰:《广东新语》卷2地语,迁海。《广东新语》卷2,地语。)。制香业也就一蹶不振了。至于沿海的渔业,由于禁海,渔民不能出海打鱼,且要迁入内地,生活无着,引起他们反抗。如在番禺县,康熙二年十二月,市侨蛋户渔民周玉、李荣,因禁海,“尽掣其船,分泊港汊,迁其驽属于城内”,不能出海捕鱼,“失其故业”,生活无着,便率领渔民反抗(注:参见《同治番禺县志》卷22,前事3; 《觚剩》卷 7。)。渔业生产自然无法进行。

三、严重阻碍沿海界外商品经济的发展。沿海界外民间贸易往来的市集,完全被堵毁。清人王胜时亲自看到沿海市集的情况说:“坠县卫城郭以数十计,……粤俗乡村曰圩,惟存瓦砾”(注:清王胜时撰:《漫游纪略》卷3。)。此言属实不虚。如徐闻的白鸽寨圩市, 顺治十三年,因地处雷州府海口,“为雷州左臂要地,无白鸽则雷城单弱”,所以“开创营寨,广招居民,屯聚为圩市,货物辏集,舟车络绎,声势与雷城相联络,遂为一方雄镇。康熙三年迁海,……白鸽寨遂圩(废)(注:《宣统徐闻县志》卷8,江起龙传。)。 这样自然影响沿海地区市集和内地贸易往来,促使沿海地区经济萧条。同时,严禁片板下海,对外贸易基本停顿。史称:“故事……广东澳门各通市舶,行贾外洋。以海禁暂阻”(注:清杜臻撰:《粤闽巡视纪略》卷1。)。 大约从顺治十八年至康熙二十年(1661~1681年)共二十年,对外贸易基本中断,严重地阻碍商品经济的发展。清人慕天颜说:“本朝顺治六七年间,海禁未设,见市井贸易多以外国银钱,各省流行,所在多有。自一禁海之后,绝迹不见,是塞财源之明验也”(注:顾炎武撰:《日知录集解》卷11,银。)。清人蓝鼎元也说:自禁海以来,“百货不通,民生曰蹙,……沿海居民,萧索岑寂”(注:《清续文献通考》卷56,市集1。)。这样,对广东沿海地区资本主义萌芽的成长,自然是很不利的。

四、缺征课税,造成地方财政困难。由于“迁海”,界外田地抛弃,迁民流亡,只好免征被抛弃田地的田赋和迁民的丁银。据王来任统计,“每年抛弃地丁钱粮三十余万两”(注:《光绪广州府志》卷80,前事略 6。),时广东地丁银一百二十七万二千五百一十九两一钱(注:清刘继庄撰:《广阳杂记》卷2。), 即抛弃地丁银相当于全省地丁银原额四分之一。其实这数字明显偏低,至少未包括地主胥吏乘“迁海”混乱之机,将界内田地报为界外田地而逃避田赋在内。如在吴川县,史称:“迁界初,县中十五都富家巨族见当事有所好,飞米逃差,呈界内田为界外;有一甲而告(飞米——引者)二三十石者,有一人(飞米——引者)数石者,有豫先诡寄后果迁去者”(注:清陈舜系撰:《乱离见闻录》卷下。)。这样,疆界混乱,不仅界外,就是界内田赋也无从按原额征收。所以当时李士桢在《抚粤条约》中就指出广东田赋不清的原因是地主豪绅“将已垦之田仍隐瞒为界外之数”,从而缺征(注:李士桢撰:《抚粤政略》卷 5。)。可见地主豪绅将界内田地报为界外田地,而逃避田赋的现象并不只限于吴川县,而是较为典型性和普遍性的,才使李士桢定为抚粤工作中的重点解决的问题。如果把这部分逃避田赋的数目加起来,自然全省缺征田赋数字会更大些。至于杂课的客体广泛,项目复杂,其缺征的数字就非常可观。如外贸课银,仅澳门一地,“自康熙元年禁海,粤(指澳门——引者)迁置界外,船饷停征”,每年损失约二万多两(注:同上书,卷 2,《请除市舶澳门旱路税银疏》。)。盐课,除盐商运贩盐斤的过税因缺资料未统计外,仅从附表二所述盐场的地丁银和课税就达13,563两。鱼课,在新安县,史称:该县每年“课银一百两零八钱,原属鱼行经纪告承输纳,自奉迁移禁海,前饷无征”(注:《嘉庆新安县志》卷7。)。 在茂名县高州和那黎两河泊所,自康熙元年迁移,无征鱼课米四十四石七斗,鱼课油料银二十两(注:《光绪茂名县志》卷3,外额征。)。其他商税客体因地而异。 如在海阳县,每年有“广济桥鱼虾果品小税”,“上莆都塘湖丝小税”,“龙溪都铺店额银”,“渡头庵谷饷额银”等项课银,共一千六百七十四两零八分六厘八毛,因“迁移界外无征”(注:《雍正海阳县志》卷4, 杂税。)。在澄海县,史称:“杉饷银二十六两六钱七分,迁移无征”(注:《嘉庆澄海县志》卷14,杂税。)。类似这些课税,都因资料缺乏无法统计,如果统计出来,数字还是相当可观的。课税缺征,地方财政支出大过收入,仅兵饷一项支出“每年计费粮饷二百四十五万,本省起存地丁盐课杂税共计一百二十余万,尚需外省协济一百余万(注:清江日升撰:《台湾外纪》卷6,《王来任遗疏》。)。 这样便造成地方财政困难。

五、“迁海”不仅给沿海居民带来灾难,也加重了界内居民的赋役负担。地方官府为了摆脱财政困难,不惜将缺征的课税,完全转嫁给界内之民负担。如盐课,康熙三年五月刑科给事中张维赤题称:“粤东沿海居民先奉上逾迁入内地,其无征盐课等银,行臣照数摊派于见在各场征解”,及摊派给各客商(注:清佚名撰:《盐法考》,手抄本,藏北京图书馆善本部,卷16,广东。)。自然给见在灶户和客商加重负担,客商的负担势必转嫁给消费者,促进盐价更加昂贵,人民生活日益困难。同时,“迁海”不仅给沿海居民带来灾难,也加重了界内居民的赋役负担,譬如当时沿海居民被迁徙后所留下的徭役,如里甲、均平等,完全由界内之民分担。如在海丰县,史称:“海丰幅陨割其大半,以小半之民而供全邑之役,苦矣”(注:清蔡皇襄撰:《华衮手记》,抄本,第12页。)。至于在沿海边界筑墩台,所需人力物力,也完全是向界内人民征摊。如在番禺县,康熙“三年六月徙茭塘、沙湾沿海各乡居民,空其地为界外,筑石砺山巅为城,建墩台营房,县令彭襄派茭塘、沙湾两司挑人户捐银修筑,民至窘匮”(注:清蔡皇襄撰:《华衮手记》,抄本,第12页。)。在海丰县,康熙四年,定界之后,征民夫一二百人,开界沟以别内外。建筑“五里一墩,十里一台,俱派界内乡民,某乡作某台,某乡作某墩,每个费银一二百两。督工兵丁巡推,千把公礼饭食,鞭鞑乡民,苦无宁日,半年始成。而羊蹄岭一台,费更十倍,虽深山高远,亦应无计避征徭,此亘古末有之事,可比筑长城矣”(注:清蔡皇襄撰:《华衮手记》,抄本,第12页。)因此,王来任在请展界遗疏中说:“内立界之所筑墩台、树椿栅,每年每月又用人工土木修整,动用之资,不费公家丝粟,皆出之民力,未迁之民日苦派办,……欲民生不困苦,其可得乎”(注:《光绪高州府志》卷48,纪述1。)。 同时由于徭役加重,徭役不均的现象更加突出。如在海丰县,史称:“旧例因军丁有戍守防御差操之劳,凡民间徭役不与。自康熙三年再迁后,佃屯田者都不免徭役,民间力役日益疲困”(注:《光绪惠州府志》卷17,郡事2。)从而造成徭役负担逾不均平。

此外,“迁海”对文化教育方面的影响也很大。当时广东沿海居民迁移地区的学校,被烧毁废弃,学生辍学,流离转徙,考试基本停辍。如在澄海县,创于明嘉靖四十二年的儒学,“废于迁斥者几数十年,荒烟磷火,一望丘圩,久为蒿莱之地”(注:王岱:《重建澄海儒学碑记》,载《嘉庆澄海县志》卷25议上。)。在顺德县,史称:“青青子衿屈指数百有奇,今死者死,散者散,文宗考试十不存一。夫人才国之华也,荣华销谢,亦非邦家之光”(注:胡日乾《上王巡抚书略》,载《咸丰顺德县志》卷31,前事略。)。同时,公私所藏的许多书画,亦遭兵火毁灭无遗。如顺德桂洲人胡日乾家中“蓄彝鼎图籍甚富,值国朝迁界尽失亡”(注:《咸丰顺德县志》卷24,列传4。)。李果奇家亦不例外,故他有“书藏万轴同归尽,画蓄千函总撙沙”之句(注:《广东文物》卷6。)。可见他家原藏书画甚多,“迁海”时亦全部被烧毁殆尽。 至于“迁海”造成社会治安混乱,物价上涨,抢劫盛行,虎狼肆虐(注:清蔡皇襄撰:《华衮手记》,抄本,第13页载海丰县“界外连为沼泽,虎狼窟宅,人出多被咬食”。),再加上瘟疫流行,就给当时广东人民带来极大的灾难,生存下来的人民亦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总上所述,清初“迁海”政策的施行,对广东社会经济的影响是很大的。但究竟影响有多大呢?如果从广东明初和清初经济恢复来比较,从户口、土地和田赋征发来看,明初广东经济恢复较快,如户口,据《元史•地理志》载元时广东只有257万人,到了洪武十四年(1381 年)便增加12.4%(注:司徒尚纪:《明清和民国时代广东人口和耕地的历史变化》,载《中山大学研究生学刊》1980年第2期。)。 广东的耕地面积,元时,史书未见记载,洪武二十年(1381年)是23734056亩。广东税粮元代是843787石,洪武二十年是1049398 石(注:《道光广东通志》卷161,经政4。)。可见明初广东社会生产只用了二十年时间便恢复甚至超过元代的水平。明末清初比较,广东人口万历六年(1578年)有2040655人,(注:)顺治十八年(1661年)只有1000751人;耕地面积,崇祯五年(1632年)是32738314亩,雍正二年( 1724 年)是31247464亩(注:《道光广东通志》卷161,经政4。)。可见清初广东经济恢复较慢,用了将近八十年的时间,还未能赶上明末的水平,究其原因,虽然很多,如清初战乱频仍,社会不安定,赋役繁重,天灾异常等等,但“迁海”弊政不能不说是其中重要的甚至是主要原因。“迁海”给社会生产力的破坏,几十年时间尚未能恢复,如农业生产,康熙二十三年杜臻等人出布告召沿海迁民复业,仅得“复业丁口三万一千三百有零,承垦田地一万一百四十六顷有零”,尚余荒田一万余顷(注:《粤闽巡视纪略》卷5,按比数未包括老荒地在内。)。 当时两广总督吴兴祚向康熙皇帝表示:“当率各属捐牛种资助贫民,不过数年可以全复,“开垦耕种”(注:同上书,卷4。)。 事实上几年时间不可能把广东沿海所有荒地种上庄稼,吴兴祚未免大言不惭了。如新会县康熙初年因迁海荒废了的田地,中经(1662~1734年)七十二年,至雍正十二年才基本恢复种上五谷(注:《道光新会县志》卷5, 户役。)。手工业生产亦如此,如盐业,阳江县双恩盐场因迁界灶丁流离,盐田废弃,生产停辍,直至乾隆六年尚未恢复原额生产(注:《道光阳江县志》卷3 赋役志。)。制香业,如东莞县“自离乱(指“迁海”——引者)以来,人民鲜少,种香者十户存一,老香树亦斩刈尽矣,今皆新植,不过十年二十年之久,求香根与生结也难甚”(注:《广东新语》卷36,香语。)。看来广东沿海手工业中,有的行业终有清一代都无法恢复清初“迁海”前的盛况了。正因如此,有的地方志的编者总结“迁海”的教训时,隐晦地说:“数十年生聚教训,民歌乐土矣”(注:《光绪吴川县志》卷1,方都。), 就是说“迁海”给社会经济的破坏,要经过几十年才恢复。说明“迁海”弊政的施行,推迟了清初广东社会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几十年,并不夸大。这就是我们研究后得到的结论。


附表1 康熙初年广东“迁海”抛荒田地统计
广州府

新宁县   原额354 567亩(1)   抛荒田地176 200亩(2)   抛荒田地占原额49.69%

新会县   原额931 829亩(3)   抛荒田地508 233亩(4)   抛荒田地占原额54.54%

香山县   原额707 535亩(5)   抛荒田地569 746亩(6)   抛荒田地占原额84.34%

顺德县   原额871 655亩(7)   抛荒田地368 000亩(8)   抛荒田地占原额42.22%

东莞县   原额1 313 536亩(9)   抛荒田地255 320亩(10)   抛荒田地占原额19.44%

番禺县   原额1 171 423亩(11)    抛荒田地259 390亩(12)    抛荒田地占原额22.14%

新安县   原额403 959亩(13)    抛荒田地135 900亩(14)    抛荒田地占原额33.64%

合 计   原额5 754 501亩   抛荒田地2 299 789亩   抛荒田地占原额39.97%

惠州府

归善县   原额926 870亩(15)    抛荒田地8 000亩(16)    抛荒田地占原额0.86%

海丰县   原额933 255亩(17)    抛荒田地324 000亩(18)    抛荒田地占原额34.72%

合 计   原额1 860 125亩   抛荒田地332 000亩   抛荒田地占原额17.85%

潮州府

惠来县   原额217 587亩(19)    抛荒田地83 700亩(20)    抛荒田地占原额38.47%

潮阳县   原额520 919亩(21)    抛荒田地76 000亩(22)    抛荒田地占原额14.57%

揭阳县   原额735 122亩(23)    抛荒田地50 173亩(24)    抛荒田地占原额6.83%

海阳县   原额568 908亩(25)    抛荒田地183 974亩(26)    抛荒田地占原额32.34%

澄海县   原额264 812亩(27)    抛荒田地254 638亩(28)    抛荒田地占原额96.16%

饶平县   原额387 450亩(29)    抛荒田地215 289亩(30)    抛荒田地占原额16.20%

合 计   原额2 687 007   抛荒田地709 985   抛荒田地占原额26.42%

肇庆府

阳江县   原额434 235亩(31)    抛荒田地380 281亩(32)    抛荒田地占原额87.57%

恩平县   原额78 821亩(33)    抛荒田地70 500亩(34)    抛荒田地占原额89.44%

开平县   原额383 741亩(35)    抛荒田地19 900亩(36)    抛荒田地占原额5.19%

合 计   原额896 797   抛荒田地470 681   抛荒田地占原额52.48%

高州府

吴川县   原额292 747亩(37)    抛荒田地71 700亩(38)    抛荒田地占原额24.49%

电白县   原额326 159亩(39)    抛荒田地12 600亩(40)    抛荒田地占原额3.86%

茂名县   原额438 112亩(41)    抛荒田地6 798亩(42)    抛荒田地占原额1.55%

石城县   原额265 152亩(43)    抛荒田地25 920亩(44)    抛荒田地占原额9.78%

合 计   原额1 322 170    抛荒田地117 018   抛荒田地占原额8.85%

雷州府

徐闻县   原额320 286亩(45)    抛荒田地111 100亩(46)    抛荒田地占原额34.69%

遂溪县   原额413 644亩(47)    抛荒田地326 900亩(48)    抛荒田地占原额79.03%

海康县   原额567 459亩(49)    抛荒田地128 500亩(50)    抛荒田地占原额22.64%

合 计   原额1 301 389    抛荒田地566 500   抛荒田地占原额43.53%

廉州府

钦州灵山县   原额69 602亩(51)    抛荒田地47 100亩(52)    抛荒田地占原额67.67%

合浦县   原额451 736亩(53)    抛荒田地109 800亩(54)    抛荒田地占原额24.31%

合 计   原额521 338   抛荒田地156 900   抛荒田地占原额30.10%

统计

统 计   原额14 343 327   抛荒田地4 652 873   抛荒田地占原额32.44%

表1参考文献:

(1)《光绪新宁县志》卷11,田赋,亩下小数删去,下同。

(2)清杜臻撰《粤闽巡视纪略》卷2。

(3)《康熙新会县志》卷11,田赋。

(4)《康熙新会县志》卷11,田赋。按《粤闽巡视纪略》卷2为244 800 亩,恐未统计屯田诸田在内,实误。

(5)《乾隆香山县志》卷2,户役:康熙元年原额田地山塘夏复卤70 5535 亩。

(6)《乾隆香山县志》卷2,户役:康熙元年原额田地山塘夏复卤70 5535 亩。按《粤闽巡视纪略》卷2为401700亩,恐未统计屯田诸田地在内,实误。

(7)《咸丰顺德县志》卷6,经政略1。

(8)《咸丰顺德县志》卷6,经政略1。按《粤闽巡视纪略》卷2为1212 2100 亩,恐未统计屯田诸田地在内,实误。

(9)《嘉兴东莞县志》卷11,田赋。

(10)《粤闽巡视纪略》卷2为83600亩。恐未统计屯田诸田地在内,实误,今据《嘉庆东莞县志》卷11,田赋。

(11)《光绪番禺县志》卷19,经政。

(12)《光绪番禺县志》卷19,经政。按《粤闽巡视纪略》卷2为67 400 亩,恐未统计屯田诸田地在内,实误。

(13)《嘉庆新安县志》卷8,经政略。

(14)《粤闽巡视纪略》卷2。

(15)《乾隆归善县志》卷2。

(16)《粤闽巡视纪略》卷3。

(17)《乾隆海丰县志》卷下,田赋。

(18)《粤闽巡视纪略》卷3。又《乾隆海丰县志》卷下田赋称:“自迁移后,田地山塘仅存五分之一”。可见此数偏低不确。

(19)《雍正惠来县志》卷4,贡赋。

(20)《粤闽巡视纪略》卷3。

(21)《嘉庆潮阳县志》卷8,赋役。

(22)《粤闽巡视纪略》卷3。

(23)《乾隆揭阳县志》卷3,田赋。

(24)《乾隆揭阳县志》卷3,田赋。按《粤闽巡视纪略》卷3为8600亩,恐未统计屯田诸田地在内,实误。

(25)《光绪海阳县志》卷23,经政略,康熙元年原额。

(26)《光绪海阳县志》卷23,经政略,康熙元年原额。按《粤闽巡视纪略》卷3为27800亩,恐未统计屯田诸田地在内,实误。

(27)《嘉庆澄海县志》卷13,田赋。

(28)《嘉庆澄海县志》卷13,田赋,此为康熙元年和康熙3年抛弃田地数,至4年,全弃废县,即抛弃田地占原额达100%,按《粤闽巡视纪略》卷3,载为53500亩,恐未包括屯田诸田地,实误。

(29)《康熙饶平县志》卷4,田赋,此为康熙元年原额,379659亩,加南澳原额应为387450亩。

(30)《粤闽巡视纪略》卷3,抛弃田地61500亩。今依《康熙饶平县志》卷4,包括南澳在内,共抛弃田地215289亩。

(31)《道光阳江县志》卷3,田赋。

(32)《道光阳江县志》卷3,田赋。按《粤闽巡视纪略》卷1为310 600 亩,恐未统计屯田诸田地在内,实误。

(33)《道光恩平县志》卷7,田赋。

(34)《粤闽巡视纪略》卷1,《道光恩平县志》卷7,田赋载为17 790 亩,恐是二年一次抛弃数据。

(35)《民国开平县志》卷13,田赋。

(36)《粤闽巡视纪略》卷1。

(37)《光绪吴川县志》卷4,经政。

(38)《粤闽巡视纪略》卷2。

(39)《道光电白县志》卷9,经政1。

(40)《粤闽巡视纪略》卷1。

(41)《光绪茂名县志》卷3,赋役。

(42)《光绪茂名县志》卷3,赋役。按《粤闽巡视纪略》卷1为4 000 亩,恐未统计屯田诸田地在内,实误。

(43)《民国石城县志》卷4,赋役。

(44)《民国石城县志》卷4,赋役。按《粤闽巡视纪略》卷1作25 200 亩,恐笔误。

(45)《宣统徐闻县志》卷4,赋役志。

(46)《粤闽巡视纪略》卷1。

(47)《嘉庆雷州府志》卷5,赋役志。日人田中克己撰:《清初の支那沿海》称:遂溪县顺治十四年实在田土185361亩,康熙元年及三年迁界田亩160888亩(载《历史学研究》第6卷第3号),不知何据,恐有差误。又该文所载迁移田土表数字亦有差误,今不备举。

(48)《粤闽巡视纪略》卷1。

(49)《康熙海康县志》卷上。又《嘉庆雷州府志》卷5,载为567 404 亩,稍有出入。

(50)《粤闽巡视纪略》卷1。

(51)《民国灵山县正续志》卷9,经政志,田赋。

(52)《粤闽巡视纪略》卷1。

(53)《民国合津县志》卷2,田赋。

(54)《粤闽巡视纪略》卷1。


附表2 清初广东各盐场原额丁地课银和“迁海”缺征丁地课银
广州府

新安县东莞场    原额丁地课银1 249两    迁弃界外灶地102 793亩   缺征丁地课银184两

归 德 场    原额丁地课银1 131两    迁弃界外灶地77 640亩   缺征丁地课银236两

东莞县靖康场    原额丁地课银1 368两    迁弃界外灶地108 704亩   缺征丁地课银284两

香山县香山场    原额丁地课银350两    迁弃界外灶地2 026亩   缺征丁地课银4两

新宁县海晏场    原额丁地课银1 347 两    迁弃界外灶地62 305亩   缺征丁地课银378两

矬 峒 场    原额丁地课银737两    迁弃界外灶地90 420亩   缺征丁地课银403两

惠州府

归善县淡水场    原额丁地课银865两    迁弃界外灶地3 948亩   缺征丁地课银11两

海丰县石桥场    原额丁地课银700两    迁弃界外灶地42 646亩   缺征丁地课银89两

潮州府

潮阳县招收场    原额丁地课银1 113 两    迁弃界外灶地2 852亩   缺征丁地课银6两

惠来县隆井场    原额丁地课银678两    缺征丁地课银678两

饶平县小江场江界    原额丁地课银731两    迁弃界外灶地3 550亩   缺征丁地课银418两

澄海县小江场西界    原额丁地课银403两    缺征丁地课银403两

肇庆府

阳江县双恩场    原额丁地课银686两    迁弃界外灶地30 037亩   缺征丁地课银86两

高州府

茂名县博茂场    原额丁地课银233两    迁弃界外灶地638亩

电白县博茂场    原额丁地课银426两    迁弃界外灶地930亩

吴川县茂晖场    原额丁地课银368两

石城丹兜场    原额丁地课银180两    迁弃界外灶地256亩

廉州府

合浦县白沙场(缺数据)

白 石 场    原额丁地课银801两    迁弃界外灶地3 201亩

白 皮 场(缺数据)

官寨丹兜场(缺数据)

灵山县白皮场    原额丁地课银190两

雷州府

遂溪县蚕村调楼场    原额丁地课银442两    迁弃界外灶地2 509亩

海康县武郎场    原额丁地课银210两

徐闻县新兴廒    原额丁地课银38两    迁弃界外灶地75亩

琼州府

琼山县大小英感恩场    原额丁地课银321两

儋州博顿兰馨场    原额丁地课银407两

崖州临川场    原额丁地课银64两

临高县三村马鸾场    原额丁地课银386两

文昌县陈村乐会场    原额丁地课银307两

万州新安场    原额丁地课银121两

总计

总 计    原额丁地课银15 852两    迁弃界外灶地557 530亩   缺征丁地课银3 180两


继表2 清初广东各盐场迁去灶丁、缺征丁银、户口盐价银和升科池漏银
广州府

新安县东莞场    迁去灶丁2 166丁    缺征丁银996两    户口盐价银18 两    升科池漏银102两

归 德 场    迁去灶丁1 525丁    缺征丁银835两    户口盐价银15两    升科池漏银1两

东莞县靖康场    迁去灶丁2 309丁    缺征丁银1 073两    户口盐价银19两    升科池漏银2两

香山县香山场    迁去灶丁154丁    缺征丁银71两    户口盐价银1两    升科池漏银9两

新宁县海晏场    迁去灶丁1 181丁    缺征丁银958两

矬 峒 场    迁去灶丁729丁    缺征丁银333两

惠州府

归善县淡水场    迁去灶丁172丁    缺征丁银530两

海丰县石桥场    迁去灶丁947丁    缺征丁银435两    升科池漏银175两

潮州府

潮阳县招收场    迁去灶丁716丁    缺征丁银329两    升科池漏银778两

惠来县隆井场(缺数据)

饶平县小江场江界    迁去灶丁696丁    缺征丁银313两

澄海县小江场西界(缺数据)

肇庆府

阳江县双恩场    迁去灶丁1 305丁    缺征丁银600两

高州府

茂名县博茂场    迁去灶丁316丁    缺征丁银228两

电白县博茂场    迁去灶丁474丁    缺征丁银344两

吴川县茂晖场丁    缺征丁银368两

石城丹兜场    迁去灶丁256丁    缺征丁银180两

廉州府

合浦县白沙场(缺数据)

白 石 场    迁去灶丁985丁    缺征丁银801两

白 皮 场(缺数据)

官寨丹兜场(缺数据)

灵山县白皮场丁    缺征丁银190两

雷州府

遂溪县蚕村调楼场    迁去灶丁844丁    缺征丁银442两

海康县武郎场    迁去灶丁297丁    缺征丁银210两

徐闻县新兴廒    迁去灶丁75丁    缺征丁银27两

琼州府

琼山县大小英感恩场(缺数据)

儋州博顿兰馨场(缺数据)

崖州临川场(缺数据)

临高县三村马鸾场(缺数据)

文昌县陈村乐会场(缺数据)

万州新安场(缺数据)

总计

总 计    迁去灶丁15 147丁    缺征丁银9 263两    户口盐价银53两    升科池漏银1 607两

表2参考文献:

清佚名《盐法考》卷16,广东,抄本,藏北京图书馆善本阅览室。表内单位下小数已删去。

(责任编辑:彩岸画室)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感谢您的中肯建议和理性评价!
游客昵称: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头条更多...
  • [满据时期] 朝鲜越南对清政权占领中国的态度 日期:2019-10-06 10:21:54 点击:118 好评:0

    在中国满据时期 (清国) ,李朝朝鲜使者记载的燕行文献显示,“中国”已经“华夷变态”,是充满“膻腥胡臭”的地方。他们记录下他们感到不寻常的种种现象。朝鲜李朝视满清为犬羊夷狄,私下称清帝为“胡皇”,称清使为“虏使”。朝鲜小国尚蔑称满清犬羊,吾...

  • [满据时期] 朝鲜越南对清政权占领中国的态度 日期:2019-10-06 10:21:54 点击:134 好评:0

    在中国满据时期 (清国) ,李朝朝鲜使者记载的燕行文献显示,“中国”已经“华夷变态”,是充满“膻腥胡臭”的地方。他们记录下他们感到不寻常的种种现象。朝鲜李朝视满清为犬羊夷狄,私下称清帝为“胡皇”,称清使为“虏使”。朝鲜小国尚蔑称满清犬羊,吾...

  • [满据时期] 【老照片】满清酷刑——凌迟全过程 日期:2019-04-30 12:24:22 点击:2327 好评:15

    凌迟与中国古代刑罚大相迳庭,它应该属近代的刑罚。虽然“凌迟”一词最早出现在第十世纪,直至十三或十四世纪才正式编入刑律。无论就刑罚的本身或其名称来看,很有可能不是起源自中国...

  • [满据时期] 清初“迁海”对广东社会经济的影响 日期:2019-01-23 13:10:42 点击:126 好评:0

    清初,清政府为了防止海外郑成功和沿海居民联合起来进行反抗斗争,实行大规模地将沿海居民迁入内地,励行海禁政策,历史上叫做迁海或迁界。广东地处沿海,在战略上,扼南海之喉,历来海上贸易非常活跃,更主要的是广东人民在反清斗争中有过不少英勇壮烈的表...

  • [满据时期] 东渡日本的中国明朝遗民主要是哪几类人? 日期:2018-04-25 08:58:32 点击:232 好评:6

    由中国东南地区出海赴日的文人与僧侣,是东渡明遗民群体中的主要构成,均属具有较高文化水品的知识阶层。 明遗民中的文人,主要是南明派往日本的使臣、官商或忠于明朝的士人。而东渡明遗民中多僧侣,也是有别于前代的一个特征。 此外,尽管南明在清国的军事...

热点头条更多...
  • [满据时期] 【老照片】满清酷刑——凌迟全过程 日期:2019-04-30 12:24:22 点击:2327 好评:15

    凌迟与中国古代刑罚大相迳庭,它应该属近代的刑罚。虽然“凌迟”一词最早出现在第十世纪,直至十三或十四世纪才正式编入刑律。无论就刑罚的本身或其名称来看,很有可能不是起源自中国...

  • [满据时期] 满洲族源略考|教科书说满族是女真后代,这种说法正确吗? 日期:2016-12-20 13:51:12 点击:1417 好评:9

    《满族族源略考》这篇文章是我从网上扒下来的,文章洋洋洒洒上万字,系统辨析了很多在教科书及当代史学界中含混不清的问题。文章对满族的源流,满族与女真的关系,肃慎、挹搂、勿吉、靺鞨,女真的关系等问题做了充分而深入的论述,语言深入浅出,通俗易懂,...

  • [满据时期] 鲜为人知的“庚子国难”和义和团运动真相 日期:2017-02-25 09:44:40 点击:697 好评:4

    1900年,殖民中国的满清帝国被八国联军攻陷,清国西太后慈禧携光绪仓皇西逃。那一刻清国亡国之声喧嚣尘上,这是满洲殖民者最屈辱的历史时刻。作为被满洲人殖民寄生的中国,汉人可说既置身事外,又置身事内。置身事外,是因为,当时的国并不是汉人的国,而是满洲人的国;...

  • [满据时期] 甲申国难 日期:2015-09-21 01:10:20 点击:581 好评:0

    甲申国难是指公元1644年前后, 李自成 、 张献忠 等 甲申之变 与满清入关战争时的一系列事变。因1644年为甲申年,故称为甲申国难。 李自成大顺军在1644年攻入北京, 崇祯 皇帝自尽,史称甲申之变,百姓多所死伤。不久满清侵吞明朝中国的的过程中,曾在全中国...

  • [满据时期] 1925年外蒙古(喀尔喀蒙古)社会人文老老照片 日期:2016-12-19 11:53:20 点击:571 好评:4

    外蒙古即漠北蒙古,漠北蒙古各部统称为喀尔喀蒙古。喀尔喀蒙古于1691年满蒙多伦会盟后归顺清国,但在满清“多元式天下”统治模式下,要保持若干个没有受到中华文化熏陶的地区,使之成为牵制“中国”的力量,因此,终清一世,喀尔喀蒙古始终没有形成中国意识,辛亥革命后...

最新文章更多...
  • [满据时期] 满清酷刑老照片 日期:2017-10-13 23:47:21 点击:1154 好评:11

    满清酷刑老照片...

  • [满据时期] 满清占领辽东后,汉人的反抗和民族气节! 日期:2016-12-30 09:18:49 点击:742 好评:19

    一、辽阳的武装起义 在辽东汉民的诸多武装起义中,第一次武装起义发生在辽阳。关于辽阳起义的起因和经过,虽然本书在前面的不同章节已有叙述,但由于是第一次武装起义,而且在它的带动下以后的辽民武装起义一浪高过一浪,作者认为有必要把这次武装起义的原因...

  • [满据时期] 宋、明中国与清国灭亡前夕,汉族百姓行为反差令人咋舌! 日期:2016-12-30 09:40:15 点击:565 好评:10

    宋、明中国被北方游牧民族灭亡,清国被列强侵略,同样的一群人、同样的一块土地,面对国家的灭亡,宋、明中国之百姓与清国百姓的行为竟然截然不同! 宋 朝可谓是中国历史记载最富庶的一个朝代,但长期的重文轻武导致军事上的薄弱,经常被边境的一些少数民族...

  • [满据时期] 满洲人的中国认同问题及防汉制汉的民族隔离、羁縻政策 日期:2016-03-28 05:53:00 点击:370 好评:6

    第一、明和后金(满清)在明朝末年是两个互不隶属的民族国家。 华夏民族:自认自己是炎黄子孙,信仰中华文化的民族。古代国家认同是以民族和文化为标准的,不以地域做为标准。古代国家疆界是不断变化的,存在着大量的游牧民族国家,还有迁徙、流浪国家,难以...

  • [满据时期] 八国联军撤军后慈禧携光绪回銮老照片 日期:2017-02-24 19:54:19 点击:357 好评:2

    1900年6月10日,八国联军进攻清国;7月14日攻陷北京,15日晨,慈禧太后携光绪仓皇西,慈禧并于逃出逃前将光绪宠妃珍妃投于井中;1901年9月7日,盘踞中土的清国老殖民者与新殖民者——西方列强签订共同殖民中国的《辛丑条约》;1902年4月15日,出逃一年有余的慈禧与光绪...

热点文章更多...
  • [满据时期] 【老照片】满清酷刑——凌迟全过程 日期:2019-04-30 12:24:22 点击:2327 好评:15

    凌迟与中国古代刑罚大相迳庭,它应该属近代的刑罚。虽然“凌迟”一词最早出现在第十世纪,直至十三或十四世纪才正式编入刑律。无论就刑罚的本身或其名称来看,很有可能不是起源自中国...

  • [满据时期] 满洲族源略考|教科书说满族是女真后代,这种说法正确吗? 日期:2016-12-20 13:51:12 点击:1417 好评:9

    《满族族源略考》这篇文章是我从网上扒下来的,文章洋洋洒洒上万字,系统辨析了很多在教科书及当代史学界中含混不清的问题。文章对满族的源流,满族与女真的关系,肃慎、挹搂、勿吉、靺鞨,女真的关系等问题做了充分而深入的论述,语言深入浅出,通俗易懂,...

  • [满据时期] 满清酷刑老照片 日期:2017-10-13 23:47:21 点击:1154 好评:11

    满清酷刑老照片...

  • [满据时期] 满清占领辽东后,汉人的反抗和民族气节! 日期:2016-12-30 09:18:49 点击:742 好评:19

    一、辽阳的武装起义 在辽东汉民的诸多武装起义中,第一次武装起义发生在辽阳。关于辽阳起义的起因和经过,虽然本书在前面的不同章节已有叙述,但由于是第一次武装起义,而且在它的带动下以后的辽民武装起义一浪高过一浪,作者认为有必要把这次武装起义的原因...

  • [满据时期] 鲜为人知的“庚子国难”和义和团运动真相 日期:2017-02-25 09:44:40 点击:697 好评:4

    1900年,殖民中国的满清帝国被八国联军攻陷,清国西太后慈禧携光绪仓皇西逃。那一刻清国亡国之声喧嚣尘上,这是满洲殖民者最屈辱的历史时刻。作为被满洲人殖民寄生的中国,汉人可说既置身事外,又置身事内。置身事外,是因为,当时的国并不是汉人的国,而是满洲人的国;...

栏目列表
最新互动
站长推荐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
【老照片】满清酷刑——凌迟全过程

发布:2019-04-30 12:24:22

点击:2327  佳度:15

满洲族源略考|教科书说满族是女真后代,这种说法正确吗?

发布:2016-12-20 13:51:12

点击:1417  佳度:9

满清酷刑老照片

发布:2017-10-13 23:47:21

点击:1154  佳度:11

满清占领辽东后,汉人的反抗和民族气节!

发布:2016-12-30 09:18:49

点击:742  佳度:19

鲜为人知的“庚子国难”和义和团运动真相

发布:2017-02-25 09:44:40

点击:697  佳度:4

甲申国难

发布:2015-09-21 01:10:20

点击:581  佳度:0

1925年外蒙古(喀尔喀蒙古)社会人文老老照片

发布:2016-12-19 11:53:20

点击:571  佳度:4

宋、明中国与清国灭亡前夕,汉族百姓行为反差令人咋舌!

发布:2016-12-30 09:40:15

点击:565  佳度:10